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娇养外室小说(周淮海简介)全本免费阅读

《娇养外室小说(周淮海简介)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17 21:56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周周 江淮

周周的娘亲去世前不放心周周独自一人生活,便告诉周周去云州投奔亲戚 周周跋山涉水的迷了路被土匪抓到了山上,还成了清风寨五当家的压寨夫人 周周觉得压寨夫人不好当,随时都得冒着当寡妇的风险 可有一天夫君消失了三个月,回来后摇身一变成了当朝王爷 周周:“我在做梦” 夫…

娇养外室小说(周淮海简介)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娇养外室小说(周淮海简介)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3 章 灭寨

“主子,事情已经办好了。”一个黑影凑到江淮耳边说道。

江淮点了点头,“军队如何?”

“主子放心,军队早已经安扎在山下多日,没有惊动任何人。”

“嗯,到时等我号令再进攻清风寨。”江淮想到还在熟睡的周周又说了句,“一会你再去叫几个女暗卫过来。”

叫女暗卫干什么?难不成主子觉得他们不如那些女暗卫了。

黑影摸着头疑惑的走了。

不一会儿。

进来几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干脆利落的对着江淮下跪,“主子。”

江淮抬了抬手,“都起来吧。”

“一会你们几个把房中的女子带到我在京城的私产的房中。”江淮指了指周周,“我给她下了迷药,有三个时辰的药效。”

那几个黑衣女子面面相觑,女子?是她们主子的人?

江淮冷着脸,说:“没听见。”

房中的气温顿时下降,江淮的声音如寒冰刺入心中,激起一阵战栗。

“没有,主子的话我等记下了。”一个黑衣女子低声说道。

主子向来不留情面,尤其是对不服从命令的人来说。

正午时分。

暖阳耀空,微风阵阵,树影攒动。

本应是清风寨进行操练的场地,弥漫着血腥的味,此时草人四处歪斜着,尘土四起的地上一道一道的鲜血横流,到处横放着尸体,有的还举着刀就被人割喉致命,躺在上双手死命的捂住伤口,却依旧挡不住流逝的生命气息,一双眼睛泛着眼白盯着不远处一身玄衣矜贵的江淮。

到死也没有想到江淮,他们的五寨主是叛徒。

是朝廷的人。

江淮站在**,漫不经心地转着左手小指上的白玉戒指,静静地看着这一场杀戮。

“娘的,张怀是叛徒。”

“看老子杀了你这个叛徒。”

······

几个土匪杀得眼睛都红了,看着江淮气定神闲的,拿起刀就往江淮那处冲去。

可还没有到面前就被几个突然冲出来的官兵给拦腰截杀了。

到死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着江淮。

随后几个官兵用刀架着五花大绑的大寨主和四寨主出来了。

大寨主阴冷的看着江淮,“早知道你不简单可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朝廷的人,看这样子地位还不低。”

大寨主看了眼四周的人。

几千的官兵整齐划一的站在江淮身后,面色恭敬。

江淮背着手,冷笑道:“不隐瞒身份怎么打入你们内部。”

“你杀了我这么多的兄弟。也不怕黄泉上他们走的不安稳回过头来把你也拉下去。”大寨主道。

四寨主眼泪横流,面如死灰,一个劲的磕头求饶,“张怀,不,大人,大人,都是大寨主,都是他,那些村民全是他指使我做的,我没有想杀他们的,真的。”

额头上的伤口变大直到渗出血迹,他还在磕头,“只要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行。什么都行。”

大寨主用死人的目光看着四寨主,“你求他也没有用。”

江淮笑了一声,评价道:“大寨主说的不错,我确实没有想饶过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你们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与朝廷官员勾结,之前沧州发水灾朝廷拨了百万两赈灾银被你们截了去,你可知那次有多少人是被活活饿死的。”

“他们逃过了那场灾难,没了家,却被你们贪婪夺去了生命。”

江淮如数家珍的说出了他们的恶行,到最后声音隐隐颤抖。

身后的数千官兵也在此刻动容了。

脸上满是杀气,他们就算死一千次都不为过。

江淮挥了挥手,“拿他们所有人的命来祭奠被他们所迫害的人,当场处决,一个不留。”

“不要,不要啊,大人,大人,我错了,我,我是被他,是被他威胁的······”四寨主拼命地往江淮身边爬去。

还没有爬几步就被人摸了脖子。

“报,主子,人已经找到了。”上次那个黑影拿着剑,弯腰低头。

“你把人送到李大人府上罢。”江淮对着黑影说道,“随便告诉他,这次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但下次可就不好说了。”

“是。”

京城,芦花巷。

一座不起眼的小宅子内,这座宅子虽小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一样不少,院中的大槐树是周周平时最喜欢呆的地方了。

“姑娘,姑娘,你怎么还在外面啊”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裙,梳着双丫髻的圆脸小丫头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走了过来,“这都快入冬了,天都转凉了,咋夜又下了一场小雪。”

院中槐树的石桌旁,周周用手撑着下颌,露出细白的皓腕,如墨的发丝只用一支木簪挽着,细眉轻蹙,没有过多的妆容首饰,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周周神色寡淡看着石桌错综复杂的棋子。

周周看了半天的棋谱也没有学会。下棋好难。

小丫头将糕点放在石桌上,“您身子又不好,等着凉了,您又有的受了。”

周周捏起了块糕点,也不等小丫头把话说完,就把糕点塞进了小丫头的嘴里,“我知道了,春翠也就比我大了两岁怎么就这么啰嗦呢,像个小老太太一样。”

“姑娘!”春翠的嘴里塞满了糕点含糊不清叫了一声,因周周的调侃小脸发红。

可爱极了。

周周没忍住又捏了捏春翠软乎乎的小脸,春翠睁大眼睛看着周周,“姑娘,您别捏了,奴婢的脸都大了好几圈了呢。”

噗嗤一声,周周没忍住笑出了声。

此时乌云退散,月亮显露出来,柔和莹白的月光洒在周周的身上,周周弯了弯唇,神色温柔,精致绝美的小脸上笼罩一层轻纱,朦胧梦幻。

好似天上人,不应人间有。

春翠不由得看呆了,她家姑娘无论看了多少次春翠都会感到惊艳。

她家姑娘实在是太美了。

春翠刚来的时候,周周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面带笑意,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春翠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时没有反应的愣在原地,直到周周又软软的说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想到刚才她的窘状小脸顿时红红扑的。

春翠有些局促的介绍着自己,“奴婢叫春翠,家中只剩下年迈的父亲和正在上学堂的幼弟。”

原来也是可怜的人啊,周周表示很同情。

那几个女暗卫将周周送到这座宅子时,周周就已经清醒了。

周周看着面前的人,面色苍白如纸,心里不断发颤,她怎么这么倒霉啊,之前被土匪劫走了,现在又被一群黑衣女人劫走了。

周周泪汪汪的说;“我没有做过坏事的,你们可不可以不要杀我啊。”

末了,周周又状似威胁的提高了些音量补充道,“我夫君他,他可不好惹,他是个土匪呢,你们要敢,要是杀了我,我夫君绝不饶你!”

周周的声音软软糯糯,一点威胁人气势也没有。

倒是几个女暗卫都心照不宣的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眼周周,怪不得主子会特别吩咐她们几个好好照顾她,长得如此美艳就连主子也心生怜爱了。

众人唏嘘不已。

不过主子府上的那位主母可是不好惹的,就算没有她,那其他几人也不是吃素。

就周周这小身板去了不死也得掉层皮。

其中一个领头的,说:“姑娘不必如此害怕,我们几个是主子安排的。”

“主子?”周周疑惑。

那人一愣看来主子没有告诉她真正的身份,“主子,主子就是姑娘的夫君。”那人硬着头皮说道。

周周现在有些转不过来了,她夫君不是土匪呢怎么还有手下呢,而且。

周周看了眼房中的布置,虽然简洁但是却又处处精致无比,就连烛台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屋中紫炉的熏香冉冉升起。清冽的香气一点也不呛人。

这一看就很贵啊,他一个人土匪哪里来这么多的银子。

看出周周的疑惑,她解释道;“其实,主子他,他不是土匪,他是个官,对,是在朝廷任职的官。”

“好吧。”周周暂时接受了夫君的新马甲。

那几个暗卫给周周买了个新丫鬟,连带着一个做饭婆子,临走时还给周周留下不少的银子。

周周是个小财迷看见手里沉甸甸的银子,笑了好几天。

自打周周来了这之后就没有见过江淮,一开始周周还会想,毕竟是自己的夫君,可他迟迟不出现。

再加上这里有吃有喝的,还有漂亮的衣服穿,周周也是个忘性大,没多久就把江淮抛到脑后了。

“姑娘,明日是花灯节要不要出去看看热闹。”春翠拿着宽大柔软的方巾绞着周周黑绸缎似的头发说。

周周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泪眼朦胧,想了想,自从上次的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了,这么长时间也憋坏了。

“好啊。”

春翠面上一喜,“姑娘,我听说花灯节上有好多人呢,卖糖人的,耍戏法的,还有互相心悦的男女一起放花灯的。就在护城河上。”

春翠越说越激动,突然戛然而止偷偷看了眼,困得睁不开眼睛的周周。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家姑娘刚来,对这里又不熟也没有跟什么人接触,自然不知道芦花巷是什么地方。

芦花巷里大部分的住户都是富商或是官员豢养女人,也就是外室。

外室比那些小妾还不如,没有进门被人养外面想起来有这么个人了来住几天,没有想到或是被人遗忘了就只能老死在外面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浪荡子要了她家姑娘又不好好照顾。

想到这春翠就愤愤不平,圆圆的小脸通红一片,她家姑娘那好看怎么就遇上了个坏胚呢。

春翠想着事情,一个没注意,手上用了些劲,周周被扯痛了轻呼起来。

春翠连忙放下方巾,惊恐地双膝跪地,“姑娘,姑娘,奴婢不是有意的。”

周周拢了拢头发,其实也没有多疼,看着春翠一副惧怕的样子叹了口气,“我没事,你也不必如此惧怕。”

听到周周并无怪罪之意,春翠长舒了口气。

大齐的的律法严格,对于买卖奴仆的事情更甚,虽如此但是掌握着卖身契的奴仆生死皆由主人家掌握,常常发生奴仆不合主人家的心意被活活打的事。

不过也有一些奴仆讨得了主人家的欢喜被予以重任的。虽少但也不是没有。

“姑娘,今日还要点安神香吗?”春翠铺着被褥回身问道。

“不用了。”

“那好,奴婢就睡在外间姑娘有事叫我。”

周周有些迟疑,“春翠,要不你还是回房睡吧。入冬了天也冷了,炭火也不够了。”她在里间都能感到寒意呢。在外间还是没有炭火的那得多冷啊。

周周皱着眉。

自打她们留下了些银子后就也没有出现,满打满算也有三个多月了,平时日要买菜买米,女孩的衣服也要买,入冬了厚衣物也要增添些,这样下来那些银子也要见底了。

周周觉得现在银子真是顶顶重要的,她现在也在绣些香囊,等到集市让春翠拿去卖,她之前绣的手帕在京城的贵女间就挺受欢迎。

卖的银子虽然不多但是积少成多么。

精致的双面绣,在尾部又添上了周周独有的标记。

好看的不得了。

春翠摇头道,“姑娘放心,我在外间多盖几层棉被就好了。”

还没有等周周说话,春翠就走了出去连带着关好内间的门。

周周看着火盆内少的可怜的炭火,还是要多挣些银子的。

“姑娘,围帽。”春翠将一顶厚重纱料的帽子轻轻的戴到周周的头上。

自从上次周周出去被混戾不色的登徒子的调戏之后,春翠就准备了各种厚实的围帽,保管连头发丝都看不到。

周周戴好围帽,关好宅门后,两个主仆就出门了。

花灯节在大齐不仅是百姓的重大节日,也是皇族的节日,只不过是多用来赐婚和选妃的日子。

不过今年的却又多了个环节,那就是永宁王的赏赐日,当今皇上顺德帝如今有六子三女,论能力那当属第五子永宁王。

无论是文,是武都是众多皇子中佼佼者,长得更是一表人才,可惜的早在三月前就跟裴太傅的嫡幼孙女裴依完婚了。

那场大婚,十里红装,嫁妆更是如流水似的进了永宁王府,永宁王一身艳红的婚服骑着高大骏马,面如冠玉,向来一双清冷的眸子也染上了红色,眼角的泪痣熠熠生辉。

只是薄唇轻抿着,不见一丝笑意。仿佛不是这场大婚的主角。

那天不知多少高门贵女绞碎了手帕。

要说着永宁王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母族势力式微。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