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满级医妃沉迷搞事业,太子慌了!小说(钟遥,苟步礼)全本免费阅读

《满级医妃沉迷搞事业,太子慌了!小说(钟遥,苟步礼)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7 21:57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苟步礼 钟遥

【医妃+学霸+1v1+搞笑轻松+轻悬疑】 现代高智商学霸钟遥一经穿越,便暴躁掀翻棺材板,“诈尸”诈到了当朝检察官苟步礼的面前 苟步礼:哪来的无知村女?又泼辣又邋遢! 只见钟遥一面治病救人、妙手回春,一面验尸解剖、让死人开口 身为洁癖的苟步礼如获至宝:这位全能女…

满级医妃沉迷搞事业,太子慌了!小说(钟遥,苟步礼)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满级医妃沉迷搞事业,太子慌了!小说(钟遥,苟步礼)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3章 狠起来直接喊妈

循着钟遥指向的方向,苟步礼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俩男人身上。

只见两人每人手里还捧着半个西瓜,一被指认,瞬间慌了神。

一村民道:“遥娘子,你是不是弄错了?熊大和熊二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老实!”

老实?

钟遥心中冷哼:在她棺材板上种瓜的时候可一点儿都不老实!老实人不背这锅!

两兄弟装傻到底。

熊大不服道:“钟遥小娘子,你为何要恶意中伤?我们与你素无怨仇!”

熊二委屈道:“当初你家搭茅草屋,我们兄弟还出了不少力呢!你怎么恩将仇报呢?正好官老爷在此,还请青天大老爷为草民作证啊!”

钟遥无视两人的红白脸对唱,只是捡起一截绳索。

“提刑,我有证据!”她将绳索递给苟步礼,“他们担心活埋时民女反抗,遂用绳索绑住了民女的手脚。提刑请仔细看绳索上的打结方式,这种结叫做渔人结,只有渡口工人才会使用这种绑结。”

苟步礼仔细查看了片刻,正如钟遥所言。

“这绳索是渡口常用的白棕麻,普通人家里大都使用的是线麻。”苟步礼星目带火光,直射两兄弟,“你们二人裤脚沾有湿泥,虎口磨有老茧,在渡口做工有不少年头了吧?”

熊大支支吾吾,“官爷,这……这绳结也未必只有我们两兄弟会打,作为证据是不是草率了?”

钟遥轻笑道:“苟提刑,这两人傻了吧唧的,恐怕只是个帮人埋尸的喽啰。若如此,定收了不少好处,您登门查验一番必会有收获!”

她一早便看到熊大脖子上的金链条,熊二手上的翡翠扳指;且明明是做苦工的,腰间竟然还挂着金银丝绣成的荷包。一副暴发户做派!

叶念儿突然想到什么,“对,熊家刚翻修了宅子,可富贵了!就你们那点儿工钱,怎么可能翻新的那么好?还有熊大,刚刚讨了个邻村村花做老婆,就他这长相……”

言尽于此,字字珠玑。

钟遥欣喜地看向叶念儿:这闺蜜,能处!有事她真说啊!

熊大抵赖道:“我们有家底不行吗!这冷面青天判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

钟遥“咚”地一声跪倒在苟步礼脚下,“苟提刑一查便知这二人的勾当,还请提刑为民女和地下这些惨死的姐妹讨回公道!”

苟步礼阴着脸,缓缓开口,“先押下去,徐忐,去柴房里好好审审这两人,还有所谓的‘黑阎王’!”

“是!”

徐忐一手拎一人,魁梧的熊大、熊二,竟被他像小鸡一样拎走了。

陈知县瘫倒在地,冷面青天的名号无人不知,连死人在他面前都得吐出东西,更何况是熊家那俩窝囊废。

紧要关头,还是自保要紧!

他猛地在地上磕头,“是下官无能,竟然听信了熊家两兄弟的谎话,以为他们抓到了‘黑阎王’,但其他的事下官确实不知情啊!”

“本官还没下定论,陈知县倒是先给自己定了罪!”苟步礼挪步逼近他,“你可知朝廷为何命我捉拿‘黑阎王’?”

“自然是……苟提刑断案如神、嫉恶如仇……为为为……为了保百姓安宁……”陈知县吓得结结巴巴。

苟步礼:“‘黑阎王’害了文安县主。”

陈知县只觉五雷轰顶,他眼神呆滞,“文安……县主被……?”

苟步礼压着嗓子,贴在陈知县耳边。

“昭王誓要将害他女儿的凶手五马分尸,若是被他知晓,你上赶着找人给‘黑阎王’顶罪,你猜,昭王会不会把你也五、马、分、尸?”

一字一句落在陈知县耳朵里,他完全失了神。

本以为‘黑阎王’不过是个江洋采花贼,随便杀几个女孩当受害者,再找个人替‘黑阎王’顶罪,既得了捉拿凶徒的美名,又能从中获不少好处。

没想到这倒成了桩要命的买卖!

苟步礼见陈知县吓傻,闷哼一声。

他看向徐忑,徐忑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徐忑:“开棺!”

钟遥这才有工夫仔细端详苟步礼的样貌。见他貌比潘安,颜如宋玉,又三言两语地把陈知县吓尿,不禁感慨道:“这四品包子还挺帅的!”

换做从前的钟遥,见了苟提刑定是头都不敢抬,现如今竟伶牙俐齿,八面玲珑。

叶念儿纳闷地看着钟遥,“遥妹妹,你……怎么好似变了个人?是不是那些歹人对你……”

“此事说来话长!”脑海里出现原主和叶念儿相知相伴的画面,不禁有些动容,她拉住叶念儿的手,“我没事。只是地下的那些姐妹太可怜了,竟被如此糟践……”

似乎不管何年何月,女人总会沦为男人把玩的物件和交锋中的牺牲品。

没本事的男人靠伤害女子获得成就感,稍有头脑的男人则踩着女人飞黄腾达,有权有势的男人更是将女子当做证明自己的谈资……

看着被打开的一口口棺材,钟遥眼前雾气弥漫。

她曾是全球顶尖院校的博士,不仅拥有医学、金融、心理学、管理学等多专业学位,还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白富美。

她见过世间大美,也深知人世无常。

可她魂穿的这具躯体,战战兢兢一生,却饱受磨难,即使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钟遥暗暗握紧拳,既来之则安之,她要带着原主的记忆有尊严的活下去!

正当她雄心壮志之时,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从远处传来。

“你这不要脸的新妇!怎能留我儿一人在下面!”

一个驼背老媪拄着拐,却步伐矫健地冲向钟遥。

钟遥猜到此人便该是她“对象”的母亲。

“遥妹妹,这是罗立的母亲,罗老太太!”叶念儿紧皱眉头,很是嫌恶她的样子,“他们是邻村的,听说祖上有人做官,留了不少家财,所以总盛气凌人的。”

也难怪。给儿子配冥婚花费的,可不比活人娶亲少。没点儿家底,陈知县这些人也不会接这桩生意。

钟遥:“她家‘小萝莉’死多久了?”

“啊?”叶念儿先是一愣,接着柔声道:“三四年了吧。前些日子她儿弱冠,罗家竟然还张罗了一场加冠礼,现在还要讨媳妇配冥婚!呸!”

钟遥被叶念儿的模样逗笑,她走上前。

本还想尽后辈之礼,但罗老太太扬起拐杖指着钟遥破口大骂:“你这杀千刀的新妇!我为了立儿把罗家积蓄都搭进去了,你竟然背叛我儿!果真是无父无母的贱蹄子!”

钟遥深吸一口气,眼中含泪,大吼一声:

“母亲——”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