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花前倒小说(贺林晚,卫氏)全本免费阅读

《花前倒小说(贺林晚,卫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06 21:55 作者:佚名 标签: 卫眠儿 古代言情 贺书林

卫眠儿再次见到贺书林时,他仍是那般冷冷清清的,像天上断情绝爱的神仙 若硬要说他与过去有何不同,大概就只是看她的眼神起了些变化 时而令她心里发毛,时而令她小鹿乱撞 —— 贺书林年少时便做出决定,这辈子不娶妻不生子,孑然一身 京中虽有娇花无数,却无一朵能入得他心间…

花前倒小说(贺林晚,卫氏)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花前倒小说(贺林晚,卫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1章 离家出走

精彩节选

卫眠儿刚满十六岁那日,尚未来得及决定去哪里吃一顿好的,就被她师父从被窝里拎了出来,然后一脚踹下山去。

“为师能教的都已经教完,你也该回京陪伴父母了。”

这是她师父的原话。

没有往年的礼物和新衣,亦没有美酒佳肴,卫眠儿可怜兮兮地背着小包袱,独自一人回到京城家中。

回家第一日,母亲郑氏喜出望外,从早到晚围着女儿转个不停,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回家第二日,对女儿大马金刀的坐姿,郑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温和地提出要注意仪态。

回家第三日,听说院墙被女儿给一脚踹塌,郑氏严厉地进行了批评,并于当晚亲自上阵,踏上了漫长的教导之路。

见母亲一夜之间似是换了个人,卫眠儿的心里甚是苦闷。

她七岁时被送去停云镇,在山上学了九年的功夫,虽然未曾在江湖上蹦跶,但好歹也算半个江湖人。

如今不能逍遥自在倒也罢了,毕竟自家爹爹还在宫里当差,行事低调点总是没错的。可整日被碍手碍脚的衣裙束缚,学习那些让人头疼的繁文缛礼,又属实憋屈。

明明就是那堵院墙砌得不牢固,连她三成的力都承不住,却害得她每日练功像窃贼般偷偷摸摸,生怕被她母亲发现。

卫眠儿咬牙忍耐了几日,实在是有些忍不下去了。

于是在得知母亲打算带她出去应酬,还要给她相看未来夫婿时,她当即决定背上小包袱,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是以,夜半三更时,打更人才刚离去没多久,太医院院判卫火驰家的外墙上,就出现了一道身影。

初七的月儿半轮圆,又得一缕薄云遮月,很是适合干些偷跑逃窜之事。

卫眠儿扭头看了眼自家不大的宅院,见没有异动,很是满意地回过头,轻轻松松往下跳去,悄然无声地落在地面上。

接下来只要躲过巡夜的卫军们,再顺利地翻出城墙,她就可以不受约束到处跑了。

走出巷口后,卫眠儿本来是打算往北边拐的,却没有立刻迈开步子。

她不由自主勾起的嘴角回到了原位,眼神瞬间变得警惕起来,并且直直地向着斜对面望过去,掂了掂手里刚从地上捡来的小石子。

此时此刻斜对面的街道旁,两名男子高坐马背,也朝卫眠儿这边望过来。

卫眠儿不知他们是何时到这的,她稍微估摸了一下,少说得有半炷香的时间了。否则街上有马蹄声传来,她不可能听不到,更不可能贸然走出巷子。

这两匹马真可谓是训练有素,卫眠儿不禁在心中感叹。

看着跟睡着了一样,不动也不叫唤,甚至连一个响鼻都不打,难怪她没有察觉到。

三人二马皆比之前更为沉默,显然谁也没有料到会在此撞见。

加之今夜的月光不够亮,大家互相又看不清面容,难以分辨是敌是友,气氛一时之间稍显凝重。

“你是……”略靠后的那名男子率先开口。

卫眠儿听着是个陌生人,且对方的声音不小,语气中还带着一点莫名其妙的兴奋劲儿。她生怕从对方口中冒出一句“何方小贼”,惊动周围以及家里的人,当即弹出手中的小石子。

石子小是小,力度却很大,这男子登时没有了言语,只倒吸了一口凉气,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左肩。

一阵酸麻巨痛向他袭来,同时袭来的还有背脊上的一阵凉意。

他自诩能力还算出众,再是夜里视物不清,两人相距仅六七丈,他也不至于看不见对方的动作。可是这一次,他竟真的连对方的动作都没有看见,就被准确地击中了。

若适才石子对准的是他的脖颈,完全不知危险逼近的他,岂不是要当场丧命?

见一招制敌,卫眠儿把视线对准另一名男子。

从刚撞见时她就察觉到,他似乎一直都在看着她,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可奇怪的是,他丝毫没有出手阻止她的意思,此时也没有要与她打上一架的打算。

“北玄门的兵士向来机警,今夜又是周强校尉值守,他耳目甚灵且轻功极佳,以姑娘的身手若想摆脱,只怕也要费上一番功夫。”

他竟还主动提点她,并且体贴地压低了声音。

卫眠儿一时间有些茫然。

这人的声音很好听,语调也格外的柔和。即便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疏离感,却也像炎炎夏日中,冒着凉气的山泉水。不仅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反而还生出几分亲近来。

她虽然看不太清他的脸,但能肯定他绝对是面带微笑。

卫眠儿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人,她左手攥紧小包袱,右手抓紧小石子,犹豫着是该退回巷子里,还是换一个方向继续走。

见她不知如何接招,带着些警惕又有点相信的模样,男子轻笑出声。

他没有靠近,只依旧压低了声音。

“东正门一侧是皇家林苑,进出皆是宫里的人,守卫相对松散一些。你可以从那里离开,沿着林苑外围朝北边走,一般不会遇上什么麻烦。”

卫眠儿听到这番话,彻底被他给整懵了。

怎么连逃跑路线都替她想好了?他又为何如此笃定她一定会朝北边走?

脑袋里霎时充满了疑惑,卫眠儿却没空理清头绪,只想赶紧离开京城,于是她最终就只跟对方说了两个字。

“谢谢。”

少女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江南香甜的糕点。

若非刚才见她出手便是杀招,不管是谁都会以为,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姑娘。

“你放心,我是绝不会害你的。”

男子不再多做停留,对被伤到肩膀之人说了声走后,便头也不回地骑着马奔向内城。

他这一声走也冒着凉气,却如同冬日的冰窖,瞬间冻得受伤之人忘了疼痛,急匆匆地追了上去。

“他为何说不会害我?莫非他知道我是谁?”卫眠儿后知后觉地嘟囔着:“可我怎得不认识他?”

踌躇片刻后,她决定跟随自己的直觉,相信那男子说的话。

避开卫军来到东边,守卫果真比想象中松散,卫眠儿很是顺利地翻出了城墙。

待走远了些,她驻足回望都城。

希望下次回京,能有机会再遇到那个人,认真地跟他道声谢。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