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江荔有安小说(江荔,蔺屿安)全本免费阅读

《江荔有安小说(江荔,蔺屿安)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29 21:59 作者:佚名 标签: 江荔 现代言情 蔺屿安

【老牛吃嫩草+爱吃醋的冤种总裁+执着追爱+互撩】   有着像野草一样旺盛生命的江荔,同时拥有支离破碎的生活   而大她七岁的蔺屿安,富有,却孤独如北方冬日的夜风   这是潇洒女律师和霸道年轻总裁的故事   江荔问,“蔺总,您是不是喜欢我?”   “你喊我屿安再…

江荔有安小说(江荔,蔺屿安)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江荔有安小说(江荔,蔺屿安)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5章 冠冕堂皇的理由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蔺屿安是黑着脸进的办公室的。

蔺屿安的工作秘书悄悄问他的生活秘书,“蔺总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早上我给蔺总找领带的时候,只是慢了一点,被骂惨了,说我上班不带脑子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我的天,这么可怕,那我今天得当心点,不然下一个被骂哭的就是我。”

蔺屿安能开心得起来吗?昨晚和苏彦青喝完大酒,睡不着,情不自禁想去江荔住的地方看看。

看她房间的灯还亮着,蔺屿安就在楼下车里坐着,想着坐一会就走。

谁知道,齐淮这小子来了。

两个人在楼下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不说,最可气的是:江荔那丫头竟然说蔺屿安只是她的客户。

客户,只是客户。

太伤人了!

蔺屿安当时就想下车,站在两人中间,把话给挑明了。

也当场问问江荔,我们有了肌肤之亲的人,难道只是客户关系?

这谁能气得过?

可是江荔那性子,像是一匹难以驯服的小野马,要是真下去质问了,她能一句话就给你噎回来。

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所以结果就是蔺屿安今天早上了还在生闷气,助理买进来的咖啡和三明治都凉了,蔺屿安也没动过。

站在32楼的落地窗前,举目望去,不远处就是江水入海口,滚着泥沙的浑浊江水和蓝色的海水中间,有一条肉眼可见的分界线。

蔺屿安拨通了一个神秘电话。

“帮我查两个人。”

“您说。”

“齐淮,江荔。我要他们的所有资料,还有,查一查他们俩为什么分手。”

“蔺总,这两人是您商业上竞争对手吗?”

“不是,一个是我情敌,一个是我喜欢的女人。”

电话那头的男人瞠目结舌,这是蔺屿安第一次让他查公司以外的人和事。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冷面阎王有喜欢的人这回事。

“好的,收到。”

“两个要求,一,保密,你知我知。二,事情要做的不露声色。”

“明白,蔺总。”

挂断电话,蔺屿安有点想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父亲从小言传身教,教给他的理性和克制,在此刻荡然无存。

他是万亿市值矿业巨头的掌门人,怎么会为一个小丫头片子,动辄情深。

江荔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冲到桑晚柠的办公室,先把这个叛徒打一顿才能解气。

桑晚柠还没来上班,江荔扑了个空。

电话拨过去,“桑律师,九点了年的工位还没人,敬业在哪里?良心在哪里?”

桑晚柠还没说话呢,就听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这么早来电话?几点了?”

如果江荔的耳朵没问题,那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陆鸣。

火上浇油,纯粹是火上浇油!

“桑晚柠!立刻滚回来上班。”江荔怒了。

不是江荔不支持桑晚柠谈恋爱,实在是陆鸣不靠谱。大学四年,桑晚柠一心向陆鸣这个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江荔和齐淮都恋爱又分手了,陆鸣都没有给桑晚柠一个名分。

也就只有桑晚柠这个恋爱脑会执迷不悟。

现在还搞到床上去了,这不是闹着玩呢吗?

要不是陆鸣是在齐淮家里的公司上班,江荔肯定要冲到他单位去,大骂渣男。

十点的时候,桑晚柠“姗姗来迟”,气色不错。

讨好般得把江荔拉出了办公室,江荔也开始了炮火攻击,“桑晚柠,你看看身边的女律师,哪个像你这么不开窍,把感情浪费在没有反馈的爱情上。”

“有反馈,有反馈。”桑晚柠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什么反馈,滚床单是反馈?”

“我昨晚问过陆鸣了,问我们是什么关系?情人还是朋友,他说我是他女朋友。”桑晚柠像是个吃到胡萝卜就把脸上写满开心的小兔子。

江荔倒是有点意外,这两人读书到毕业一年都是桑晚柠死缠烂打,陆鸣高冷不承认的状态,怎么最近进展这么神速?

确定了恋爱关系,还玩到了床上去。

江荔有点不信,狐疑地看着桑晚柠。

作为桑晚柠这个头铁恋爱脑的好闺蜜,那江荔就是娘家人,能不好好把关吗?

就靠桑晚柠自己,那被陆鸣卖了都得帮着数钱呢。

桑晚柠看出了江荔的疑虑,“陆鸣说了,今晚请你吃饭,算是我们两个确定关系的宣告仪式。”

“那我一定去。”

下午的时候,蔺屿安来律所了,把快五十岁的主任整得手足无措的,又是端茶又是添水的。

是啊,哪家律所不想把这尊大佛伺候好了,涉及到大宗商品买卖的合同,合同标的都是需要拿手指头划着数有几个零的。

只是拿一点他们公司的合同纠纷案子出来做,主任就可以把大奔换成保时捷了。

蔺屿安语气随意,“我是路过,顺便上来看看,我公司那几个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

主任也很意外,这么大公司的老板,还来亲自过问几个小案子?

这种事一般都是律所直接和法务部对接,公司的法务总监都见不上几面。

今天,这**爷送上门,那不得上赶着表现起来?

主任亲自上场汇报起案件进展。

蔺屿安听完点点头,也没有过多发表意见。只是丢下一句,“以后案子有新进展了,让江律师到我办公室汇报。”

团队的所有律师目光都盯在了江荔身上。

什么叫“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江荔是体会到了。

真是要了命了,这爷是想干嘛?

江荔还想力挽狂澜,“蔺总,我们平常都是和您的法务部对接的……”

江荔的话还没说完,蔺屿安就先发制人了,“江律师是觉得我不懂法,还是不懂合同?不愿意向我汇报?”

主任都吓死了,两根本来就不多的头发,在一场座谈会下来,肉眼可见得因为出油,变得更稀疏了。

“没有,没有,蔺总,小江不是那个意思,您日理万机的,她主要是担心去和您亲自汇报,耽误您工作。”主任赶紧打圆场。

“不会,我们国家倡导依法治国,我们企业也倡导依法治企,所以,合规和纠纷方面的工作,我最近想抓一抓。”

嗯,很冠冕堂皇的理由。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