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和熊大结拜后,她成了兽山香饽饽小说(姜媱顾穆年岁华)全本免费阅读

《和熊大结拜后,她成了兽山香饽饽小说(姜媱顾穆年岁华)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17 21:55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姜岁岁 顾云涯

【穿越+搞笑+空间+医术+1V1+团宠】 “把你推下去,景湛哥哥就是我的了!” 国际著名中西医专家,意外穿越成了被同胞妹妹推下悬崖的五岁小奶团 偶遇一只受了重伤的小黑熊,她好心救它一命,从此收获了一群大黑熊 在她的带领下,黑熊一族发家致富,开启灵智,成了兽山之…

和熊大结拜后,她成了兽山香饽饽小说(姜媱顾穆年岁华)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和熊大结拜后,她成了兽山香饽饽小说(姜媱顾穆年岁华)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8章 大忽悠徐瑾玄

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枚纯黑的扳指,蓝衣男子递给姜岁岁。

“拿着这枚扳指,你可以在任意修罗阁的落脚点让他们为你办任何事,见此物如见阁主。”

姜岁岁接过扳指,扳指入手有点分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修罗阁是干什么的?”

虽然名字听起来就不像什么好地方,但是姜岁岁还是很礼貌的问了。

“第一杀手组织,据说只有修罗阁不想杀的人,没有他们杀不了的人。”顾云涯看了蓝衣男子一眼。

姜岁岁眨了眨眼,第一杀手组织啊,听起来就很厉害,那岂不是她想要谁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

看着手里的两件信物,姜岁岁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这锦鲤体质,没谁了!

“你不用高兴,这戒指,他有一大堆,用完了还能做。”少年冷笑一声,看了蓝衣男子一眼。

姜岁岁:……??

“喂,你谁啊?”蓝衣男子被拆穿,当即瞪着少年。

少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姜岁岁道:“修罗阁阁主徐瑾玄,一生游走在生死边缘,干的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被人追杀是常有的事情,像这样被救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为了不欠人情,就做了很多这样的铁扳指,实际上,你拿着这玩意去找他们,也只会得到两个武功下乘的普通杀手,别说杀人了,最多只能给你当个轿夫。”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

姜岁岁目光幽幽的瞟向蓝衣男子,唇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仿佛在说:你怎么解释?

徐瑾玄挠了挠头,他是真没想到居然会被人认出来,真是晦气……

“我…我也没别的信物了。”

“那就拿钱偿呗,我给你用的药,输得血,可都不便宜!”姜岁岁算是看明白,这家伙就是个表面敦厚老实,实际上满肚子都是坏水的老油条!

要是他嘴上说句感激的话,不拿这么个破扳指来忽悠她,她还真的不会生气,救他俩本也没指望有什么回报,可他把她当傻子耍,她就很不爽了!

“啊!多少钱?我出门没带多少…”徐瑾玄笑的满脸皱纹。

“可以写欠条,日后我登门亲自去拿。”姜岁岁说着,在背后摸索了一番,假装从裤兜里摸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实际上是空间里拿的,递到徐瑾玄面前。

徐瑾玄整个人都呆住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要求写欠条的。

是修罗阁不好使了?还是他徐瑾玄提不动刀了?

“写多少?”

“您看着给。”

“一百两?”

“堂堂修罗阁这么穷?”

“那…五百两?”

“呵,阁主大人的命就值五百两啊?”

徐瑾玄欲哭无泪,修罗阁是有钱,可那些钱都在他家那个母老虎手里,他是真的穷啊!

最后,在姜岁岁要收回那瓶消炎药的威胁下,徐瑾玄被迫签下了五千两的巨额欠条。

签完,他就躺平了,俗话说的好,债多不压身,反正五千两他没有,日后姜岁岁要是找上门,他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好了!

姜岁岁其实也不是在意那五千两银子,只不过对于徐瑾玄拿个破扳指忽悠她的行为略作惩罚,至于银子,可能她这辈子都没机会去要。

看两人已无大碍,姜岁岁也不再停留,寻了熊大,便一同返回了熊岭。

熊爸熊妈在家等了半夜,看到熊大背着姜岁岁回来,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日子归于平淡,熊岭里的熊身体素质都很好,加上有姜岁岁用灵泉水给他们滋养,生病几乎没有的事,受伤也极少。

姜岁岁每日都过得很无聊,只有谁家媳妇怀孕了,她才有机会出诊。

两年后,姜岁岁年满十三岁,褪去了女童的稚气,多了一分少女的清雅。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长,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个月都没见停。

熊岭里的熊全都封了洞穴在冬眠,只有熊大一家为了陪着姜岁岁,没有冬眠,最多就是每天睡觉的时间长一些。

洞外的北方呼啸,呜咽的风声听着有些渗人,姜岁岁坐在篝火旁,脑海中想起了自己刚来这个世界的那几天。那个崖底每到晚上就会有鬼鸮啼叫,格外的吓人。

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八年已过,不知道姜年年午夜梦回的时候,是否有被噩梦惊醒过。

她也该下山去瞧瞧那位“亲生妹妹”了!

抬眼瞧了瞧角落里缩在一起睡觉的四只黑熊,姜岁岁唇角微扬,眼中含着温柔。

要说她最舍不得的,就是熊岭给她的这份信任和家的温暖了。

“岁岁,岁岁!”忽然,洞外传来刻意压低的呼叫声。

姜岁岁丢下手中的医书,站起身跑到洞口。

洞口垒了很多大石头,熊爸刻意在侧面留了个小缝隙,刚好能容得下岁岁出入。

“胖婶?”姜岁岁出了洞穴,瞧见胖婶一身风雪的站在雪地里。

“岁岁,我洞里来了个人!”胖婶急急道。

“人?”姜岁岁一愣,“哪来的?”

“不知道,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晕倒在我洞口了,我看她可怜,就把她拖到洞里了。”

“走,我过去瞧瞧!”姜岁岁有些担心,不是担心那女孩的死活,而是她想起熊妈之前的话,熊岭,是不能让人发现的!

若那女孩是个心术不正的,还是趁早丢下山去的好!

胖婶背着岁岁没多久就回了洞穴,因为要拖那女孩进去,胖婶将洞口打开了一个口子。

进去之后,姜岁岁一眼便瞧见干草铺上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看样子似乎比她小一些。

走过去给女孩诊了脉,女孩身体并无大碍,只是长期饥饿加上寒冷,有些发烧和虚弱。

取了些灵泉水给她喂下,又打了一针退烧针,取了一床被褥给她。

“胖婶,她没啥事儿,就是饿晕了,然后有点发烧,我给她打了针,睡一觉就好了。”

胖婶点点头,目光怜悯的看向小女孩,饿到晕倒,这孩子太可怜了!

洞内有点冷,姜岁岁顺手点了一堆篝火,拿了本医书继续看,等着女孩醒过来。

胖婶则是缩在角落继续补觉。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