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影帝极致偏宠,顶流老婆乖乖入局小说(穿越沈听白)全本免费阅读

《影帝极致偏宠,顶流老婆乖乖入局小说(穿越沈听白)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2 21:59 作者:佚名 标签: 沈听白 洛桑 现代言情

【先婚后爱,甜宠+互撩+双洁+势均力敌+娱乐圈+马甲.人间清醒作家女主+狠辣高岭之花影帝男主】 意料之中,洛桑顺水推舟地爬上了沈听白的床 意料之外,洛桑被迫和沈听白隐婚 婚前,两人针锋相对,锱铢必较 大学时候,她截了别人写给他的情书,他就让她单身了一整个大学 …

影帝极致偏宠,顶流老婆乖乖入局小说(穿越沈听白)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影帝极致偏宠,顶流老婆乖乖入局小说(穿越沈听白)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1章 如狼似虎vs饥不择食

精彩节选

我生长在黑暗里,一身泥泞,却仍希望你的一生被鲜花簇拥,被阳光照拂。

——沈听白

灰色的窗帘被晨风吹拂得上下涌动,阳光透过缝隙撕裂了一室黑暗。

躺在床上的女人,长睫轻颤,连带着眼角那颗泪痣都微微动了动,她缓缓睁开眼睛。

浑身仿佛被大卡车碾过的疼痛从四肢百骸袭向脑海,洛桑无意识地‘嘶’了一声。

昨夜热烈纠缠的画面像放电影一般,一帧一帧闪过。

洛桑才真的确定。

她和沈听白……

上了床。

她长吁一口气,向后伸长了手,食指指尖按下了开关。

顿时,一室明亮。

洛桑环顾四周,却不见昨夜那个与她抵死缠绵的男人。

她娟秀的眉峰微微蹙了蹙,嘴角慢慢勾出一丝冷然的笑意。

也是,从小沈听白便跟她势同水火。

昨夜若不是他喝多了酒,恐怕早就将她像扔一坨令人嫌弃的垃圾一样从床上扔下去了。

现在估计酒醒了,发现睡了自己最讨厌的女人,还不知道躲哪里吐去了。

洛桑突然就想起十一二岁的的沈听白。

公子无双,清隽萧肃。

那时她和沈听白的关系没有这般恶劣。

严格算起来,沈听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是沈听白进入洛家的伯乐。

两个人的关系虽然算不得亲密热络,但是在洛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里还是能够保持基本的和谐。

至于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洛桑有些记不清了。

大概是从沈听白喜欢上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洛慕萱之后,他对她便从刻意疏远到针锋相对。

洛桑对沈听白的态度便是,爱屋及乌,可以理解。

但不可原谅。

洛桑从过去抽回思绪。

一想到膈应到沈听白,她便觉得身上的疼痛都轻了一些。

“狗东西找茬来啊,狗东西找茬来啦,狗东西找茬来啦……狗东西找茬来啦……”

洛桑本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上未着寸缕,便只得伸长了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精致的锁骨随着手臂的动作上下微动,锁骨上还印着红紫的吻痕,像是落在雪峰上的冷梅。

洛桑将手机握在手里,利落地按下接听键。

沈之妍的大嗓门跟放炮一样,“桑宝,昨晚怎么不等我?”

洛桑答非所问,“陈佳萱给我酒里下药了,我还喝了。”

沈之妍气急,“下药?陈佳萱那老娘们儿真是活腻了,我这就叫上沈之遇那匹大种马去收拾收拾她。”

洛桑默默的将手机拿远了些,波澜不惊地说:“电话挂了,就马不停蹄去吧。洛家的保镖们也不是很厉害,上个月去找茬儿的人只断了一只手,一条腿。凭你的气势,估计吓都能将他们吓个半死。”

“下次等我气势不这么足了再说,我怕人说我仗势欺人。”沈之妍的声音都低了许多, “你喝了酒,出事没?”

洛桑,“睡了个男人算出事吗?”

沈之妍的言语里不无佩服,随即又调侃道,“桑宝,你是前二十六年铁树不开花,近一年花开满枝桠呀,这次看清男人的长相没,帅不帅?”

洛桑意有所指,“你觉得沈听白帅不帅?”

沈之妍,“沈听白?!”

沈之妍反应过来,恨铁不成钢,“就洛慕萱那个小跟班?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把洛叔叔害得那么惨,你竟然跟他还有联系,现在甚至还升级为负距离的联系,桑宝……你是猪油蒙了心是吧。”

洛桑皱眉,将手机拿远按下扩音,再将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沈听白帅不帅?”

沈之妍,“虽然我很想诋毁他的脸,但他上亿的女粉丝肯定不会轻饶我。我就实话实说了,那狗逼崽子岂止是帅,那张脸根本就是祸国殃民。”

洛桑微微抿唇,“那昨晚就没亏。”

沈之妍有些丧气,“桑宝,你自甘堕落。”

洛桑又恢复了一脸平静,“我没这么色令智昏,诱敌深入而已。”

沈之妍,“诱敌深入?”

洛桑不经意间抬眸,视线里出现了那个她正在和沈之妍谈论的当事人。

沈听白慵懒地倚靠在门框上,下身黑西裤,上身白衬衣。

衬衣的领口扣子解到了第二颗,露出胸前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嘴角斜斜地含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沈之妍,“说话呀,你要诱沈听白那个狗逼崽子深入干嘛?”

沈听白抬了抬下巴,示意洛桑回复沈之妍的话。

洛桑,“你有多少钱都别存着了,还有什么没吃的没玩儿的没买的,赶紧去吃,去玩儿,去买。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沈听白也在。”

按照洛桑对沈听白的了解,沈之妍骂他狗逼崽子,他怎么也得将她跟狗关在一起三天三夜。

然而沈之妍小时候被一条大狼狗追了几条街,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狗。

洛桑看了看被沈之妍飞快挂断的电话,将身上的薄被又往上拉到了脖颈处,抬眸面不改色地直视沈听白,“怎么都不吭声,我们洛家可没有教下人听墙角?”

沈听白敛眉,视线烙在洛桑的脸上。

他提步走近床边,将手中提着的袋子放到床头柜上,随后又俯身下来,双手撑在洛桑的脑袋两侧,薄唇微靠着她的耳畔,“洛大小姐,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的表现够不够深入,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诱我?”

沈听白呼出的灼热气息不断在洛桑的耳畔萦绕,她不由得回忆起昨晚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姿势。

顿时,满面绯红,耳垂滚烫。

而始作俑者偏偏又重新站直了身子,镇定自若地看着她,眼中冷意盎然。

洛桑也随之淡然,“很可惜,你昨天的表现我没怎么感受得到。”

沈听白修长的手指微蜷着,一颗颗解开衬衣的纽扣,露出胸前泛红的抓痕,“没怎么感受得到,洛大小姐还表现得这么如狼似虎,那这演技也可以进娱乐圈了。”

洛桑闻言,背对着沈听白坐起了身,瓷白的背部肌肤上布满了斑驳的青紫色,“倒也是不及沈先生饥不择食。”

沈听白的舌尖抵着右侧的腮帮,眼中暗云滚动,情绪不明。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