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快穿:让你们谈恋爱,谈死算了小说(小说姜若水)全本免费阅读

《快穿:让你们谈恋爱,谈死算了小说(小说姜若水)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5 21:54 作者:佚名 标签: 姜玉 现代言情 若水

【快穿+报效国家+女强+反派大佬+救赎+虐渣+无敌+马甲】 若水,时空管理局,前·反派分局的头号大魔王 阴差阳错下,身受重伤,以至于神魂不稳、肉体泯灭 为了修复灵魂创伤,重塑一具完美肉身 反派专业户若水,不得不放弃退休计划 开始接取各种救赎任务——拯救凄惨原主…

快穿:让你们谈恋爱,谈死算了小说(小说姜若水)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让你们谈恋爱,谈死算了小说(小说姜若水)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一章 青梅枯萎 1

精彩节选

若水有意识的瞬间,这具身体有一半已经悬空,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快看!医院楼顶边,是不是站了一个人?”

“穿着病号服,身边怎么也没个人照顾?”

“啧~想活的偏偏活不了多久了,不想活的寿数长到跳楼呐!”

街边停驻的行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她淡定的收回那只迈向空气的脚,心情大起大落。

反派光环加身的她,简直倒霉透顶了。

若不是,退休途中,突逢意外,被一块坠落的神秘陨石砸到。

若水这个前·反派专业户,这会儿怕是已经过上了美滋滋的退休生活。

可惜啊!却因意外,落得个魂魄不稳、肉体泯灭。

急需大量功德金光,巩固魂魄,并重新兑换一具完美的肉身。

迫不得已之下,这位前任反派专业户,现在不得不重新出来接取各种救赎任务 。

此次救赎任务的任务人,名叫姜玉。

若是问姜玉:

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的概率有多少?

姜玉用一生填写的答卷是——零。

若水回到病房,完全无视了另外两个病友八卦的眼神。

索性躺到病床上,闭目装睡,做出一副谢绝交流的样子。

很快意识便陷入了原主这短暂的一生,最意难平的那段回忆里。

瞬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由自主的坠落而下。

似是身体还残留着,姜玉卑微而又绝望的情绪。

……

“张总,您说的这几件事,我都提前一个月,加班加点的做好了,不会耽搁到大家的工作进度的。”

姜玉神情疲惫的向张总,展示了做好的文件。

“小姜啊,你也知道这个月公司上上下下都忙的团团转。”

“由于总部领导,亲自来巡查咱们这儿,大家都打起万分精神,来应对这次检查,包括我在内,都尽量不在这个时间点请假。”

张总游刃有余的打着太极。

“不是我这个人不讲人情,这事儿要是放在平时,我何曾因为这点小事儿为难过你们哪个?”

坐在办公桌上的若水听到这话,十分恼怒的拍桌子,可惜没发出任何声音。

她恨不能替姜玉问问这个老秃驴,你也说了是小事儿了,怎么还抓着“这点小事儿”不放?

姜玉这丫头都加班加点的,提前完成工作量了,这个老秃驴怎么还搁这儿推辞。

哪个长的眼睛的,看不出来这丫头现在有多累?

“张总说的是,是我不识好歹。”

“只是,我确实有很重要的私事,必须请假回家,否则,我平时也不会拿小事儿打扰您。”

姜玉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站在办公桌前,温和的应答。

“哎!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我张某人虐待了你似的。”

“罢了,罢了,最多给你十天假期,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

张总于心不忍,只好松了口。

姜玉此时精疲力尽的状态,任是石头看了都要裂开一条缝儿。

张总虽老练于世故,却还没有磨去作为人该有的基本属性。

若水心道:老秃驴说了半天,这才算是说了句人话。

那就不折腾他了,不然她可是出了名的眦目必报。

姜玉闻言,脸上终于绽开了,一个诚心诚意的笑容。

“谢谢张总!那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

说完姜玉脚步轻快的走向门口。

“等一下!”

姜玉开门的手停顿,转身疑惑的眼神看向张总。

“小姜啊,你也不要怪我多嘴,感情不顺利不算啥,小姑娘还是要保重身体才好。”

聪明绝“顶”的张总,苦口婆心的劝诫姜玉。

说罢,调转椅背,抬起手摆了摆,示意姜玉可以走了。

要不是姜玉和他女儿同龄,他这样的人精才不会多这个嘴。

前些天他看短视频,无意刷到了姜玉男朋友,和另一个女人的结婚照。

他误会,姜玉这个月不要命的加班,是为情所伤。

再三推阻姜玉请假,也是怕她想不开。

至少公司人多热闹,总比一个人乱想好啊!

虽然若水用上帝视角,也看不到张总此刻的想法。

不过,就冲张总这老父亲般的担忧。

她也决定,再不叫张总“老秃驴”了。

姜玉听完张总的叮嘱,带着一脸的迷茫回到办公室。

开始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

“小玉,你男朋友真有福气,居然能追到你这么个温柔贤惠的大美女!”

“谁说不是呢?小玉啊,为了见男朋友,这些天可是就差在公司打地铺了。”

“恨不为男呐!要是我对象也能为了见我一面,连着加班,我早答应嫁他了。”

此刻姜玉只恨不能生出翅膀,早点飞回去。

任由同事们调笑着。

他们也都知道姜玉这次的假期,获得的很不容易。

收拾好桌面后。

姜玉眼睛瞪的圆圆的,佯装凶狠的横了一眼其他人。

才快步离开,一刻也不做停留。

迫不及待的赶往机场,飞向心上人所在的S市。

眼睁睁的看着姜玉这傻丫头,披着累月的疲倦,神情明媚的奔向那即将发生的悲剧。

若水多希望自己能强大到,可以改变记忆中发生的事。

可惜!不论她此刻多么希望,都只是希望罢了。

她是一个前·职业反派。

这并不意味着她一定是个三观扭曲,道德败坏的坏人。

很多时候立场是天然的,同一件事,在不同立场看,正邪截然相反。

成王败寇而已!

若水的失败,很多人都清楚。

如若不是天道金手指不停的发给天命之子,谁是反派还不一定呢!

……

S市,教堂的白鸽纷纷飞向天空,好似受到了惊吓。

途经此处的游人驻足观看,却仿佛看到了冉冉升起的希望。

教堂内,满脸慈祥的神父正庄严的宣读着神圣的誓词。

“新郎,请你以爱的名义宣誓,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你都愿意和她终生相伴,永远不离不弃,爱她、珍惜她,直到天长地久。”

“我宣誓: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爱你、忠诚于你。无论你贫困、患病或是残疾,直至死亡。”

宣誓的内容柔和了李寒霜锋利的眉眼。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萧疏雨——他日思夜想的人。

此刻,他沉浸在美梦成真的喜悦中。

浑然不知,遥远的高空中,有个身心疲惫的女人,恨不得打太阳赶来见他。

萧疏雨唇角挂着喜气洋洋的笑意,低下头的刹那,笑意消失不见。

动作缓慢中带着几分迟疑,轻轻的把婚戒套在李寒霜右手的无名指上。

两人相互戴上戒指。

萧疏雨才重新挂上招牌式的笑颜,牵起李寒霜的手,望向台下,接受众人的祝福。

一切都犹如戏文中唱的那样深情、刻骨铭心。

无意看见萧疏雨破绽的花童,却是个什么也看不懂的。

沉浸在喜悦中的李寒霜,携着萧疏雨一路来到提前定好的酒店。

站在门口迎接客人。

“哟~瞧这小两口,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啊!”

“小李啊,几年不见,阿姨都快认不出你了,还是你有能耐啊!房子、车子、还有媳妇儿,短短几年就都齐全了。”

“还是小李有出息啊!比我家那个臭小子强多了。”

“疏雨,结了婚,就要定下心来,往后要和小李好好过日子。”……

参加婚宴的客人,祝福的话语不要钱的撒向新人。

直砸的两个新人,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大喜的日子,新人必须全程笑脸相迎。

一整天忙下来,两人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

“寒霜哥哥,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许辜负我的一片真心哦~”

才进门,萧疏雨好似没了骨头,依偎在李寒霜的怀中撒娇。

李寒霜伸手揽着爱人光滑细腻的肩头,下巴轻轻的研磨着她的秀发。

这动作比魔法还灵,硬生生靠爱发电,满血复活。

细碎的吻,顷刻间全涌向了萧疏雨。

顺势裹挟着她走向了满室春光。

……

此刻,姜玉才下了飞机,又辗转了几次地铁,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门口。

站在门外,她神情温婉的猜想着,李寒霜知道好消息之后,震惊、激动和欣喜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悄无声息的回家,给李寒霜准备了一个惊喜。

她不知道,李寒霜也给她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作为局外人的若水,太清楚室内正在发生着什么。

她想:姜玉这小丫头看到后,该会有多么绝望!

毫无所知的姜玉,猜想罢,莞尔一笑!

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客厅灯还亮着,望了一眼厨房,没人。

没等她出声,询问李寒霜要不要来点儿宵夜。

耳边却听到若隐若现的暧昧声,从卧室方向传来。

这房子的钥匙,只有她和李寒霜有!

姜玉神情激愤,快步过去,右手颤抖着打开卧室门。

散落了一地的婚纱,婚礼喜庆的装饰,无一不在刺痛着姜玉的眼。

“萧疏雨,你个贱人,你不做小三活不下去吗?”

悲愤的姜玉冲到床边,在李寒霜震惊到失语的片刻。

扑过去抓住了萧疏雨的头发,狠狠的把裹着被子的萧疏雨扯下床,顺势骑坐到她的身上,狂扇耳光。

像极了一出静默的话剧。

若水看的直呼:小丫头真霸气!早该如此了。

姜玉劈头盖脸的打了五六下之后。

回过神儿的李寒霜,怒火中烧的冲过来。

率先伸手抓住姜玉的胳膊后,冲着她吼道。

“姜玉你干什么?你怎么敢打疏雨?”

气急败坏之下,他一巴掌扇的姜玉仰面砸向地板。

“嘭”的一声。

倒在地上的姜玉,感觉眼皮似有千斤重,闭了眼便陷入昏迷。

独余一滴泪水,后知后觉的滑入鬓角。

时刻关注着姜玉的若水,轻飘飘的跪坐到姜玉身前。

伸出双手用尽力气,也无法触碰到姜玉。

眼睁睁的看着姜玉躺在地上,下身涌出大量的鲜血,无人理会。

重复几次后,若水停止了徒劳无益的动作。

起身看向化身恩爱鸳鸯的萧李二人。

她满目阴鸷似化成实质,拳头紧握,下定决心要让这两人,一辈子生不如死。

毫无所觉的李寒霜,不知自己被一尊煞神盯上了,只顾着心疼身旁一丝不挂、哭成泪人儿的萧疏雨。

双手并用,搀扶她站起来。

眼见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没个消停。

转身拾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披上。

抬手轻柔的抚摸着萧疏雨的面颊,特意放柔声音询问她,“还疼不疼?”

“寒霜哥哥,姜玉这个坏女人好过分!”

“你可一定要帮我教训她!她打的我好痛啊!寒霜哥哥,要是连你也不帮我了,那我会伤心的死掉的。”萧疏雨半遮半掩的身躯,紧密的贴在李寒霜身上,动摇着李寒霜的理智。

这副色迷心窍的丑态,全都落在了若水的眼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姜玉的情况越来越差。

若水心中的大火,也越烧越旺!

两人又亲热了半天,才消除火气。

萧疏雨不经意间看到,李寒霜身后的地板上,蜿蜒流淌着的鲜血。

瞬时,她尖锐的指甲抓疼了李寒霜。

李寒霜看见娇妻神色惊恐,视线落在他身后。

他连忙转过身,一把抱住萧疏雨,轻声安抚好她。

视线才移到地面,印入眼帘的是地面上鲜红刺目的血迹。

顺着血迹望过去,却是从姜玉的下身蔓延开的。

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刹那间,变得苍白无力。

惊的他身形不稳,踉跄倒退几步,跌倒在地。

若水冷哼一声!

亲手扼杀了自己唯一的孩子。

李寒霜!你后悔的日子还在后头!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