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这不是一篇言情文吗?小说(谢景行沈娇娇原名)全本免费阅读

《这不是一篇言情文吗?小说(谢景行沈娇娇原名)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16 21:54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沈长风 谢安雅

大陈国的九公主沈长风据传言说她爱上了那个清冷至极的太傅,传说那个太傅是京城里最负盛名的世家子,潇潇如朗月清风一开始她秉持着清者自清的原则没有理会,可是随着传言愈演愈烈,人们开始斥责她不守妇道,而那时候的她也心灰意冷,从而被自己的利益集团放弃送出去和亲,在和亲的…

这不是一篇言情文吗?小说(谢景行沈娇娇原名)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这不是一篇言情文吗?小说(谢景行沈娇娇原名)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4章 宫外来客

才过亥时,天便下起瓢泼的大雨来,那是在春日里极其罕见的瓢泼大雨,不知是谁开了窗户,那淋漓的水汽被晚风吹进来,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腥气。御花园里那些盛开的灼灼桃花在这样一场淋漓的雨幕中,看起来有那么一些脆弱不堪又带着倔强的味道,像是在雨幕里挣扎一样。

沈长风像一个木偶一样,被嬷嬷们拉扯打扮着,没有一点自由可言,然后是逼仄的通红的花轿,还有热闹的吹打,以及最后,绽放在金黄荒漠里刺目的红。

倏地,她坐了起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是个梦,梦见自己死得时候的场景。

她就那样枯坐着,直到闻见那随着淋漓水汽里夹杂着血腥气才反应过来——有刺客潜入皇宫了,不知为何,离她的宫殿特别近,几乎就在一瞬间她拿起自己藏在枕下的匕首,就着昏暗的天光,往自己的脖子和手上划拉几个口子之后,便将那把匕首扔进了窗外的草丛里,然后又将自己的床铺打乱,东西打翻,弄出挣扎求生的样子。

这么多年来,沈长风从不会让宫人在她睡觉的时候侍候,所以这一切,她做得格外顺畅,一气呵成。

她以为自己重生过之后就可以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她结交了太子,甚至还凭借着细心和稳妥,得到了皇后的赏识,然而那场梦却让她意识到,和亲与死亡的阴影一直在她的心头徘徊,只等某个时候突然窜出来,狠狠地咬上她一口。

幕后之人究竟是谁呢,辛苦对付自己一个公主?

沈长风不太相信清者自清,也不相信皇后和太子,至于自己那位宛如隐形的父皇,她更是没有指望上。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人太有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的能力了。所以只有在这场事故里也受伤,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救命啊,救命“沈长风死死地将自己左右手的手腕掐红,才嘶声喊了起来。

然后宫人赶到,只能看见沈长风一脸惊惧躲在角落里,脖子和手腕上的血迹湿红了衣裳。

”有刺客“沈长风待宫人赶过来,便将头一歪,做出被吓到脱力昏厥的样子。

就这样,过了三日。

九公主的寝宫里遭遇了刺客,与此相隔不远的温贵人也被贼人毙命,这两件事都没有闹出什么动静,两个宫的宫人也都说没有看见刺客的下落,事情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皇后坐在自己的寝宫里,下面坐着的是太子,那昏暗的烛火映照在两人的脸上,一时辨不清他们的表情是忧郁还是愤怒,亦或是兼而有之。

“如此说来,儿臣倒是有一个人可以推荐给母后”太子殿下开口,他的声音在这沉闷而又压抑的宫殿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是谁”

“姑苏谢家的幺女,谢安雅,听闻她素来机敏,在姑苏一带颇有名声,或可解母后一时之困,我听闻,她已随亲人到了京城“

”那便宣她进宫来查,女儿家,方便些“皇后似是有些头痛,被宫人扶着去内间歇着。

”谢家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哼“太子看着皇后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便退了出去,半晌,他才低头说了一句话,轻得连跟随在身边多年的小太监都无法听清。

谢安雅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宫的,她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书中的人物,那位传说中穷兵黩武、暴虐非常的云炀帝。

她真是,又美丽又脆弱啊,脆弱得好像她一只手就能掐死她,可就是这样的人,做出了拿匕首刺伤自己,弄乱现场,糊弄住了所有人的事情。谢安雅觉得这事情变得有意思了起来,她都有些不想把实情说出来了。

让她想想,在剧情里这个时间段宫廷里确实发生过一起这样的事情,只不过当时受伤的只有温贵人,也是温贵人,指认了凶手是九公主的人,于是九公主被押进了慎刑司,也是在那里,九公主开始主动参与权利的抢夺,她似乎明白了,只有那至高无上的权力才能保护自己。如今的情况虽然与当时剧情里的不一样,但她想,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比如说,在之后,九公主查到那刺客是长安谢家的家主培养的密探,密探以一枚八重菊为信。

”民女看完了,但还有些细节需要等公主醒来,问问公主才能确定“谢安雅低头盈盈一笑,跪在地上朝着皇后的方向叩头。

”好,你若查明了,本宫定有重赏“

”民女叩谢皇后娘娘“

谢安雅行完礼,便有宫人带着她去了另一处清静宫殿处,那一处种着一杆杆青翠的竹子,春风拂过,竹涛阵阵,很是清雅。

”皇后娘娘吩咐,还请谢姑娘在宫中住下,等事情了结了,咱家自会送姑娘出去“

”不妨事,在这里,方便一些“谢安雅并不在意宫人的无礼,笑了笑,便进了那处宫殿“对了,若是公主醒了,还请姑姑告知,不然,民女冤枉了什么人,可就不好了”

“你……“

回到了自己暂时的住处,谢安雅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茶像是开始沉思起来,实际上却是进入了她自己的那座图书馆翻找起了资料,她记得八重菊在她那个世界代表着东瀛的皇室章纹,不知道在这里又代表着什么,或者,这里八重菊的纹样,和她所认知的八重菊的纹样是一样的吗,写剧情的人,在这里引入八重菊是什么意图呢?

是要说明,长安谢家被渗透了,还是被外人勾结了,亦或是换了皮?

谢安雅想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然而她又有一种很诡异的兴奋感,清楚感受到血液在自己的身体里奔流。

“要查查谢家是怎么发家的”她握了握拳头“或者什么时候把作者揪出来打一顿”

一个世家的族谱是不会任人翻看的,可是她谢安雅与长安谢家是同宗,也就意味着,两方最开始的祖宗是同一个,她只要看姑苏谢家的族谱就知道了,原剧情也是说前朝的时候谢家祖先因追随梁安帝立了功,遂举家迁至长安,而他们姑苏谢家这一支则因为无法忍受长途跋涉,就在姑苏定居了。

谢安雅想,最好是前两者,不然她非得被恶心到自裁不可。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