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不病娇,怎么逼疯白月光的舔狗们

>

不病娇,怎么逼疯白月光的舔狗们

深林的鹿 著

姜浓 深林的鹿 现代言情

【女主轻微病娇+疯批美人向】 所有人都想让姜浓做替身!   小时候,妈妈觉得她不详将她送人
二十年后把她接回来,还是为了要取她的心脏移植给另一个女儿
  庆幸,两人心脏并不匹配!   受尽宠爱的女儿姜沐死了,姜浓依旧还是大家眼中克死了姜沐的灾星
  连姜沐的两只舔狗都想杀了姜浓,为她报仇
  可从头到尾,姜浓都是无辜的!   她身上唯一有用的价值就是,长得像姜沐!   最开始,他们是这样说的:“长得像姜沐,能做姜沐的替身是你的福气!”   但渐渐的,大家的画风就变了
  姜沐的舔狗一号:“是我错了,我求求你,别不理我
”   姜沐的舔狗二号:“别走,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能偶尔回头看我一眼
”   连妈妈也流着泪说:“浓浓,妈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了,别离开妈妈
”   以及那个最开始发誓绝对不会娶她的陆斯辰,竟也为她低下高贵的头颅
  “姜浓,你不是谁的替身,你是我的命!”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女主轻微病娇+疯批美人向】 所有人都想让姜浓做替身!   小时候,妈妈觉得她不详将她送人
二十年后把她接回来,还是为了要取她的心脏移植给另一个女儿
  庆幸,两人心脏并不匹配!   受尽宠爱的女儿姜沐死了,姜浓依旧还是大家眼中克死了姜沐的灾星
  连姜沐的两只舔狗都想杀了姜浓,为她报仇
  可从头到尾,姜浓都是无辜的!   她身上唯一有用的价值就是,长得像姜沐!   最开始,他们是这样说的:“长得像姜沐,能做姜沐的替身是你的福气!”   但渐渐的,大家的画风就变了
  姜沐的舔狗一号:“是我错了,我求求你,别不理我
”   姜沐的舔狗二号:“别走,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能偶尔回头看我一眼
”   连妈妈也流着泪说:“浓浓,妈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了,别离开妈妈
”   以及那个最开始发誓绝对不会娶她的陆斯辰,竟也为她低下高贵的头颅
  “姜浓,你不是谁的替身,你是我的命!”

《不病娇,怎么逼疯白月光的舔狗们》网友点评:

网游之金刚不坏:粮草

心有不甘:也是老文,现代重生,写的是美食,写的也是人生和亲情,其实美食不是重点,重生后的成长才是心有不甘的主题。曾经她有多心有不甘,那么今生她就有多心满意足。

术士皇族:越写越不在状态的典型,到后面为了纠结所谓的合理性让主角在政治斗争中不可自拔,要是这样你还要见鬼的DND系统干毛啊!有本事写个历史文去!DND难道不是让主角一骑当千用的么? ...

《不病娇,怎么逼疯白月光的舔狗们》精彩片段

第4章 把他砸晕


但同时,陆斯辰也有另外的担忧。

姜浓的弟弟需要手术费,她养父车祸撞人需要赔偿,而刚才听她懵懂间说的话,是姜家爷爷要她代替嫁到陆家来。

所以,陆斯辰很难不担心姜浓会因为经济压力,而被迫答应姜爷爷。

加上自家爷爷又那么看重姜浓,偏偏爷爷身体又不好,之前就因为他执意反对而被气病过一次。

越想,陆斯辰头越痛。

上楼回了房间,他脱下外套便倒在了床上。

他的心早已被另一个人填满,即便那个人和他再无可能,他心中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去接纳其他女人了。

所以,他势必是不会娶姜浓的!

可当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的却全是姜浓那张脸,接着便挥之不去。

或许,是她的眼神,她那股倔强的光太像埋在他心里的那个人了。

白天在墓地见到她的第一眼,她跌在地上抬头看他时的目光,让他不由自主为之一震,他自己也很莫名的就将她的眼神和另外一个人重叠起来。

*

医院。

姜浓从急救室被推出来,外头却没有一个等她的人。

所幸,当时被撞的时候她还是躲了一下的,车子只擦着她的身子撞过去,并不是将她整个人撞飞。

现在,她只是轻微有些脑震荡,没有生命危险。

后半夜的时候,她才浑浑噩噩的醒来。

充满消毒水气味的病房,让她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就那样被撞死在大街上。

陆斯辰?

她很快就想到了先前在昏迷中见到的人,当时以为是在梦中。

现在想想,或许正是他救了她!

忽然,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陌生高大的身影从漆黑中走了进来。

“啪”一声,病房的灯被打开。

姜浓看清来人,竟是陶阅!

怎么,他不死心追到医院来,要对她不死不罢休吗?

陶阅目光锐利的盯着她,一步一步走近,在床前停下,看向她头上绑着的纱布。

“怎么样,被撞飞的感觉舒服吗?”

他明明长着一张清隽爽朗的脸,说出来的话却那么的残忍!

而姜浓看向他的眼神,却不喜不悲,没有一点点的情绪波动,仿佛不知道陶阅就是那个将她撞成脑震荡的人。

不过她越是这样无所谓的表情,陶阅就越是怒火中烧。

“凭什么,凭什么姜沐死了,你却还好好的活着,那样都撞不死你,可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姜浓不以为意,收回目光看向天花板。

她冷笑:“呵,车祸带不走我,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又动弹不了,你可以动手再杀我一次。”

“怎么?”陶阅微微俯身,语气嘲讽,“你这是在忏悔,要我杀了你赎罪吗?”

“忏悔,赎罪?”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