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为君揽月小说(张娜个人照片)全本免费阅读

《为君揽月小说(张娜个人照片)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2 21:56 作者:佚名 标签: 张娜 微笑的娜娜 现代言情

你想一夜暴富吗?满足! 你想登顶高峰吗?满足! 你想焕发青春吗?满足! 你想娶回娇妻吗?满足! 只要你能付出足够的代价,你的愿望我统统满足!

为君揽月小说(张娜个人照片)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为君揽月小说(张娜个人照片)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1章 小朋友

精彩节选

普普通通的城市里,某个偏僻的角落,一家杂货铺,三层楼上下,两间门面打通并做一间,里面放着锅碗瓢盆剪刀水壶等各种生活用品,在普通人看来这就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杂货铺。

“吱~吱~吱~”七月的天,夏蝉伏在门外的大树上叫个不停。

高悬的太阳似乎和这个城市有仇一般,不留丝毫情面的晒着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杂货铺外面的两颗大树的叶子也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热的能把人烤焦的天气让门前的街道上看不见一个人。

杂货铺上面挂着袁记百货店的广告牌,和周边的几家店一样,是市政规划时统一定制的,为此杂货铺还花了两百块。

铺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小到挖耳勺,大到一人抱的生铁锅,一摞一摞的码放的还算整齐,显得有些拥挤,中间靠后摆放着一个老旧的木桌,上面也同样堆满了零售的打火机什么的。

一个二十多岁姑娘百无聊赖的打着哈切坐在木桌旁边的椅子上,姑娘穿着普通的短袖衫,牛仔裤,脚上还套着双拖鞋,皮肤还算白皙,容貌嘛,也就普普通通,双眼皮,多看上几眼也还算耐看,简简单单的扎了个马尾,头发也没做什么打理。

“哎,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姑娘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抱怨着,下意识的看了眼下面,能看到脚背,身材嘛,也就那样了。

她叫张娜,今年二十三了,这家铺子的主人,或者说,半个主人,原本这家铺子的主人在她过来之后,没几个月人就不见了,去哪里了,没说。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姑娘要不出去找个班上,要不就是结婚生子在家带娃,一个人经营一个铺子的情况,真是极为少见了,就算是真的自己给自己弄点活计,也应该是蛋糕店还是花店什么的,也不应该是最最普通的杂货铺。

在这个电商横行的年代,到实体店买东西的人不多了,大部分都是街坊四邻和周边乡镇的人,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在网上买,不仅方便,价格也比在实体店里买的便宜上少许。

“老板啊,有没有大草帽?”一位约莫五十来岁的黝黑汉子带着浓重的口音站在门口喊了声。

张娜指了指货架,上面放着两摞草帽,算是很复古了,一种是黄草编织的,大大的一圈帽檐,上面还用红字印着安全生产字样,嗯,应该是七八十年代农民伯伯最常见的遮阳草帽了,另一种是竹篾编的,有些类似斗笠,算是复古风吧。

汉子往前走了两步,进了铺子,轻吸了口凉气,伸出有些干巴的手拿了顶黄草编的草帽,用力的给自己扇了两下,好像要赶走这烦人的热浪“老板,你这店里真凉快”

张娜撇了一眼,有些懒散的又坐回了椅子上“你手里拿的八块,旁边的十五”

汉子有些迟疑,看样子有些想讲价,又碍于对面站的是个小姑娘,将帽子往头上一卡“就这个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零钱,多是十块二十,连一张红色的都没有,小心的抽了一张五块的,又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摸了两个一块的硬币,再也没找到多的一块了。

有些憨厚的笑了笑,还是递了张十块过去。

张娜看在眼里,没有太多表情,随意的挥了挥手说“算了,七块就七块吧,找钱怪费事的”

汉子眼中露出些许感激,忙不迭的把刚才的零钱重新又拿了出来,咧着嘴“那就谢谢了啊,这姑娘真会做生意,下回还来啊”说着带着新买的帽子,高高兴兴的出了门,有了帽子,似乎外面的天气也没那么热了,一会干完活还能再买个老冰棍。

张娜看着手里的一张五块和两个硬币,随手丢到了木桌中间的抽屉里,探头看了看外面,有些奇怪隔壁的酒馆怎么还没开门,这都快四点了,往常一般都是三点就开门了。

隔壁是一家小酒馆,老板是个帅气又耐看的大叔,有点韩版大叔的感觉,斯斯文文的,看的很舒服,张娜闲着的时候还是挺愿意过去买杯冰啤酒来喝喝的,也是张娜愿意过去聊天的地方,毕竟一个帅气的大叔总比扑克脸的营业员和大爷大妈看的舒服些。

杂货铺是两进的,过了木桌,后面有个单门大小的纱帘,进去之后就能做饭,冰箱厨具样样齐全,真的如果想要喝酒的话,找个小商店就能提上一箱回来,既便宜,又方便。

真要是自己买了回来冻上,那不就看不到隔壁的帅气大叔了吗?多少会有点遗憾呢。

想到这里张娜不禁有些愤愤的跺了跺脚,都怪自己眼皮浅,才会被困在这个杂货铺里,从小成绩一直都是中不溜秋,好歹也上了个三流大学,中学时期父母故去,留下了她独自一人,上到大三,想着勤工俭学,好与社会接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家杂货铺在招人,老板看起来很和善,说是自己一个人平时有时会有事要出去,要招个人帮忙打理。

当时一个月工资开的不高,才一千八,可毕竟工作清闲,张娜想想也就应了下来,前一两个月也确实非常简单,自己不忙的时候过来帮忙看看铺子就行了,有的没的上了两个月,总共加在一起也就上了二十来天。

可老板非但从来没多说过任何话,还按月付足了工资,除了偶尔显得有些神神道道的以外,其他真的是无可挑剔。

直到第三个月,老板跟她说自己要出去一趟,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铺子以后让自己先帮忙看着。

张娜虽然极为不舍这份工作,但还是慌忙推辞,自己还没毕业,没办法每天过来看着铺子,老板神色没变的问她,是不是因为没毕业所以才不能帮忙的。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左右思量了一番,自己也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也就点点头,岂料老板神秘一笑,居然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本毕业证和一张学位证书,惊的张娜说不出话来,难以置信的接过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刚看到还以为这是老板找人做的假证。

老板又慢悠悠的说了句,不信可以去学信网查一下,证书能作假,学信网可做不了,这么久了,学信网信息应该已经更新过了。

不信邪的张娜果断掏出手机一查,自己居然真的已经毕业了,满脑子问号的张娜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愣在原地。

老板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眯眯的走了,走到门口才又丢了句话“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去二楼找找答案”说完也不等张娜再开口,径直出了大门。

等张娜反应过来出门寻找之时,早就不见了老板的踪影,张娜连忙掏出手机拨了过去,电话里传来冰冷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自己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张娜上了二楼,二楼布局十分简单,三个房间,两间卧室,一个客厅,还有个洗手间,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两把钥匙,三本册子和一个信封。

第一本册子不厚,一指左右,有些泛黄,上面写着账本,此时的张娜哪里有心思看什么账本,心里十分不快的打开信封,心中诽谤,都什么年代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说,真不行打电话啊,发个微信也行啊,居然写信。

按下心中的不爽,张娜还是拆开了信封,里面除了一张纸还有三张僵尸片里面专门用来贴僵尸的符咒,张娜捏起一张看了看,撇了撇嘴,想这里该不会闹鬼吧,还留三张符咒在这里。

拿起信纸,里面的字迹极为工整,像是印刷上去的小楷一样,整体看来很是舒适,上面的内容却让张娜没那么舒服。

“小娜,实在是情非得已我才会这么做,现在我手里有一件极为迫切的事情需要去做,这个铺子以后就交给你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说不好,如果回不来了,这个铺子就是你的了,你的工资就是营业收入,你自己看着来就行了”

看到这里,张娜憋着一口气,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样的语气老板应该是极为匆忙的要去做某个事情,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可是应该是有些危险,否则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喜的是老板说了工资就是铺子的营业收入,这两间门面的铺子一个月刨去水电,一个月几千块的盈利还是有的,至于前面半句说的回不来了铺子就是自己的了,张娜可不敢多想,自己也就是个一穷二白的学生党,忽然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她从来没想过,直接就忽略了这句话。

搞什么啊,写的跟委托后事一样,张娜嘟囔着说道。

稍微定了定神,接下来看到的内容比把铺子给自己还要吃惊的事情出来了。

“这不是一间普通的杂货铺,在有缘人的眼中,看到的是为君揽月坊,至于什么是有缘人,你以后就知道了,至少现在你只要知道,看到铺子上面写着为君揽月坊的就是有缘人就行了”

“而我就是为君揽月坊的坊主,你嘛,现在是代坊主,如果我回不来,你的那个代字也能去掉了。别小瞧这个坊主,我们可以代有缘人完成他们的所有心愿,无论是什么心愿都可以,嗯,你想的没错,所有心愿,无论是什么,注意,不是有缘人,切忌利用坊内的资源去帮他实现心愿,切记!”

“至于如何去帮人实现,在我留给你的皇极经世书里夹着的纸上有写,你有空自己去看就是,另外还有一本账本,一本功法,每次帮助别人实现心愿,你都要记录下来,至于那本功法,你有空多练练,可是我专门为你挑选的,长生不老是不可能,强身健体还是绰绰有余的”

“最后就是那三张召唤符,你只要用真火焚起,我就能感应到,能不能回应你还两说,提醒你一下,别用打火机烧,没啥意义,好了,我还有事,挂了”

本来一肚子疑问的张娜,如今变成了浑身都是疑问了,什么是为君揽月坊,什么就能帮有缘人实现任何心愿,有缘人又是谁,还有最后那个挂了是几个意思,你在打电话吗?

“姐姐,姐姐”一声带着童稚的声音将张娜的思绪唤回了现在。

回过神的张娜看着店门口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黄色的短裤和红白相间的短袖衫,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衣服干干净净,在他这个年纪算是难得了,长的虎头虎脑,一双眼睛大而明亮,长大了说不得也是个小鲜肉。

张娜带上笑脸,蹲了下来“小朋友,你要买什么呀”

一开始张娜只以为一个普通小朋友过来买东西,这个年纪应该已经上小学了,帮着家里买东西也算正常,锻炼锻炼。

“我不是来买东西的”小男孩轻吸了一下鼻子,感觉好像有些感冒,这种天气感冒还是挺正常的,外面太热,进了空调房后冷气开的比较低,就很容易感冒。

张娜脸上没有丝毫不耐,依旧蹲着说道“那你是过来干什么的呢?”

“我想问问,你家牌子上面写的为君月另外两个字是什么”带着稚气的声音说出了让张娜无比震惊的话,为君月,另外两个字不就是揽和坊。

只是年纪太小,上学可能还没学到,小孩子觉得好奇,就跑进来问了。

内心震惊,可张娜脸上没有表露任何惊讶的神情,不动声色的起身又问“你是在哪里看到这几个字的啊,是什么颜色?”

小男孩扭头指着门外“就是你家店外面的上面啊,是蓝色的字”

这下确认无疑,这个小男孩就是有缘人了,这不是张娜第一次遇到所谓的有缘人了,比起最开始的慌乱,现在的张娜极为镇定,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再度蹲了下来,用手温柔的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