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快穿之拨乱反正小说(桃青,木棉一刀)全本免费阅读

《快穿之拨乱反正小说(桃青,木棉一刀)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4 21:54 作者:佚名 标签: 木棉一刀 桃青 现代言情

你是否觉得人生轨迹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夜之间,或一无所有,或众叛亲离,或身败名裂,甚至失去了生命? 你不甘? 你呐喊? 可天道好似就是偏向那些“气运之子”,即使你拥有极高的修炼天赋,极好的家世,极高的智商? 别怕,我来了! 我会替讨回公道,拿回属于你的人生

快穿之拨乱反正小说(桃青,木棉一刀)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之拨乱反正小说(桃青,木棉一刀)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2章 被拐女儿的逆袭 2

崔秀的拐卖就和这几个人有直接关系。

崔秀无意间撞见梦嫂和父亲的**,她六神无主,又怕母亲知道后接受不了,伤心,她只能找崔莉商量对策,可惜了,对方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没想到,崔莉早就知道了一切。

之后伙同肖凯华,将崔秀迷晕,拍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视频威胁崔秀,可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昏迷的崔秀被人贩子截胡了。

桃青严重怀疑,崔莉作为近亲的产物,脑子真不太好,属于长了一脑子草的傻叉。

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怎么就被一个认识没多久的男人洗脑,毁了妹妹的一生。

之后没有一点愧疚,相反地,还心安理得的享受原身的母爱。

“不要打我,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敢了…妈妈,爸爸,救我…”

桃青连忙翻身坐起,将崔秀抱在怀里,压下心中的怒意,轻声安慰:“秀秀,别怕,妈妈在,妈妈在。”

崔秀睁开眼,看见是桃青,才发现是做了噩梦,呼了口气。

“妈妈”崔秀小心翼翼的叫了声桃青。

桃青心里泛起酸痛,原来刚才秀秀不说话,口腔里能看见的地方,没有一颗牙齿,眼泪有点儿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崔秀有点儿慌,她起身笨拙的用有些扭曲的右手擦掉母亲脸上的眼泪,可看到自己黝黑又满是冻疮的手,又收了回来。

母亲的脸那么娇嫩,她会划伤的。

桃青一把抓住崔秀缩回去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笑着说:“秀秀,妈妈开心,我终于可以抱着你了。”

崔秀黯淡的目光瞬间有了光。

多年在那个地方惨无人道的折磨,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不然,今天即使回来,也是一个丧失神志,疯了的崔秀,或者说,是一具尸体。

父亲和姐姐、姐夫目光,带着嫌弃和疏离,他们在笑,可她能感受到,他们不欢迎自己,他们嫌弃她破坏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幸好还有母亲。

如果连母亲都嫌弃,她千辛万苦,吃尽苦头,回来的意义是什么?

伤痕累累,继续活着,又是在坚持什么?

幸好…

崔秀一把抱住桃青,放声大哭,仿佛要将这么多年的苦难,终于有了发泄口。

桃青只是安静的抱着三生,手就像小时候哄崔秀睡觉那样,轻轻的有节奏的拍着。

这孩子太苦了,太需要发泄出来,不然,闷在心里,她真的怕她将受伤的心封闭。

崔秀将多年的委屈和无助化作泪水,流出来后,那颗四分五裂的心脏,好似有了一根丝线,将破碎的他们缝合起来。

“妈妈,我想洗澡!”崔秀皱着眉头闻了闻全身,有些窘迫的说道。

桃青将崔秀带进浴室,本想帮助她,可崔秀拒绝了,她脸色有一瞬的自卑以及一些莫名的情绪。

“秀秀,你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天底下没有嫌弃女儿的母亲。”桃青用温柔却又坚定的声音说道。

崔秀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下来。

桃青帮助崔秀的洗澡的过程中,那颗心是窒息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压制住心里奔涌而出的怒火。

将崔秀安顿好以后,桃青下楼就看见崔莉满脸焦急的给崔文兵说:“爸,我和肖凯的意思是,秀秀看起来精神不太稳定,要不要联系精神病院?”

崔莉一想到刚才母亲的维护她就迫不及待的想将秀秀送出去,都消失了那么多年,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打破这美好的时光?

“是啊,刚才看她的样子,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那就这么办!”崔父靠在沙发上,作出深思熟虑,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

“我不同意”桃青边走边说。

几人同时看向桃青的方向。

“秀秀现在最需要的是家人的怀抱和支持,而不是将她推出去。”

接着,桃青直逼崔父说道:“你是医生,而且是赫赫有名的眼科专家,你就没看见自己女儿的眼睛的伤?还是觉得秀秀那空荡荡的一只袖子你无所谓?”

“还有你,我记得你曾经可是非常喜欢你妹妹一头黑藻般的头发,你刚才看见你妹妹那稀疏的头发,甚至有些地方秃了,结痂了,你没看见?”

桃青又看向一边的肖凯华,见他一副伤心愁眉的样子,惺惺作态,懒得说,亲生父亲和姐姐尚且如此,何必去在乎一个外人呢?

崔莉从来都没想过,一向温柔体贴的母亲,事事以父亲为主的母亲,会朝着他们发火。

崔莉看了眼脸色铁青的父亲,连忙说道:“妈,你误会了,父亲每日上班那么忙,难免会有些累,顾及不到,我和凯华每日也要上班,我们是觉得你一个人照顾妹妹,太吃力。”

“是吗?我的好女儿,我不仅要伺候你这个巨婴的吃喝拉撒,我还要每天照顾你丈夫,你的婆婆,以前你怎么不说我这个当妈的累?

如今,我照顾我那可怜的女儿,你就迫不及待的将她送出去?”

桃青作为一名母亲,绝对不会答应,将女儿送进精神病院,那个地方别说是有病的人,正常人进去,都得疯。

她上一世可没少看,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在卖主家过的可是猪狗不如的生活,即使不问秀秀,也从她的穿着和身体上看出,她受的苦,绝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秀秀的确要就医,是去医院,她的身体需要做全身的检查。”

崔父眯着眼睛,半天没有说话。

崔莉说道:“妈,街坊邻居可都看着呢!还有,你让爸爸在医院还怎么抬得起头?”

桃青:“???”

所以呢?

崔莉懒得和这个脑子畸形的近亲产物论长短,直接看向崔父。

崔父看了看手表,目光冷凝的说道:“下午还有个会,我先走了。”

“慢着,你今晚必须回家。”

崔父没有回应,只留给桃青一个背影。

刚才没仔细看,这会儿崔父站起来,这么一看,突然可以解释原身为什么会对这个家付出毫无怨言,对崔父死心塌地,真是一个成熟又有魅力的老男人啊!

桃青甩了甩脑子里奇怪的想法,她本身不是花痴,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果然,道行不够,受原身影响太重。

“妈,我和凯华先上楼了。”

“嗯,趁这会儿你们闲着,就将你妹妹的房间腾出来。”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