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凤还朝

>

凤还朝

司徒鸢 著

凌缙云 司徒鸢 现代言情

“来人,快来人——”司徒鸢的嗓子已经叫到嘶哑,不断冒出的冷汗将角墨色的长发濡湿
她缩在床角,肚子还在阵阵剧痛,鲜红的血从身下浸透出来,流了一地
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她....

来源:有书阁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来人,快来人——”司徒鸢的嗓子已经叫到嘶哑,不断冒出的冷汗将角墨色的长发濡湿
她缩在床角,肚子还在阵阵剧痛,鲜红的血从身下浸透出来,流了一地
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她....

《凤还朝》网友点评:

诸天:TJ 了。文笔相当华丽,主角是绝世天才,还没开展情剧就TJ了

宋时行:看庚新曹贼之后又一历史之作

黑瞳的圣杯跑团战争:文笔很好,宅系大神新坑 具体要说的话,在书客算上乘的文笔,对主角塑造以及打斗描写的挺不错

《凤还朝》精彩片段

008 自己来脱


司徒缙云被她这么一激,有些语塞,只能将目光放到司徒奉天身上:“父皇,你也看见了吧,她肩膀上有五爪,说不定,她身上还纹着龙呢。”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众臣再次望向司徒鸢的眼神里,由刚刚破阵舞引起的惊艳烟消云散,此刻只剩下怀疑和嘲讽。

司徒奉天抿紧唇,脸色黑了下来:“来人,给朕扒了她的衣裳。”

“父皇,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当众扒衣,岂不是让她难堪?”司徒明因为司徒鸢的一舞心有好感,此刻听到这种命令,忍不住为她求情。

“大皇子说得不错,那些太监手不知轻重,当众扒衣服,确实不妥。”裴止接过司徒明的话。就在司徒鸢以为他是要为她说话时,裴止幽深的眸子却突然瞥向她,话锋一转,“不如让她自己来脱。”

一句话,让司徒鸢面色一沉,更加摸不清裴止的性子。

“今日你是在和庆功宴的主角,就依你之言,让她自己脱吧。”

司徒奉天已经退了一步,再无商量的可能。看来今日,她这衣裳,是脱也得脱,不脱,也得脱。

逃不掉。她也没想逃。

司徒鸢高昂着头,即便被逼到了这一步,眼神中也没有丝毫慌乱。她看着司徒奉天,纤长的指尖探向腰间的束带,用力一拉,那本就岌岌可危的暗紫色衣衫便瞬间从肩膀上滑落,只要顷刻,她莹白的胴体就会毫无暴露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司徒鸢咬着牙,虽然难堪,但她知道,这种难堪,她接下来,会百倍千倍万倍的还给司徒缙云。

成大事者,不应该拘泥于小节。

原本已经抱了无所畏惧的态度,却没想到,衣裳才滑落半肩,一只大手,就从旁侧伸了过来,扣住了她的腰,将他滑落的衣裳拉拢,只单单露出她印了纹路的那块肩胛出来。

“蠢货,孤说的话,你不会自己找漏子吗?”裴止在她耳边低语,“孤说脱,可没让你全脱。”

“你……”司徒鸢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有些愣神,还未对他这句话做出什么回应,下一刻,大殿上众人议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子桑花,是子桑花。”

司徒奉天顺着众人讨论的地方望过去,果然看见,在司徒鸢莹白的肌肤上,印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子桑。而他刚刚看到的五爪,也不过是子桑花瓣罢了。

紫色的花蕊,数多花瓣半开半掩,配合着司徒鸢此刻侧着的半张脸,竟让他有丝美人如画的感觉。

“怎么可能,她后背明明应该是龙才对,怎么会是子桑花!这不可能。”司徒缙云睁大着眼,有些不可置信。她冒失地冲上台,想要去扒司徒鸢的衣裳,“一定在下面,她背上一定还有。父皇,你快扒了她衣裳。”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