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开局逃荒,怎可饿着我傻相公小说(江承雪,心跳)全本免费阅读

《开局逃荒,怎可饿着我傻相公小说(江承雪,心跳)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2 21:54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心跳 江承雪

【种田+空间+逃荒+养崽+傻夫真香】 江承雪穿越到逃荒路上,一睁眼便多了个智力如孩童的傻夫君,肚里还揣着七个月的小崽子…… 缺粮短水,今日活明日死,还跟村人走散了!为了养活娘子和未出世的亲儿子,傻夫君被人当牲口拖板车拉粮食 得了一个窝窝头——“娘子吃” 得了一…

开局逃荒,怎可饿着我傻相公小说(江承雪,心跳)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开局逃荒,怎可饿着我傻相公小说(江承雪,心跳)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6章 中暑

听到娘子叫唤,周泽勋赶紧停了。

从开始逃荒江承雪事情就挺多,但怪不得她,得怪肚子里那崽子。

江承雪身子骨弱,嫁到周家一年多也没有养过来,怀个孕反应很强烈,这一路都是周泽勋拿独轮车推着她走。

周泽勋是个傻子,他爹交代他一定要照顾好娘子和孩子他就照做。

娘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他的记性特别好,别看是傻子背死书是村里第一名,就是理解不了意思。

“娘子……”

停好车他就折身过来扶娘子下车,这上车下车之间才一阵阵的功夫,他也不恼。

“我休息好了,我下来走会儿。”

江承雪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才躺了一会儿,还以为很久了。

“死女人哦,这上上下下的就折腾你男人吧,一会儿这样一会那样,才爬上去又下来,一泡尿都憋不住吗?”

谁曾想走到粮车后面的女人破口大骂,那眼睛看着江承雪就气,气得要死。

“傻子,这婆娘你不要要了,我把我女儿嫁给你,一分钱都不要,以后你做我女婿,你说咋样!”

女人骂了一通,一把将身边的十来岁女孩推上前。

“你看看我闺女,哪点不比你这婆娘强,长得好又能吃苦,不矫情,傻子,你过来,你说个话!”

女人奉了头领的命令,喊她盯着这两个不叫他们偷粮食,这一路真是气煞她了。

这傻子是傻得叫人生气,这婆娘是作得叫人生气。她想了一整天了,这傻子难得,长得强壮还听话,傻是傻点不耽误干活。

姑娘也快到嫁人的年龄了,她瞧着这傻子就不错。

周泽勋将目瞪口呆的江承雪护在身后。

“娘子……走。”

女人又骂道:“笑死人的娘子相公,还当你们穿金戴银住着大房子出门坐轿子啊?看着你们就烦,听着更烦!”

小姑娘赶紧拉拉母亲:“娘,不骂了,口干。”

这话很有用,女人干呸了一声,木着脸踹了一下前面的车。

大部分人都懒得搭理这边的叫骂,和小姑娘说的一样,说话口干。

大家麻木地往前走,只希望早点到达目的地。

江承雪拉拉周泽勋的衣袖:“走吧。”眼睛则盯着周泽勋的神色。

这傻丈夫今天不大对劲儿,这双眼睛涣散着一点神采都没有,整个人都不大精神的样子。

“相公,你是不是渴了?”

江承雪凑上去轻声问道,她手里还揣着那个鲜鸡蛋,想着怎么人不知鬼不觉送到傻丈夫嘴里去。

周泽勋就傻乎乎点头:“渴……”

江承雪:“……”

她当然知道这傻子渴,记忆里原主从来不问傻子渴不渴饿不饿,不是不关心,是问了也没用。

周泽勋拉着车往前走,这一车具体也不知道多少斤,他肩上套着绳子,身子和地面差不多要45度角了。

江承雪在车子后面推了一把,也不知道派上作用没有,车子走起来了。

她看了看队伍前面那头领。

这一支队伍姓陈,族长在路上累死了,现在的这个男人顶上来带领大家往前走。

人又凶又恶,但这个时候大概就需要这么个人吧。

江承雪快步走上去,穿过麻木人群诧异的眼神赶上这个凶恶的头领。

“陈大哥,你这里有没有不用的装水的水囊水筒子?我想跟你讨一个。竹筒的最好。”

江承雪想这一路损失的人挺多的,总有空置下来的吧?

陈头领斜着眼睛看她。

这个女人事情又多又胆小,前两天统共就跟他说过不超过五句话,今天倒跟他要上东西了。

“竹筒子多的是有,你要了干嘛?藏粮食吗?”

傻子是真好使,要是没有这个女人就完美了。啥都帮不上,浪费粮食。

江承雪心里将这人痛骂一遍,脸上却还得露出一副胆怯祈求的样子。

“不不,陈大哥我就是想有个竹筒子备着,早上的米汤可以留着点路上喝。”

“喝个屁,馊都馊了。”

转头对一个女人道:“给她个空筒子,多了也占地方。”

又对江承雪道:“我要是抓住你藏粮食我打不死你!”

“不会不会,大哥,再给一口水吧,我给我相公,他渴得受不了了。就一口就行了。”

江承雪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竹筒捧到陈头领面前。

陈头领正要发火,后面就传来一阵嘈杂。

“傻子不行咯——”

江承雪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回头一看一小波人都围在粮车旁边。

她急忙冲过去拨开挡路的两个人。果然看到周泽勋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陈头领也走了过来,粗暴地将人翻过来。

就见这傻子面色不正常的潮红,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渗。

“不行了不行了,你家傻子得了怪病了。救不了。”

陈头领看了江承雪一眼,这症状前面也有人出现过,然后人就没了。

他大手一挥,喊来两个人把傻子拖到路边。

“走吧,大家继续走!别停下!”

江承雪脑子懵了一下,她猜测傻子老公是中暑了,本来条件反射地要求这些人救他,话到嘴边就咽下去了。

他们救不了!

赶紧走赶紧走!

她跪趴在路边,用手帮傻子扇风,这中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小心要死人的。

这地方又没有个阴凉。

一抬头就看到自己那辆独轮车还被这群人推着,就冲过去拉着不放手。

“这是我们的车!还给我们!”

“行了,还给他们,一辆破车!拉着还费事!”

陈头领不耐烦道。

推车的就把车上的两孩子抱下来放地上让他们自己走,自己手一甩,不推车轻松多了。

没想到这独轮车小小的,却很重,可能是木头车轴木头轮子的原因。

江承雪费好大劲儿才拖到周泽勋身边,然后又把人挪了挪放在车子阴影下。

只能荫半个身子。

江承雪累得大喘气,捂着肚子跪坐下来。

眼睛一闭,推开意念中的院门跑进去,先把竹筒子涮了一遍,灌满水赶紧出来。

她掰开周泽勋的嘴喂了一些水进去。然后将剩下的水浇在他的额头胸口四肢。

这水冰凉,降温的效果很好。

竹筒子的水一下就撒完了,她闭上眼睛又进了一次空间。

解开他身上的衣服,把冰凉的水又一次洒在他身上。

想到空间后院有大叶子的植物,又赶紧揪了两片出来。

然后就气喘吁吁跪坐在这人身边给他扇扇子。

“大哥,你可千万不能死,你是我的靠山啊,你死了我咋办?你就算不管我,也得管自己儿子是不是?坚强点,赶紧醒过来吧……”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