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大道觅仙小说(余进,子莫笑)全本免费阅读

《大道觅仙小说(余进,子莫笑)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17 21:54 作者:佚名 标签: 余进 奇幻玄幻 子莫笑

余进偶然获得一块神奇的玉骨,由此卷入一场涉及数个界面的惊天阴谋为求生存,为证天道,他踏上了修炼之路!【凡人流小说,已有百万字同人作品,品质保证】

大道觅仙小说(余进,子莫笑)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大道觅仙小说(余进,子莫笑)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2章 黄沙老怪

就在余进被震惊地愣在原地之时,只听那赤松道人冷笑道:“哼,你们这些叛徒,也配和我谈‘俊杰’二字?!想必几位长老也都是在全无防备之下被你们得手,怪我回来的太迟了。不过,想让我也背叛宗门,休想!一死而已,我赤松又何惧之有?!你们不少人往日里都是各堂的精英弟子,试问宗门何时曾薄待于你们?”

赤松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环视四周黑压压的人群。不少人在其目光逼视之下,面有愧色地低下了头。

“诸位师兄弟,休要听此人妖言惑众。我等既然已经背叛了煞阳宗,已经没有了回头之路。只待此间事了,诸位都会得到当初被承诺的好处。这赤松老道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各位爷无须客气!他虽是金丹期修士,但一来早受了伤,二来我等筑基期弟子人数众多,况且我已派人通知那几位大人,很快就会有金丹期前辈来相助的。只要缠住此人,我等又立下大功一件!”一看到周围人群的反应,尖细嗓音的青年立即面色一冷地沉声说道。

他这番话,显然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刚才听了赤松之言有些动摇的人,立即又昂起头,眼睛里恢复了阴狠之色。

“呵呵呵呵,好,好,好!没想到我煞阳宗竟然出了你们这样一群败类。可惜,煞阳宗千年传承,今日就要毁于一旦。也罢,今日我赤松就算独自一人,也要清理门户,替宗门除掉你们这群败类!”赤松听到青年的话语,连声大笑起来。随即,冷冷地扫视一周后,摆出了殊死一搏的架势。

就在这时,一道坚定至极的声音传来:“谁说就剩赤松老祖一人,今日我余进与老祖也同进共退!”

说话的正是赶回来的余进。一番震惊过后,他迅速地回过神儿来。本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赤松道人身上,他只要不靠近演武场附近,悄悄再离开便是。但他身为煞阳宗弟子,虽然只是炼气期低阶弟子,但宗门有难,他又岂能袖手旁观?若今日苟且离开,只怕这修炼之路就算能走下去,也永远不会安心。因此,心中略微一思索,他便抱着必死之心对赤松道人出声援助。

余进话音刚落,数十道目光朝其齐刷刷地射了过来。那些筑基期修士发现他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少年,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戏谑嘲笑的神色。有些人,甚至没忍住直接大笑起来。

那尖细嗓音的青年朝着余进上下打量一番,也冷笑道:“哪里来的不自量力的小鬼。区区炼气七层的修为,也敢在这里造次。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休怪我们无情。不过,我们现在可没心情理会与你,等处理了赤松,再好好陪你玩玩!”说罢,他朝身旁一名筑基初期的女弟子使了个眼色,显然是示意其看住余进。

余进环视一周,发现这群人中有不少的熟面孔。许多人平日里见了,他还得恭敬地称上一声“师叔”或者“师叔”。他自己也绝对没料到,竟然会有和这些人成为生死对头的一天。看到那些射过来的戏谑的目光,余进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他心中知道这些人当中任何一人,自己都不是对手。但他没有打算后退,也绝不后退!

“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堂的弟子?”赤松与其他修士满脸轻蔑的表情不同,上下打量余进几眼,面露欣慰之色地问道。看样子,他并没有因为余进的修为低弱而轻视于他,反而因为其此时的勇气对其另眼相看。

看到那名受到示意的女弟子意图朝余进掠来,赤松暴喝一声,直接出人意料地跳出了包围圈。下一刻,他便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余进身旁。很显然,以他的身手想要一声不吭地逃走,简直易如反掌。但看其一脸决绝的神情便知道,他全无此种打算。

那名接受尖细嗓音青年示意的女修士被赤松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立即身形一顿并急忙向原处掠回。

余进见赤松道人一闪身便出现在自己身旁,这一跳竟然足有数十丈之远。心道“这金丹期修士的修为果然不容小觑”。随即,他向赤松恭敬地施了一礼道:“拜见师祖!弟子余进,乃是天水堂的外门弟子。前些日子回乡探亲,没想到刚回来便发现宗门遭此大难!”

“原来是林峰那小子的徒弟。你们师徒俩很好,虽然修为都不高,但却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可惜那小子已经在先前一战中丢了小命,要不然你们还有再见之日。”赤松道人轻轻点了点头,捋了捋下巴上稀疏的胡须说道。

他身材虽然又矮又胖,但站在其面前,余进还是感觉到有一丝压迫之感。看了一眼周围那些想出手,但又不敢乱动的修士,余进便道:“师父时常教导我们修炼之人首先在于修德行,要做到忠勇仁义,否则修为再高也不过是世间的危害罢了。”听到自己师父已经陨落的消息,他心中虽然不好受,但眼前的景象让他早有了心理准备,因此他神色倒还算镇定。

“好一个‘忠勇仁义’,老夫活了这么久,没想到今日竟然受了你这番教诲。小子,你很不错。如今的修炼界,人人自私自利,能不惧威胁坚持道义,实在难得。本来老夫没打算活着离开这里,不过你是为了维护本宗和我而站出来的,老夫不能让你把小命也丢在这里。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送你离开。记住你今天的话,日后不论走到哪一步,都要坚持心中道义!”一听余进之言,赤松面露思量神色,随即眼睛微眯又打量起余进来。片刻后,见其刚才那番话并不是违心之言,这老道眉头一皱,似乎立即下了什么决心。

“赤松师祖不必顾忌弟子,尽管出手清理门户。弟子修为虽弱,但宗门有教养之恩,我誓死不做背信之人!”余进明白赤松道人的意思,随即扫视周围众修一眼,决然地说道。

他这话音一落,以尖细嗓音青年为首的众人立即面露暴怒之色。很显然,每个人都能听得出来余进这是在催着赤松帮宗门清理门户呢。一个小小的炼气期弟子,竟然敢如此说话,让他们心中顿时起了浓浓杀意。

尖细嗓音青年立即大喝道:“臭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直接了结了你!诸位,还不动手!”说着,他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竟然直接朝余进二人攻了过来。

周围修士显然都以此人马首是瞻,一见其直接出手,一个个地也连忙施法御器朝二人攻了过去。一时间各种宝物和法术将整个演武场都笼罩其中,杀气遍布整个山峰。

“来得好!”赤松大喝一声,将余进护在身后。随即单手印诀一掐,一个圆形的光罩便将余进护在其中。而他自己则一跺脚,身子立即朝着尖细嗓音青年掠来的方向攻了过去。

那尖细嗓音的青年被赤松道人此举吓了一跳。他见众人没人敢动手,本来是打算借着余进带给众人的怒火将所有人都给鼓动起来,自己到最后坐收渔利。因此,看似他先出了手,实际上其他人一祭出宝物之后,其身形便迟钝了下来。令他没想到的是这赤松道人竟然盯上了自己,直接就朝着自己攻了过来。金丹期修士的攻击本来就不可小觑,更何况这赤松老道在金丹期修士中也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尖细嗓音青年顿时慌了神,连忙身形一收,朝着一旁一跃,恰好跃到另一名筑基期修士身旁。这修士本来也吃了一惊,但看清是尖细嗓音青年,便微微点了点头。但还不等其有什么动作,赤松道人的便凭空出现在这不知名的筑基期修士身旁,大掌迎面拍了下来。这修士哪里有什么躲避的机会,几乎瞬间就中掌,被赤松道人拍了出去。

赤松道人本来是打算先除掉那带头的尖细嗓音青年,若非此人,先前这里的不少修士都有了退缩之意。只要除掉此人,这帮人就群龙无首,剩下的就好对付了。没承想这小子反应倒不慢,一看他攻了过去,立即就闪到别人旁边。赤松道人自然不能就此放过此人,因此这不知名的筑基期修士便遭了殃。可怜,他到死还不知道自己是给那尖细嗓音青年做了挡箭牌。

几乎在那名筑基期修士被拍飞的同时,漫天的宝物和法术光束齐齐朝着余进砸了下来。余进修为低弱,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虽然心中不怕,但仍然忍不住面露惊骇之色。好在这些宝物和光束到了他周围一丈远的地方,全部停滞在了空中。显然,赤松道人给自己施加的这保护光罩威力不俗,不是这些筑基期修士的修为短时间可以攻破的。余进稳了稳心神,立即从怀里摸出一张黄色符纸。

这黄色符纸虽然也是符箓的一种,但是却是那种最低阶的符箓。这东西是他师父林峰在其入门的时候赐给他的拜师礼,据说一旦施法贴在身上,便能让自己周身的防御提升数个等级,甚至能承受普通筑基期修士的七成功力的一击。尽管此物只能使用两次,但其威力绝非等闲。因此,余进一直将此物贴身保管,准备将来留作保命手段来用。他万万没想到,一用到此物竟然是面对这么多的筑基期修士。

他一边口中念着师父教给的法咒,一边嘀咕道:“这么多筑基期修士的攻击,恐怕这符纸瞬间就会被摧毁吧!”但此时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赤松道人给施加的光罩在周围宝物和法术的攻击之下,已经迅速地开始变淡。他的小命眼看就要不保了。一想到此处,余进一咬牙,便将此符纸贴在了身上。

只见符纸一挨到他的身子,立即黄光大放,迅速将其笼罩其中。一瞬间的功夫便只能看到众多宝物和光束只是在围着一个黄色光团攻击,哪里还能看到余进的身影分毫。

这边赤松道人一击不中之下,立即又朝着青年杀来。别人可以不除,但此人带头背叛师门,今日无论如何也要除掉。

那尖细嗓音的青年现在心中叫苦不迭,他十分后悔自己当初自告奋勇地留下带领众人清理宗门那些低阶弟子。他得到的消息是赤松等几名金丹期长老全部被引了出去。早知道中途这赤松老道会突然返回宗门,他说什么也不会留在此处的。他虽然是筑基后期修士,但金丹期修士的全力追杀,又岂是那么好躲的?

在接连以他人做了两次挡箭牌之后,尖细嗓音青年终于有些不支。在其朝着另外一名修士掠去,打算故伎重施的时候,被赤松一个掌心雷击中了后心,当即便被击飞到数丈远的距离外,不知是死是活了。

赤松道人显然对自己的掌心雷非常有信心,竟连看都未过去看一眼,转身便朝余进所在的地方掠回而来。这一切几乎在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内完成,在赤松返回的时候,余进周遭的黄色符纸激发的光芒几乎已经快消失不见。显然,根本撑不过下一波的攻击。若非有赤松原先给他施加的光罩保护,仅仅靠着这低阶的符箓,恐怕根本撑不到现在。

周围众修士把赤松道人击杀尖细嗓音青年的一幕全部看在了眼里,他们本来以为可以一击灭掉余进,转而全力攻击赤松。没想到这金丹期修士施加的保护光罩竟然如此之强,生生让这小子撑到了现在。此时一见到赤松返回,一个个便没了主意,手上的攻击立即停了下来。没了尖细嗓音青年,这些人没了主心骨。

“尔等虽然说受了别人迷惑,一时糊涂做出了背叛宗门的事情,但你们既然已经对不少同门下了死手,今日就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赤松似乎感受到了众人心生退意,立即冷笑着说道。其语气冰冷,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周围众修士一听此言,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赤松道人向来在门中威望甚高,若非那尖细嗓音青年鼓动,他们决计不敢跟这老怪物动手的,但显然此时后悔已经晚了。

正在有些人打算立即逃走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顿时众人精神一振。

“赤松老儿,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不过,你放心,这些家伙还不配跟我等金丹期修士为敌,就让老朽来送你最后一程吧!”

“是黄沙老怪!没想到他也参与了此事!”

人群中显然有人认得这说话的声音,立即失声喊了出来。一听“黄沙老怪”的名头,其他修士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这老怪物成名极早,据说早就是金丹修士中的顶尖存在,只是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不过,有这老怪在场,他们倒也不必再担心赤松的威胁。一时间,不少人大松了一口气。

赤松道人自然也听出了来人的身份。他与这黄沙老怪昔年的确结过仇,只是无论如何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此人。这老东西极为记仇,而且修为极高,恐怕单凭他自己便可以力敌数名同级修士。他自忖万万不是此人对手。

“师祖,不必理会弟子。只要老祖想走,恐怕这老怪也难以留得住您老。”余进看到赤松道人脸上的慎重神色,自然知道这黄沙老怪非同小可,便出声提议道。

但其话音刚落,赤松矮胖的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便化作一道红芒裹挟着余进朝煞阳山的后山掠去。其速度之快,让周围的筑基期修士全都没反应过来。

“嘿嘿,想走。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能走到哪里去!”赤松二人身形一消失,一道土黄色光团便从众人头顶呼啸而过。里面传出黄沙老怪的冷喝声。(未完待续)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