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和离后,咸鱼孤女被迫成了皇后小说(陆云萝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和离后,咸鱼孤女被迫成了皇后小说(陆云萝小说)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1 21:56 作者:佚名 标签: 云萝 古代言情 李玄

云萝以为她的父亲的死是为国捐躯,后来才发现,她的父亲不过死于帝王的猜忌 君王无情,我又何必对你有义 恰逢先皇之孙入京为质,且看二人如何整顿朝局,开创出另一番新天地

和离后,咸鱼孤女被迫成了皇后小说(陆云萝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和离后,咸鱼孤女被迫成了皇后小说(陆云萝小说)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2章 失望

不愧是没有丫鬟和仆人侍候的王妃。云萝干起活来干净利落,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便将窗台和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

收拾东西的时候,云萝还担心还有侍卫冲进来,毕竟王府进刺客这种大事,侍卫肯定会在整个王府中搜查。

然而,她好像多虑了。她这个王妃就像是隐形人,前院热热闹闹的闹腾的近半个时辰,她这里还安静的宛若什么也没发生。

“我这个王妃果然不受重视呢。”云萝自嘲。

又过了一会儿,院门口传来了一阵叮铃铃的声音,云萝知道,人终于来了。

一队五人的侍卫来到小院,站在屋门口,对云萝道:“王妃,您这里还好吗?”领队的乃是王府侍卫队长。

他们搜索了王府各个院落,确保王府中众人的安全后,这才想起王妃这里还没搜过。他们倒不是怕王妃遭遇什么不测,主要是抓不到刺客很难向王爷交代。

云萝敛了心神,保持着镇定:“无事。前院发生了什么?”

“回王妃,前院有刺客闯入,为了您的安全,我们将会对整个院子进行搜索,请您见谅。”

换做遇到刺客之前,云萝肯定马上答应,毕竟那关系着自己的性命,而现在……

云萝苦笑,若不是自己和刺客达成了交易,等这些人想到自己,只怕自己的尸体都凉了,哪里还需要他们的关心。

想到这里,云萝淡淡的说道:“不用了,距离前院闹腾到现在已经过去很长时间。若是这里有刺客闯入,我早已横尸,哪里还轮得到你们来救。”

云萝的话里不无埋怨,侍卫首领脸色一阵尴尬。不过职责所在,他依旧坚持道:“还请王妃让我等搜查一下。属下在院子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刺客很有可能就呆在附近。”

云萝一下慌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将窗台和房间内的血迹清理干净后对方便不会看出端倪,慌乱中却没想过侍卫中居然还有人能闻出空气中的血腥味。

“我乃堂堂王妃,我的屋子岂是你们这些下人可以随意搜查。”云萝的话里说不出的愤怒。虽然她不受王爷重视,可毕竟是王妃。一个女子的闺房岂是一群大老爷们能随意进出的。

这些人前来搜查,竟连个丫鬟婆子也不带来,将她置于何地?

侍卫首领也有些头疼。

王妃虽不受王爷重视,刚一进门就被扔在了怎么一个破旧的院子里,连个丫鬟都没有。可是,王妃毕竟是从小养在太后身边的。王爷可以随意轻视,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却不敢过于怠慢。

但这个院子实在可疑。

想到这里,侍卫对手下吩咐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请示王爷。”

说完,侍卫首领立即退出前院。

李贺此刻正在齐枫阁陪着自己的心上人陈月。

自从陈月落水被救起后身子便一直不好。王爷心疼对方,便将陈月接到府中调养。

陈月家贫,别说让陈月好好休养,就是每天的药钱都能让他们倾家荡产,是以他们也没觉得一个未婚女子就这样不清不楚的住进王府有什么问题。

此刻陈月一脸紧张的抓着李贺的袖子,焦急的问道:“刺客被抓到了吗?”

李贺摇头。他的目光落在陈月的脸上,因为长期卧病在床,陈月脸色苍白。明明该是如花的年纪,脸上却没有半分光泽,反倒有些老年人才有的沉沉暮气。

李贺的心顿时沉了几分。若不是云萝嫁到王府,陈月何至于此?

就在这时,李贺的贴身小厮阿莫走进房间,对李贺道:“王爷,张侍卫求见。”

王爷看了陈月一眼,安慰她几句,又吩咐一旁的嬷嬷好好照看之后,这才来到外屋问道:“刺客抓到了?”

张玉铭摇头,将抓捕过程讲了一遍,又道:“属下在王妃的屋内闻到血腥味,但是王妃执意不肯让属下等人进屋搜查。属下这才回来禀告王爷。”

听到“王妃”二字。李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你不必管她说什么。一切以抓捕刺客为重。”说完,李贺便回到房中,陈月是个弱女子,此次王府中进了刺客,她必定会害怕。

张玉铭得了令,再次来到小院,这次他不再与云萝客气,告罪几句之后便带着一帮人闯入房中。

一进到房中,血腥味更浓了。

张玉铭心中有了计较。刺客只怕是真的来过这里。只是他想不明白,王妃与刺客素未谋面,为何要维护对方。难不成那刺客便是王妃招来的?

只是这些事情无凭无据,张玉铭不能乱说,让人在屋内搜查了一圈,却是什么也没搜到。

想到自己心中的怀疑,张玉铭问道:“王妃可否告知,屋中为何会有血腥之气?”他乃是王爷的心腹之人,已经对云萝有了怀疑,即使冒着被责难的危险,他也要将刺客抓出来。

若是有一丁点的遗漏,导致王府时刻处于危险之中,他难辞其咎。

本已放下心来的云萝脸色一下变了,咬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一见对方如此表情,张玉铭心中瞬间了然。他知道这种时刻决不能退缩,必须步步紧逼,让对方没有时间找借口。

“请王妃回答属下的问题,为何屋中会有血腥之气?”张玉铭死死地盯着王妃的眼睛。虽然这样很失礼,他却是顾不得那么多。

云萝果然慌了,扭过头,避开张玉铭的目光道:“放肆!”只是这话说的有那么几分中气不足。

张玉铭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继续逼问:“王妃不说,莫不是与那刺客有什么关联”。

终于,云萝像是心理防线被击溃,眼泪瞬间落了下来:“你算个什么东西,难道我月事来了也需要向你们禀告。我乃堂堂王妃,你们就是这样逼迫一个王妃的?”

说完,云萝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她倒不是伪装,实在是心寒。换做任何一个王妃,即使身上有疑点,那也是王爷亲自过问,哪里轮得到一个府中侍卫咄咄逼人。

他们如此做派,哪里还把自己当做王妃来看。

张玉铭却是傻了眼,任他如何想象,也想不到自己会问出这么一个答案来。霎时间,张玉铭臊的满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然,地缝不会出现,张玉铭只能赶紧招呼侍卫道:“走走走。”

等张玉铭等人走远,房梁上跳下一个人来,笑呵呵的道:“想不到你竟然是王妃。刚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里住着的会是一个洗刷马桶的下贱丫头。”

云萝不说话,嫁进府中的这一年闲言碎语听得多了,她并不觉得刺客的话比那些丫鬟婆子说的更刺耳。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