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和大佬领证后我红了小说(贺兰钧喜欢阿九)全本免费阅读

《和大佬领证后我红了小说(贺兰钧喜欢阿九)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07 21:56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秦九 贺兰妡

贺兰妡在娱乐圈跑了N个龙套角色却依然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在万般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帮家族渡过难关,她跟传闻中的大佬达成一笔交易可最后竟然发现,大佬竟是她粉丝?

和大佬领证后我红了小说(贺兰钧喜欢阿九)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和大佬领证后我红了小说(贺兰钧喜欢阿九)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1章 结婚

精彩节选

贺兰妡捏紧了手中的红色小本, 紧绷的身体让她看起来更加不安。

她结婚了,没有婚礼,没有家人祝福,没有任何仪式感。贺兰妡就这样跟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结婚了。

“贺兰家已经没事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听起来极具安全感,落在贺兰妡耳中却犹如惊雷。

贺兰妡压下心中的恐惧,强装镇定的回答道:“我知道了,谢谢秦总。”

眼前出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心朝上,像是要取些什么。贺兰妡抿了抿唇,一时拿不准身边的男人想要什么。就在她准备把自己的手放上去的时候,男人终于开了金口:“结婚证。”

“啊?好的。”

贺兰妡迟疑了一瞬,还是把自己的那本结婚证交给了秦九。她心想,顺着他就好了。

“你作为演员,这东西对你影响不好。”秦九扫了眼贺兰妡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又说道:“戒指也不要戴了,摘下来我替你保管。”

贺兰妡听话的摘下戒指,把它放进盒子里交给秦九。秦九有一点没说错,她作为演员,无论名气如何,结婚都是一件大事。如果有丑闻,还会连累了秦九。更何况她现在只是个跑龙套的十八线小演员,要是让人知道她结婚了,更加没人敢用她,未知因素太多……

后知后觉,贺兰妡发现秦九竟然是在向自己解释。

“秦总,谢谢您。”

贺兰妡除了谢谢,再也找不到其他话可以说,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给不了。

秦九淡淡的“嗯”了一声,“回家了。”

车辆距离民政局越来越远,贺兰妡已经不能从后视镜看到“婚姻登记处”几个字了。

贺兰妡也曾对自己的爱情生活憧憬过,她会和爱人手牵手出入民政局,然后在双方亲朋好友的见证祝福下共同迈进婚姻的殿堂,再一起过着平淡而知足的生活……

可现实给了贺兰妡一记重击,她家的贺兰集团近乎面临破产,就她跑龙套挣的那一点钱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万般无奈下她找到了秦九。

纵使秦九开出的条件有一百万个不合理,贺兰妡都不敢拒绝,因为她也想帮家里做点什么,因为只有秦九可以帮贺兰家,因为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关于秦九的信息,外界知之甚少。贺兰妡也只是知道秦九是一个不好惹的大人物。大到像她不能得罪导演一样去让秦九不开心。得罪了导演,或许只是在娱乐圈出不了头,可若是惹恼了秦九呢?贺兰妡不敢想。

飘落的树叶踏着清风肆意洒脱,怀揣梦想的人们带着希望奔赴未来,就连毫无生机的路标因为给迷茫的人指路而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意义。

贺兰妡觉得自己被禁锢住了,她看不到未来,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她不再是自己,她是别人的了……

车辆缓缓停下,窗外的风景越看越熟悉,贺兰妡这才回过神来:“我家?”

“收拾行李,搬去我那里。”秦九一边说着,一边下了车,贺兰妡见状连忙跟上。

贺兰妡是和自己的助理越绯绯合租这间房,她此刻并不知道越绯绯有没有在家,可秦九这架势很明显是要跟自己一起上去。

“那个秦总……要不您在车里等我,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贺兰妡的语气有些慌乱,“我住七楼呢,又没有电梯,累着你可怎么办。”

“没那么娇贵。”秦九停下脚步,落后贺兰妡两步的距离,“带路吧。”

贺兰妡:“好的……”

出租楼的楼梯由水泥修建而成,墙面有着很多细微的划痕,有些地方的表皮也已经开始剥落。正值仲夏,无法被阳光沐浴的角落里还能发现蟑螂的踪影。

爬了几年的七层楼,贺兰妡的体力却不见增长,不一会就流着汗气喘吁吁。反观秦九,呼吸平稳,光滑洁净的额头上也只出了一层薄汗。

钥匙**锁孔,贺兰妡的手微微扭动,只听“咔”的一声门就开了。她心想,完了……越绯绯在家里。正想着该怎么去帮秦九编个身份,却听到秦九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好。”

越绯绯听到开门声,在沙发上转躺为坐,朝着门口的方向说:“妡姐,隔壁邻居说今天超市打折,我们去逛逛呗!”

“我就不去了,有事要忙。”贺兰妡一进门就感受到刺骨的凉意,她抬头看了眼空调的温度:“跟你说了多少次,空调温度不要开这么低,不仅会感冒还浪费电。”

“我怕热嘛。”虽然嘴上这样说着,越绯绯还是将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

“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体质,跟火炉子一样。”贺兰妡进了自己的房间挑挑拣拣,她准备先把重要的东西搬过去,剩下的再慢慢来。

“所以冬天我可以让你抱着取暖呀。”越绯绯倚在门边上,看着贺兰妡收拾东西,“妡姐,你收拾行李做什么?”

“我一个朋友新买的房子比较偏僻,她害怕,让我过去陪她住一段时间。”

“那既然这样的话,妡姐,我能不能睡你的房间啊?我总觉得你的床软一些。”

“可以。”贺兰妡庆幸越绯绯没有继续追问,她不擅长说谎,被一通逼问就会现出原形。

贺兰妡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尚有余地。她跟越绯绯说了点独居的注意事项才做了告别。

秦九正在回复助理发来的消息,看到贺兰妡出来之后,手下打字动作一顿,回复了一条“晚点再说”的语音。

秦九看着贺兰妡那只孤零零的行李箱,眉头不禁皱了皱:“没有了?”

“我东西少,一个箱子够装了。”

秦九忘记从哪里听来的,说是女孩子的行李一车都装不完。他又打量一会了贺兰妡的行李箱,最终还是“嗯”了一声,自顾自的从贺兰妡的手里接过箱子下楼了。

虽然箱子不重,但贺兰妡还是被吓了一跳。她没想过秦九会有这一举动。贺兰妡站在原地恍惚了一会,回过神来才急忙要去跟上秦九的身影。

刚下楼,贺兰妡就收到越绯绯的消息。

越绯绯:[图片]

越绯绯:妡姐,你朋友单单看背影都很有气质啊!我馋!

配图是一张秦九的背影照,看角度,应该是在贺兰妡房间的窗户旁拍的。

照片里的秦九西装革履,身姿挺拔,手上提着一个格格不入的粉色行李箱。或许是拍照人的技术好,又或许是被拍的人实在太优秀。贺兰妡竟然看着那张照片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秦九第一次看到贺兰妡露出这样的笑容,没有任何表演痕迹,也没有面对自己时的那种拘束感。贺兰妡的笑不再牵强,她是发自内心的自由的笑。

“妡妡。”秦九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秦九的声音不算大,却足以在贺兰妡心里激起千层浪。她不好意思的朝秦九笑了笑,随后极其不自然的上了车。

贺兰妡心想自己应该是疯了,仅仅就是一个背影,她居然看着迷了!可回过神来想想,秦九喊自己的时候,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一路无言,两人极有默契的没有去提上车前的事,贺兰妡一方面觉得羞愧,另一方面是因为秦九不开口,她也不知道该找个什么由头打开话匣子。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秦九家里的装修风格都是贺兰妡喜欢的。极简主义的色彩和线条勾勒出来的房子看起来却不失大气。

最让贺兰妡感到奇怪的是,这房子虽然大,但却只有一间卧室。可秦九像是早有准备,卧室里除了日常生活用品外,居然没有一件他自己的私人物品。

贺兰妡有些拘谨,手中的行李箱箱杆不知道该不该放下。

“卧室有什么问题吗?”秦九看出贺兰妡的不自在,只当她是不喜欢,“卧室的装修风格你不喜欢的话,我设计几套方案出来,你看中哪一套,我再让人过来改。”

“不是的。不是不喜欢。”贺兰妡连忙否认,握紧箱杆的手愈发紧了。

贺兰妡不确定卧室是不是秦九有意让出来的,正当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秦九像是发现了她的窘迫,及时打破了尴尬。

“卧室我很少用,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公司,不常在家里。所以你……”秦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照顾好自己。”

秦九的回答让贺兰妡心下一松,她庆幸不用每天都面对秦九。

贺兰妡想,或许她要这样过一辈子了。

就像秦九说的那样,他不常在家。房子里一点烟火气都没有。明明是炎暑,却可以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寒气。

不过不在家也有不在家的好处,贺兰妡通告少,很多活都是自己找来的。平日里闲下来也没什么事可以做。

贺兰妡不喜欢做饭,厨艺却说不上差。在冰箱少有的食材里,她简单做了一碗网站鸡蛋面当做晚餐。

正纠结应该放几人份的面条时,手机传来一声短信提示音。

秦总:公司有事,晚上不回去了。

贺兰妡马上回复了一句好的。她突然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也挺好的。

贺兰妡吃饭的时候喜欢一边追电视剧一边看,兴许是没有“主人”的概念,现在的她端正的坐在餐桌前,像是一位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拘谨,看到来电人后,贺兰妡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接起电话,心虚的喊了一句:“哥。”

电话那头的贺兰允欲言又止,他舒了一口气,用还算平静的语气说道:“妡妡,你做了什么?”

贺兰妡夹起面条的动作一顿,她知道贺兰允问的是什么,却还是装傻道:“哥,你在说什么啊?我这几天都有通告的。”

“装不知道?咱们家跟悦兰集团签合约的事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贺兰允直言直语,说到最后竟然有点生气。

“什么集团什么合约啊?哥你在说什么?”

“还不明白啊?那我换个问题吧。昨天,你是不是回家了?”

贺兰妡一口否认:“我没有。”

“那为什么家里的户口本不见了?”

“我……”贺兰妡还想否认,可既然贺兰允问的出来,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

“妡妡,你拿户口本去做什么?”

“我去注册结婚了。”贺兰妡握着手机的手猛的一紧。

电话那头的贺兰允生怕自己听错,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注册结婚?”

“是,我去注册结婚了。对象是悦兰集团的秦总。”贺兰妡没做隐瞒,说完之后,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

看着地上被自己摔碎的玻璃杯,贺兰允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怒声吼道:“贺兰妡!”

从贺兰妡记事起,自己的哥哥从来没有连名带姓喊过自己。贺兰妡知道他生气了。

“哥,你跟爸妈一直都很宠爱我,嫂子也对我很好。可是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想为家里做点什么。贺兰家有困难我不能袖手旁观啊!”

“妡妡你听我说,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选这种最极端的方式。”

“可这是最快速也最有效的办法不是吗?”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直到贺兰妡以为是信号不好的时候,他才又听到贺兰允的声音,只是那声音相对比之前,沧桑了许多,“能离吗?”

“可以,不过要等十年。我跟他签了合同,婚期满十年之后我才可以提出离婚。”

“这样也不算太差,爸妈那边我先瞒着。你先把你签的合同发一份给我。”

“好,谢谢哥。”

不得不说秦九考虑的很周到,纸质版和电子版的合同他都准备了。贺兰妡找到电子版的发到了贺兰允的邮箱。她正想着说一声发送成功,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看完合同的贺兰允很困惑,合同没有问题,里面的条约也很合理,甚至对于乙方的贺兰妡来说这份合同极其友好。比如说做某一件事的时候,如果乙方不同意,甲方不能强制实施。再比如说,乙方有权利向甲方提出任何要求,附加说明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且不包括离婚。

贺兰允回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妹妹,对方很快接通了:“妡妡,合同内容你看过了没有?”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妡妡?”

又隔了一会,贺兰允才从手机里听到一段陌生的男声:“贺兰总,你好。”

贺兰允脸上一僵,反应过来是谁之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秦总。如果我没打错的话,这是我妹妹的手机。”

“她去洗澡了。”

“……”

贺兰允咬牙切齿:“秦总,妡妡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合同我也让她给我看过了,秦总不会毁约吧?”

“时间会证明一切。”

“那我就拭目……”贺兰允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嘟嘟嘟”的声音。他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自觉的皱起眉。

其实秦九没别的意思,他就是不小心按到了。贺兰妡身穿一袭粉色睡衣站在秦九面前,手里的手机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那个……你哥的电话。我怕他有急事找你,所以就私自帮你接了,抱歉……”

“没事。”贺兰妡看秦九的样子,总觉得他比自己还要慌乱。

“您怎么回来了?”贺兰妡刚问完就觉得不妥,立马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忘记留晚饭了,您如果没吃过的话,我去做点东西。”

“我吃过了,回来拿点东西,一会就走。”秦九指了指桌面上的文件夹。

“嗯,好。”贺兰妡看着被秦九握在手里的手机,犹豫半晌还是说道:“秦总,我的手机,可以还给我了吗?”

“啊?抱歉……”秦九放下手机,又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来掩饰自己的不堪。

至少在秦九自己看来,他愚蠢的不可救药。

“我回公司了。”

贺兰妡回了一个“好”字,又觉得这样太敷衍了,斟酌再三又补了一句,“晚上视线不好,您开车小心。”

秦九很少会自己开车,他甚至很少出行。他的行动轨迹不是个秘密,助理洛海在他出门的时候总会问一句需不需要找人跟随。但贺兰妡没必要知道这些。

“晚安。”

突然回家的秦九让贺兰妡无从适应,秦九跟她说了两次抱歉,还解释了为什么会回家,这明明是秦九自己的家,根本不需要解释。

秦九甚至还跟她说了晚安。贺兰妡还没来得及回复秦九一句,偌大的房子又只剩她一个人。

手机又传来叮叮叮的响声,打破了沉寂。

贺兰允还是不放心,连发了几条信息让贺兰妡多多注意。

合同我看过了,没什么漏洞。

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他作为甲方,好像除了和你的十年之约,他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他如果违约了,你可以起诉他。

你有没有看过合同?

贺兰妡看到最后一条短信的时候,原本准备回复的信息在大脑里放空消失。

那份合同她看过了,准确的来说,是秦九一条一条读给她听的。

合同里有一条内容是乙方不同意某一件事的情况下,甲方不可以强制实施。贺兰妡对此“咦”了一声,谁知秦九以为她不懂,特地打了个比方。

秦九说:“如果你不喜欢我出差,我可以公司家里两点一线。或许还会有某些应酬,我也可以不参加。我知道你不会提无理的要求,但你的要求我都会满足。”

贺兰妡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秦九是一个奇怪的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