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女尊:咸鱼大佬在娇养残疾小夫郎小说(池簏,温熙白)全本免费阅读

《女尊:咸鱼大佬在娇养残疾小夫郎小说(池簏,温熙白)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8 21:58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池簏 温熙白

【玄学+种田+躲灾】 【咸鱼大佬vs御蛇小夫郎】 穿越成家暴妻主,醒来就听见三个男人密谋如何活埋她现场,沈簏转身就跑——说好的女尊呢! 开局俊俏残疾小夫郎就拿放了料的白粥,温顺如小绵羊哄她喝! 骄纵不失礼貌亲哥,时时刻刻想着如何活埋她! 温柔似水亲爹,逮到机会…

女尊:咸鱼大佬在娇养残疾小夫郎小说(池簏,温熙白)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女尊:咸鱼大佬在娇养残疾小夫郎小说(池簏,温熙白)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4章 小腰怪细的

刘颂语和刘翠山想上前阻拦,结果被几个女人拳打脚踢干趴在地,她们虽是庄稼人,有一身力气,可也不是这帮天天动拳头之人的对手!

“你放手!”温熙白同宋旺家拉锯着拐杖,力气不是她人的对手,小脸憋气到盛红。

宋旺家邪笑,故意挑逗。“小郎君,我要是松手可就伤到你了,乖乖跟我走,保你吃香喝辣,别跟沈二那个窝囊废了,瞧那不懂怜惜的把你打的。”

说着就要伸出手摸那张哪怕伤痕累累,依旧动人的面容。

温熙白面上划过厌恶,眼眶都气红了,在他不知所措,就要被人占便宜之时,一道矫健身影从眼前闪过。

宋旺家像道抛物线般,被赶回来的沈麓一脚踢翻,狠狠摔进泥泞里,溅起一片屎黄色泥巴。

沈麓拾起落在地上的拐杖,捏着衣袖蹭掉沾在手柄位置上的黄泥,单手递给已经傻眼的温熙白。

“给,没事吧。”

双唇微张的温熙白恍过神来,像是看到了洪水猛兽,发自心底深处的恐惧,身体下意识的怯懦、惊怕,足下无措踉跄后退。

比起那六个嚣张跋扈的女人,他更怕跟前这个长得比男人还要好看的女人!

一见到她,脑中就会闪现各种被拳打脚踢的画面。

硬气也打,求饶也打,怎么做都被打!

比活在深渊里还要痛苦!

沈麓一时看不懂温熙白的惧怕,只见他要跌泥巴里,及时伸手环住他腰。

掌下触感温热,一阵清新皂角香混着太阳的味道扑鼻而来。

小腰怪细的。

这是沈麓脑中的第一个想法,意识到自己想偏后,她耳朵一热。

怀里的人瑟瑟发抖,气都快喘不上,眼睛红得跟小兔子似的,明明眼里都是惊悚、厌恶、抗拒,他透白脸上却极其努力扬起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你、你回来啦……”

气若游丝的语气,好像在说,下一秒我能晕给你看。

脑中闪过原主对小绵羊般的小少年重拳出击碎片,沈麓为避免将人吓晕,尽量温和着脸。

“别怕,我以后不会揍你了。”

话落,只见少年的脸更加苍白,没指望一两句话能够扭转在少年心中的形象,她把拐杖塞他手里,将人扶稳才松开手。

啃了几口泥巴的宋旺家被几个姐们扶起来,见到是沈麓,她鼻子险些气歪。

“沈二,你敢打我!”

不认识女人,沈麓双手抱臂。

“欺负小孩,打的就是你。”

站在她身后的温熙白怔松了一下,盯着女人挺直背影,他讥讽扯动唇角。

宋旺家从怀里摸出借据,“他爹的,快点还钱,一千两,加上你刚才踹我的这一脚和我几个姐们的辛苦费,一共三千两!”

沈麓看都不看一眼那鬼画符的借据,“没钱,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自行离开,二我打到你们离开为止。”

钱不是她欠的,再说了,记忆碎片里没有这一回事,她更加不能认。

万一原主是被人坑了呢!

欠钱的比讨债的还要嚣张,宋旺家没想到还有人竟是比她无赖个十倍。

扬声招呼姐妹们,“他爷爷的,打,给我打死她,带走她家四个男人抵债!”

几个女人面色不善的上前,江知远泪流满面地冲出来挡在沈麓跟前。

“不、不要伤害我女儿,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嘴上虽埋怨这个事事无成,到处惹事生非的女儿,可心里还是不忍见这畜生被人打死!

沈枫彦咳得停不下来,见到这一幕,一股热血涌上喉间。

到了这个时候,爹爹还在护着那畜生!

沈麓看着她的便宜爹,心里顿时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在几个女人要碰到江知远时,她把人拉开,脚下生风,活灵活现,一脚一个把几个女人踢进泥巴里,力道之大,仅仅一招就让几人再也站不起来,东倒西歪趴在泥里痛苦哀嚎。

宋旺家见五人都不是一人的对手,正要偷摸溜走。

眼尖的沈麓脚一跨,拦住她去路,手一伸。“拿来!”

适才还嚣张跋扈的宋旺家神气不起来了,谄媚的咧出一口黄牙。“麓姐,有话好好说,斯文人不动手,您老想要什么?”

沈麓横眉,“装什么蒜,借据拿来。”

宋旺家不愿意给,可见几个姐妹趴在地上哀嚎连连爬不起来,她心里怕得紧,双手颤抖的奉上借据。

沈麓展开借据一看,一目扫清大致内容,她笑了,手背不轻不重拍着宋旺家出油的脸。

“不错嘛,你倒是会赚钱,两个铜板才小半个月就翻成一千两。”

想来这货是仗着人多才来坑原主的。

宋旺家哭着脸可怜道:“麓姐,世道不好,姐妹们都饿着肚子,小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沈麓当着她面,把白纸黑字的借据撕个粉碎,而后在宋旺家痛心又害怕目光之下,脱下那只破了一个洞,露出一个脚趾头,沾满屎黄色泥巴的酸臭鞋子递了过去。

“这鞋子跟了我几个年头,值几个钱,拿走,当还你债,剩下的钱用来给你姐们治疗治疗,我下脚重了点。”

拿了她的东西,就当一切抵清了,她这人向来不爱欠账。

宋旺家:“……”

如果够硬气的话,她真想像以前一样张嘴破口大骂。

‘你他爹的一个破鞋子送给乞丐都不要!’

可是她不够硬气,胆子更是不行,尤其是知道沈麓有两把刷子后。

谁能想到一个被酒掏空身子,一天到晚只会偷鸡摸狗,烂赌,揍家里男人的无用女人会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厉害!

“你不收下我的鞋,是嫌少吗?”沈麓渐渐拉下脸,恐吓十足。

宋旺家的心肝抖了抖,憋着气双手接过臭烘烘,堪比泔水的臭破鞋子。

还了债,沈麓一脸轻松地摆摆手。“行了,你们可以滚了,下次不要再被我见到。”

一听到可以走,宋旺家与几个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姐妹狂奔好一段距离后,宋旺家将手中的臭鞋朝沈麓脑门丢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