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小说(喻锦歌,简南州)全本免费阅读

《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小说(喻锦歌,简南州)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7-31 21:55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喻锦歌 简南州

理财黑洞喻锦歌与表弟赵君雁在兜风途中出车祸 喻锦歌重生在大骊被废黜流放的落魄公主身上,还激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 于是大骊出现了几个怪人:不想当皇帝只想经商的皇子,被迫种田的公主,热衷搞基建的将军,痴迷衣服设计的相府千金及给大骊饮食行业带来严重内卷的平民 喻锦…

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小说(喻锦歌,简南州)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小说(喻锦歌,简南州)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9章 经商鬼才

这两日据赵君雁反映,武大郎烧饼在珑西城颇受欢迎,这使他的信心愈加膨胀,扬言要做大骊烧饼第一人,喻锦歌对他施以言语上的鼓励之后毫不留情地收走了他的利润。

“这是发展资金,你看看。”面对赵君雁的蠢蠢欲动的拳头,喻锦歌塞给他一张纸,这两日喻锦歌除了对作坊作出安排之外,还对自己和赵君雁作出的未来作出规划。

赵君雁接过来看,越看脸越黑:“第一,赵君雁一年之内赚到十万两,买宅子,喻锦歌混吃混喝等死。第二,赵君雁第二年赚到五十万两,喻锦歌混吃混喝等死。第三,赵君雁第三年努力赚到一百万两,喻锦歌混吃混喝等死。”

“喻锦歌!你给我解释一下。”赵君雁笑的和蔼可亲。

“错了,这张才是,您老瞧瞧。”喻锦歌心虚地换下他手中的计划表。。

“赵君雁和喻锦歌在一年之买下一座酒楼。详细计划如下……你想要开酒楼?”赵君雁一脸疑惑。

“我寻思着这两日你的烧饼卖的不错,大骊的吃食种类又简单的很,我们又有九王爷这座靠山,我们开座酒楼卷死他们。”

赵君雁低头看手中的纸张状似无意道:“你九皇兄可不简单。”

喻锦歌收起桌上的纸,她苍白的脸在昏黄的灯光里明明灭灭:“皇室的人哪有简单的。”

“你明白就好,可别什么都傻乎乎的。”对于自己的手艺,赵君雁很有信心,他转移话题,“你说的开酒楼我觉得可行。”

第二日,赵君雁照例独自出摊去了,喻锦歌约了喻成之在作坊里碰头商量作坊的事情,刚出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刘氏叫住了。

“小喻要出门啊。”

喻锦歌点点头:“婶子找我有事?”

刘氏笑道:“今儿婶子要做凉面,你回头上婶子家尝尝。”

喻锦歌客气笑道:“今日事情多怕是不得空呢,先谢过婶子了。”

刘氏赶紧道:“今日不得空,明日婶子也做,明儿上婶子家去吃,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不给喻锦歌开口的机会便走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发,傻子才上你家去。”喻锦歌嘀咕地往外走。走到巷口时,碰上了李寡妇家五岁的女儿马小莲。

她兴高采烈地拉住喻锦歌:“喻姐姐喻姐姐你看,娘亲给我做的新衣服好不好看?”

小姑娘一身崭新的衣裳,衣服上面的针脚细密又整齐,两个麻花辫上绑着红头绳,看着干净秀气。

喻锦歌蹲下来捏捏她的脸笑道:“我们的小莲儿真好看。”

小莲儿开心得“咯咯咯”地笑。

李寡妇平日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今日同小莲儿说了许久话却没见着她出来,便问小莲儿:“你娘今儿不在家吗?”

小莲儿答道:“娘亲今日去街上卖手帕了,只有小莲儿在家。”

“那小莲儿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呀,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哦。”

小姑娘乖巧地点头。又同她玩了一会后便朝作坊去了。

喻锦歌到作坊时喻成之还未见人影,她在作坊走了一圈,临近午时,喻成之才姗姗来迟。

喻成之门都没进,只在门口对喻锦歌喊话:“小歌儿你全权负责就行了,为兄相信你,为兄还有事先走一步。”

喻锦歌想揍人,但对方是骑着马走的她追不上。

盘活作坊的第一步是将仓库堆积的布匹处理掉。

低价处理是个好办法,但是这样就亏肿了,作为老抠搜的她绝对不会采用降价大甩卖这种方法。

喻成之除了将作坊丢给她外,一同丢给她的还有两间位置不错的铺子,正好在珑西第一布庄斜对面,周围人流很大,按理说随便做个什么生意都会盈利,但喻锦歌看账本时发现账面亏的厉害,直到她去过铺子之后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两间铺子所在的街道卖的都是首饰,布匹,吃食等,而喻成之的店铺卖的是草编的蚂蚱!两间店铺,整整齐齐插着一排排各式各样的蚂蚱!

喻锦歌问他为什么想要卖蚂蚱,喻成之回答她:“有一天我同二皇兄出门,见有个老伯卖草编蚂蚱,周围围着一群小孩,我寻思着这个这么受欢迎肯定能赚钱。”

喻锦歌:“……你名下的商铺该不会全是卖蚂蚱吧?”

喻成之:“正是。”

经商鬼才,不亏才怪!

喻锦歌崩溃地将所有的蚂蚱处理了,整改成一间卖布匹一间卖成衣。

云岫作坊中的众人多少都会针线活,众人聚在院子中。

“为了让作坊度过难关,我们要在酷夏来临前赶制一批衣裳、背包,将仓库堆积的布匹处理掉,等熬过了这阵子,就给大家涨工钱!”

这里的人似乎还没认识到背包这种东西,平日装东西都是用方形的布块包裹,喻锦歌决定做些斜挎包,上面绣些刺绣花样来搭配衣服卖。

“老李头负责打版裁剪,绣娘们负责给衣裳和背包绣花,其余人对老李头裁剪好的布料进行缝制,赵姐负责刺绣这边的事宜,张婶负责制衣组的工作,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

“没有意见!”听到涨工钱,众人顿时干劲十足。作坊顿时陷入如火如荼的劳作当中。

第二天,喻锦歌从作坊回来准备进门时,守了许久的刘氏喊住她。

“小喻呀,今日婶做了好吃的,上婶家去吃饭。”

差点忘了这回事,喻锦歌停下脚步,直白道:“刘婶,不用拐来拐去,你有事就直说吧。”

刘氏悻悻道:“听闻赵兄弟的生意极好,婶这几日见他都是独自出门卖吃食,想着你们应该是忙不过来,我娘家有个侄子正好有空,婶喊他过来帮衬帮衬你们,工钱也不多要,一个月五两银子就行。”

平常人在城里帮工一个月撑破天也就六七百文,这刘氏一开口就要五两,脸咋那么大呢。

喻锦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笑道:“这事不归我管,刘婶你回头问问我弟吧。”

刘氏点头:“那行,赶明儿婶带婶家大侄子去问他。”

晚上喻锦歌把这事跟赵君雁一转述,赵君雁“呸”一声,道:“她想屁吃呢!”

天气越来越热,院子里的西瓜圆滚滚的躺在地里,估摸着再过半个月就要成熟,辣椒枝头长满了小辣椒,第一棵青椒已经熟透,喻锦歌将辣椒籽剥下来晒干留作种子。

因与喻成之有合作,十斤干辣椒剩下的种子种到了他城南荒山下的庄子里,如今也长势喜人。

随着天气愈加炎热,赵君雁的烧饼生意受到了影响,且市面上开始出现山寨版的武大郎烧饼,看着满院的辣椒,他开始琢磨着换个生意。

喻锦歌整日奔波在作坊和两个商铺之间,在西瓜成熟的前一天,云岫作坊赶制的衣服终于完成,商铺也装修完毕,堆积的布匹要开始清仓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