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踹翻渣男后,全京城排队求娶

>

踹翻渣男后,全京城排队求娶

明月落枝 著

古代言情 赵长渡 顾樱

上辈子,顾樱为了一个江隐,放弃东平伯府嫡女的尊严,死缠烂打,终于嫁他为妻
后来,江隐位极人臣,先谋国,后杀她父,灭她族
而她被渣男渣姐合谋打断双腿,扔在破庙,受尽侮辱,整整十年
重生后,顾樱浴血归来,占尽先机
复仇第一步,抱住“未婚夫永安小侯爷”大腿,踹渣男,斗渣姐,将汴京世家勋贵玩儿得团团转! 复仇第二步,跟“未婚夫”退婚,远走边疆,带着幼弟去找父亲! 复仇第三步,找个“三从四德”的听话男人把自己嫁了,远离渣男,会不幸! 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抱住的大腿,竟然不是小侯爷,而是传说中神秘狠辣的大佬——镇国公世子赵长渡! 人人都说小公爷很难搞,这回她必定小命不保
却没想,她不仅能搞定小公爷,还能恃宠而骄的骑在他头上,“夫君,男德修得好,娘子跑不了!” 属下心惊胆战:“小公爷,您彻夜挑灯夜读,不会是在看东黎刑罚图鉴以折磨夫人吧?” 赵长渡面不改色:“谢邀,本世子在修男德,以取悦娘子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上辈子,顾樱为了一个江隐,放弃东平伯府嫡女的尊严,死缠烂打,终于嫁他为妻
后来,江隐位极人臣,先谋国,后杀她父,灭她族
而她被渣男渣姐合谋打断双腿,扔在破庙,受尽侮辱,整整十年
重生后,顾樱浴血归来,占尽先机
复仇第一步,抱住“未婚夫永安小侯爷”大腿,踹渣男,斗渣姐,将汴京世家勋贵玩儿得团团转! 复仇第二步,跟“未婚夫”退婚,远走边疆,带着幼弟去找父亲! 复仇第三步,找个“三从四德”的听话男人把自己嫁了,远离渣男,会不幸! 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抱住的大腿,竟然不是小侯爷,而是传说中神秘狠辣的大佬——镇国公世子赵长渡! 人人都说小公爷很难搞,这回她必定小命不保
却没想,她不仅能搞定小公爷,还能恃宠而骄的骑在他头上,“夫君,男德修得好,娘子跑不了!” 属下心惊胆战:“小公爷,您彻夜挑灯夜读,不会是在看东黎刑罚图鉴以折磨夫人吧?” 赵长渡面不改色:“谢邀,本世子在修男德,以取悦娘子

《踹翻渣男后,全京城排队求娶》网友点评:

超凡双生:早期的国术跟死神世界可谓仙草,直到仙侠世界都能算是粮草,但是......目前写的越来越奇怪(对,就是奇怪)只能算是干草带毒了

我绑定了生活系统:在恋爱之前很清爽的小说,不论是一点一点的减肥也好,还是一点点的学做菜也罢,或者想尽心思的摆脱系统,都很有一种努力向上的情绪,但是一出现恋爱,与我个人就不再吸引人了。整体评分:5.5分

小春日和:屁股问题是小事。对写日本战后也挺有兴趣了,只是写的实在是无趣。

《踹翻渣男后,全京城排队求娶》精彩片段

第7章 拿火盆来


鸡飞狗跳的一夜,将将落下帷幕。

夜色漆黑如墨,顾樱神情恍惚的从永寿堂出来。

雪粒纷纷扬扬,远远的,她看见胭脂紧张兮兮的揪着小手站在院门外的门洞里,双眸亮得仿佛两盏明灯。

“姑娘!一切办妥当了!”

顾樱缓步向她走去,不过百步的距离,却仿佛走了十几年的时间。

直到胭脂拢住她的手,活人的体温将她烫醒,她才从那种不真实的梦幻感里惊醒过来。

“胭脂,我还活着吗?”

“姑娘怎么说胡话了?”

“胭脂,你还活着吗?”

“奴婢好好活着呢,姑娘。”

顾樱眼眶一热,鼻尖酸了酸,声线仿佛一阵易散的青烟,“太好了……”

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会重生归来。

上辈子嫁人之后,为了讨好江隐,她呕心沥血学会了读书写字,最惊喜的是,她不但过目不忘,而且触类旁通,在模仿人的笔迹上,更是出神入化。

她不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废物草包。

所以,在回府的马车上,她就已经用顾嘉的笔迹准备好了所谓不堪入目的“情书”。

然后趁大家都不会注意胭脂的去向,命胭脂根据上辈子顾嘉藏书信的地方,先将顾嘉率先藏在自己院儿里的东西取出来,再和着这几封情书一并塞到顾嘉的苍梧轩。

呵呵,凤栖苍梧,她顾嘉想飞上枝头,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胭脂的眸光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她感觉姑娘变了,姑娘敢跟大姑娘作对,就说明姑娘不会再忍气吞声的受委屈。

“姑娘,我们回吧,你身上衣服**一天了,再不暖暖身子,会生病的。”

顾樱回过神来,露了个微笑,紧紧攥着胭脂的小手,“好,我们回暮雪斋。”

……

永寿堂内。

顾老夫人老眉紧紧皱着,脸上被顾家挠出的伤口一阵刺疼,贴身伺候的李妈妈认真替她上药。

顾嘉已经被人拉去了祠堂,哭声落了一路。

刘氏在一旁抹着泪水陪坐,时不时觑着老夫人的脸色,欲言又止,“母亲,您不觉得今日阿樱有些古怪么?她平日里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又爱哭又没个主见,事事都听我们的,怎的,今日却跟变了个人一样?莫不是中邪了罢?”

一句中邪,让李妈妈手顿了顿,担心的视线偏向老夫人。

老夫人是个很信鬼神邪说的人,二老爷就因为生辰八字与老夫人相克而不受老夫人喜欢。

若二姑娘当真中了邪,只怕老夫人更不喜欢二姑娘了。

顾老夫人嘴唇紧抿,眉心皱得更紧,“莫要胡说!”

刘氏急急哭道,“不是儿媳胡说,母亲您自己也看出来了,若不是被妖鬼附了身,嘉儿院子里的那些东西,平白无故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