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不知将军是夫郎

>

不知将军是夫郎

宁溶月 著

古代言情 宁溶月 陆昶

只是捡回来了一个傻乎乎的男人而已,宁溶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傻子,如果有一天你不傻了还会喜欢我吗?永远喜欢月月,月月不可以不要我你乃堂堂将军,与我一介民女确实门不当户不对!自然公主才是良配!大将军每天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小娘子抛弃的恐慌中瑟瑟发抖

来源:掌中云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只是捡回来了一个傻乎乎的男人而已,宁溶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傻子,如果有一天你不傻了还会喜欢我吗?永远喜欢月月,月月不可以不要我你乃堂堂将军,与我一介民女确实门不当户不对!自然公主才是良配!大将军每天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小娘子抛弃的恐慌中瑟瑟发抖

《不知将军是夫郎》网友点评:

茶味恋爱日常:比上一本好了太多,甚至让人觉得不是同一个人写的。路憨憨真可爱啊。

为美好的人生献上祝福:这系统怕不是男主神经出问题分裂出来的人格吧

氪命玩家:有自己思维的金手指对于我来说就是大毒点

《不知将军是夫郎》精彩片段

第6章 负责


寻到一个山洞,宁溶月铺了些干草在宁傅身下然后再次升起火堆,现在天太黑,她身上也就只剩些保命的药丸,想要找适合宁傅伤势的药材也只能等到明天天亮去寻!
宁傅一直昏迷,宁溶月注意到他的嘴唇发白后暗暗攥了攥拳头,她只纠结了片刻就碎碎念道:“我这也是不得已,你放心,若是你好了我也不会逼你负责的。”
一边说着宁溶月一边脱去了自己的外衣,只穿着单薄的里衣躺在宁傅身边紧紧抱着宁傅:“好冷!”
宁溶月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外衣盖在两人身上然后把宁傅抱得更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浑浑噩噩之间宁溶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第二天天蒙蒙亮是宁溶月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探宁傅的鼻息,感觉到还有气息后宁溶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起身活动一下酸痛的身子然后喃喃道:“阿傅你再等会儿,我现在就去找药。”
止血草、蒲公英、白石屑治外伤防止炎症,内服茯苓草、牵牛、白树脂研制成的药丸除去淤血,水寒草治疗经脉逆转,内功相冲。
宁溶月依照自己的记忆匆匆忙忙的寻找药草,却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异响。
"将军明明就是在万壑涧被偷袭坠崖,我们沿着山间河流一路寻来都未曾见人,这可如何是好?!"一名相貌粗狂的男人难掩心中急切粗声粗气的说。
“你说话小声些,将军出事的事情可是被瞒得死死的,若是被他人听了去起了二心我看你怎么解释!”面貌儒雅些的男子无可奈何的紧皱眉头。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是将军死了那也要有个尸体吧!"
儒雅男子闻言瞪了一眼相貌粗狂的男子:“少给我乌鸦嘴!谁在那里?!”
宁溶月听不大清两人的对话,只是不小心踢到脚下的石子发出一声响动,儒雅男子拔剑刺过来骇得宁溶月双目瞪得浑圆动也不敢动。
"你是何人?"
儒雅男子看着宁溶月颇为稚嫩的样子皱皱眉及时收住了利剑。
宁溶月咽了一口唾沫缓缓道:“我、我是这附近村子里的采药女,在此采药,我什么都没听到!”
宁溶月手中此时还拿着一把带着泥土的药材,此话倒也可信,粗狂男子一把打开儒雅男子的剑:“我知你急切,但是用得着为难一个小女孩。”
儒雅男子闻言收剑入鞘,又打量了宁溶月两眼后问:“你即既是这附近的人那最近可曾见过什么陌生男子?”
宁溶月心中一惊,立马摇头:“没有、没有。”
"我看这姑娘是被你吓到了,罢了,我们再去别处寻寻吧。"
粗狂男子无奈出声,儒雅男子闻言拿出几两银子交给宁溶月以示歉意,二人缓缓离开这里。
见二人离开宁溶月才松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宁傅的模样,这两个人一看就不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