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神帝修罗小说(陆凡,奶味的话梅糖)全本免费阅读

《神帝修罗小说(陆凡,奶味的话梅糖)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0 21:55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奶味的话梅糖 陆凡

千年前十大巅峰神帝一同前往上古战场寻获突破秘法,为抢夺陆凡的上古神器,九人一同出手,不得神器就誓不罢休,最后陆凡以一敌九,自知不敌转而带着神器冲向上古法阵!陨落其中,千年后重生到一个受尽欺辱的废物身上,利用前世造诣帝神诀,逆天崛起,从此踏上一段震惊大陆的惊世之…

神帝修罗小说(陆凡,奶味的话梅糖)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神帝修罗小说(陆凡,奶味的话梅糖)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一章 陆凡重生

精彩节选

陆凡昏昏沉沉,仿佛置身于一片无边的旷野。

他踉跄着前行,不知身在何处。

我…这是怎么了?陆凡犹自记得自己与九大巅峰神帝前往上古战场寻找突破神境的锲机。

也可能是命运的安排,一柄剑被陆凡所得。

九大神帝觉得应该众人一同分享,被陆凡拒绝。惨遭九人强势抢夺。

虽夺得上古神器。

但可惜,想要带着上古神器遁离上古战场,却误打误撞闯进了上古法阵,触发阵法之力。

最后陆凡力竭而亡。

我竟然没有死去?陆凡抬眼一望,满目都是刺目的冰凌。

冰冷岩壁上伸出一条条以寒冰铸就的锁链化作封闭的空间,再加上如同实质般的冷雾,别说一个武脉断绝的废物,哪怕一个火气旺盛的壮年陆凡眼瞳骤然收缩,他神色骇然,几乎不能自持。陆凡发出一声怒喝,要以无上伟力破除这些虚妄,让一切幻境都无所遁形。

可是,任凭他如何施展,仿佛身体中能够弹指碎星的力量没有任何回应,他用力的捏紧拳头,三千年苦修而来的修为竟然刹那间无影无踪。力量消失了。

“这…不是幻境。”陆凡的脸色狂变,眸中晦暗难明。

他曾站在上界之巅,与九大巅峰神帝统称十大巅峰神帝,俯览芸芸众生。

陆凡自然知晓,无论幻境之中的场景多么惟妙惟肖,也绝对不可能将他万年苦修得来的修为一同抹去。

短短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已经转过千百个念头,浮现出无数种可能。

“老天爷当真待我陆凡不薄啊。”“没想到我陆凡竟然重生了。”

任凭你们机关算尽又如何?任你们不惜崩碎一方世界又能怎么样?

我陆凡还是逃过了必杀之劫,迎来了新生。”

“这一世,我注定要将你等抓在手中,你们几个老匹夫洗干净狗头,等着我。”

陆凡口中呢喃,眼眸低垂。

只是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闪亮,他眼波一荡,仿若无垠夜空中熠熠生辉的万古星辰。

良久。

陆凡收回目光,发出一声叹息“既然我重生为你,那么我就带着你去看我曾经的荣耀”

记忆中,这一世也是坎坎坷坷,

他的手中下意识的抚在左眼的地方。那里本应该有一道深入刻骨的伤痕,几乎洞穿了眉心。

陆凡看着记忆清楚记得,他在六岁那年因武脉断绝被小人算计,妄图偷盗赵家三品宝丹却不想被当场抓住。

陆家人面上无光,视为耻辱,陆家二长老当场发难想要将他杀死,却不想父亲陆霸州铁枪为骨,傲骨铮铮,甘愿低下高傲的头颅代其受过。

他陆凡虽然侥幸逃得一条性命,但眉间却被赵家人辟出一刀,砍在眉心。

不过眼下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道再长,路再远,也不必急于一时,这急不来,如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陆凡正想着。

哗啦啦。

冰牢沉重的铁门被推开,锈迹斑斑的齿轮发出宛如磨牙一般嘶哑的声音。

“谁!”陆凡一皱,猛然转身,便见到冰牢沉重的铁门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奴正狼狈的朝着他冲了过来。

他定睛一看,眼中的冷意霎时间无踪。“张老,你怎么来了?”陆凡淡笑道。

这老奴叫张臻,是他们这一房的管家。

听说早年的时候张臻本来是父亲陆霸州执马扬鞭的马童,后来年龄大了就在父亲这一支做了管家。

在叶家里,陆凡因为武脉断绝受尽了冷眼,但对陆凡一直很好,视如己出。

两人虽是主仆,但在陆凡心中,张臻是自己长辈,为数不多的亲人。

“少爷,你可是吓死老奴了。少爷,你本来就犯下大错,怎么又去触赵家的眉头?老爷求了家主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允许老奴到冰牢里看看少爷。冰牢严寒,你身子骨自小就弱,怎么能受得了这种苦。”

“诺,这是老爷千辛万苦为你求来的生生丹,你快快服下,省得冻坏了生机。”

张老见到锁在陆凡身上的寒冰锁链,顿时心疼道。

他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递给陆凡,视若珍宝。“张老,我没事。”陆凡一笑,却不忍心拒绝张老的好意。

生生丹,三品灵丹。服用丹药者能够保持生机不灭。

丹药有十品,每品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丹的区别。

三品,在陆凡看来,这样品阶的丹药实在登不上台面。

但是在风雪城这种偏居一隅的小城中,连区区五品的宝丹都被视为一族至宝,三品灵丹放眼大天朝虽说不高,但恐怕父亲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求到。

陆凡伸手接过丹药,他刚想开口,眉头却皱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张老的手臂上竟然有一大片一片淤青,而他身上的衣服更是脏乱不堪。陆凡与张老相处十余年,对于自家的管家一直以来都极重礼节,对礼法从来都是一板一眼,从不懈怠。

“张老,你这伤怎么弄的?”陆凡皱眉道。

“没,没事,是老奴自己不小心。”

谁知,他话音说出来,张老面色猛地一变。

他慌乱的将胳膊上的衣袍下拉想要遮住那一片淤青,只可惜淤青太大,张老慌乱中怎么也遮不住。

“嗯?”陆凡追问。

“少爷,你就别问了,快服下生生丹,莫要冻坏了。老奴这一把子年纪了,只要能看到你们平安无事,就是最大的福分了。”

张老作古而言他,不敢去看陆凡的眼睛。

“老不死的,怎么这么多话?二老爷网开一面,给你这老东西十息的探视时间你可不要忘了恩德。”

“难不成你这个老东西也想在冰牢里住下来不成?凭你还不够资格,老东西,赶快滚出来。像之前一样,从我的胯下钻出去,”就在陆凡脸色微沉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冰牢外响了起来。

随后,一个趾高气昂的管事带着一群奴仆走进了冰牢。见到来人,张老的脸上涌现出一抹羞愤,陆凡眉头一皱闻声望去,便认出了来人身份。

李成,陆家看守冰牢的大管事。

任何一个家族都并非铁板一块,陆家之中大房为家主,三房保持中立,二房最为野心勃勃。

而偏偏陆凡父亲这一房是四房,虽然人丁单薄,但颇受陆家爱戴。

二房如今的掌权人是陆珉,更是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夺得家主之位。更是视父亲陆霸州为眼中钉肉中刺。

当日陆凡被小人蛊惑去赵家偷盗宝丹,其中未尝没有二房的影子。

“李成,你要让张老从你的胯下钻出去?”陆凡冷声道。

“哟,四少爷,你还没死啊。看来你这武脉断绝的废物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这生命力倒是跟小强一样,旺盛的很。”

“不过奴才真是可惜,你们四房倒是有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啊,为了你这个废柴少爷竟然愿受胯下之辱。冰牢里暗无天日,找些乐子还不错,哈哈。”名叫李成的管事哈哈大笑,丝毫不将陆凡这位主家少爷看在眼中。

他话音猖狂,眉眼中带着趾高气昂的意味。不过他的话没说完。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抽在了李成的右脸。

“陆凡,你敢打我?”

李成蒙了,他傻乎乎的看着身前的陆凡,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个大难临头的废物给扇了脸。

李成面上一片羞怒,他怒瞪着陆凡质问道。

他话音未落。

啪!

又是一巴掌落在了他的左脸上。

这一下陆凡是卯足了气力,李成的脸一下子就肿成了猪头。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