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岁宁陈律)分手后,前任发疯了最新小说

高口碑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是作者“仅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徐岁宁陈律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第13章徐岁宁眼疾手快的上去捂住了张喻的嘴,说:“你嗓门能不能不要那么大”“我只是太震惊了”张喻拨开她的手,蹙眉说,“怎么可能呢……”“岁岁,你确定?”张喻的语气有些复杂,不敢想象男神会毁在这点上徐岁宁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解释呢,就看见陈律站在几米开外,阴沉着脸看她张喻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回头一看,这一看,尴尬至极陈律瞥了张喻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你先走”张喻听出来了,这并不是在跟……

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作者:仅允

角色:徐岁宁陈律

经典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是网络作者“仅允”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张喻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回头一看,这一看,尴尬至极。陈律瞥了张喻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你先走。”张喻听出来了,这并不是在跟她商量。比起洛之鹤,她其实更怕陈律…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第13章 免费在线阅读

徐岁宁眼疾手快的上去捂住了张喻的嘴,说:“你嗓门能不能不要那么大。”

“我只是太震惊了。”张喻拨开她的手,蹙眉说,“怎么可能呢……”

“岁岁,你确定?”张喻的语气有些复杂,不敢想象男神会毁在这点上。

徐岁宁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解释呢,就看见陈律站在几米开外,阴沉着脸看她。

张喻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回头一看,这一看,尴尬至极。

陈律瞥了张喻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你先走。”

张喻听出来了,这并不是在跟她商量。

比起洛之鹤,她其实更怕陈律。

跟陈律不太熟的人,对他的评价或许是,人有点冷,也有距离感,但是谦逊有礼很有教养。

张喻可不会这么认为。

当初有人强迫周意,陈律真的像是疯了一样,不顾肋骨折断扎进肺里,也依旧狠戾的只往那人脸上挥拳,那人失去知觉,他也没停。

后来还是陈父陈母拦下他。

陈家父母因为陈律这冒失的行为,对周意相当不满。

陈律当时风轻云淡的说:“你们要么多她一个媳妇,要么少我一个儿子。我这辈子就这样了,生死随她。”

张喻自此知道,陈律才是最不好惹的那个。

可他对徐岁宁似乎不太友善,她不敢把朋友留在这。

“陈律,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况你们还两回呢。”张喻在旁边企图劝服他。

“你想多了。”陈律淡淡说,“我不为难她。”

张喻不太信,他往常什么都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可这会儿脸色冷得明明想揍人。

陈律睨了眼徐岁宁。

徐岁宁想着刚刚的聊天记录,她是有证据解释清楚的,也不想张喻因为自己得罪他,便让她先走:“张喻,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你先走吧。”

张喻道:“陈律,岁岁她只是喜欢你罢了。”

喜欢他转头就去追洛之鹤?

陈律当然没当真,脸上也没有半分表情,依旧冷冷淡淡。

徐岁宁好说歹说把张喻给送走了,然后把门关上。

“上锁。”他言简意赅道。

徐岁宁老老实实的把门给锁了,看见他扯了领带坐在沙发上,估计是有功夫听她耐心解释了。

扯领带的那双手,实在是太好看了。

她理了一下裙子,坐在他身边,把聊天内容翻出来给他看,心有余悸的说:“陈医生,当时那封信不是我写的,我只是当时大冒险输了,成了送信的那个。我不可能偷看你啊。”

她顿一顿,迟疑的道,“刚刚也是我想给张喻解释,不是在诋毁你。实际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

陈律漫不经心的反问道:“你知道?”

她愣了愣,点头。

他不动声色的盯着她微红的耳尖看了一会儿。

“洛之鹤跟姜泽的关系很铁,两家关系也绑的紧,你去钓他,没什么用。”陈律道。

徐岁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钓洛之鹤了。

诚然她很吃洛之鹤那款的颜。

当然,陈律她也吃,只不过她知道他这款以自己的实力,是拿不下的,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越矩的想法,当时也只是想对付姜泽不得已为之。

“陈医生,我跟你解释清楚了,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徐岁宁这会儿也依旧跟往常温和的态度差不多,说,“我也没有钓洛之鹤,姜泽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只希望您不要从中插我一刀,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陈律扫了她一眼,“你裙子拉链开了。”

徐岁宁脸色微变,伸手去后背够,只是手短实在是够不着。

这时门外又有声音响起:“今天洛之鹤旁边那个穿黑礼裙的女人是谁?”

“不认识,长得倒是白净,就是一看洛之鹤就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徐岁宁心道,水汪汪的眼神害人,看谁都像在调-情。

“唉,你看看,这门怎么锁了,谁在里面?”外头的人用力的拍了拍门。

“走,去找张先生拿钥匙。”外头两个人走了。

徐岁宁转头去看陈律,他并没有理会。

她也只好不说话,但手还是慌忙的在拉拉链。

“过来。”陈律似乎是看不下去了。

徐岁宁连忙走过去,她得尽快走了,不然回来撞上那两女人就尴尬了,毕竟人家说她坏话被她给听见了。

她可以不记仇,可说她坏话的人可不一定这样想,徐岁宁并不想跟这些名媛们当对头。

只不过,下一刻,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裙子在往下坠,很快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陈律没给她拉拉链,反而把她的裙子拉链全部给拉开了。

她回头看着他,没了领带,他显得就没有那么一丝不苟了,眉目虽然清冷,整体看上去却流里流气。

“陈医生……”

陈律扫了眼自己的腿,不容置喙道:“坐过来。”

徐岁宁皱起眉,咬唇说:“她们很快就会来开门,我也不能再跟你这样。”

“张总不在,她们拿不到钥匙。”陈律道,“不想对付姜泽了?”

徐岁宁心动了,说:“你肯定不会帮我对付他。”

陈律有点不耐烦道:“机会摆在你面前,你自己选择。”

她内心挣扎极了,可是还是不太相信他会帮自己,她还是想拒绝,陈律却直接伸手把她给拉进了怀里。

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儿。

她想起刚刚应酬,他确实喝了很多杯酒,几乎是敬他的他都没拒绝。

陈律这显然是被酒精给刺激了。

“陈律,别……”

陈律把她推倒在沙发上,淡然嘲道:“我让你锁门,什么意思,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

张喻不放心徐岁宁,走到门口时,就听见里头一阵娇滴滴的细微喊声。

“陈医生……”

张喻听了,都觉得媚得人头皮发麻。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看见姜泽火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他说:“徐岁宁呢?”

张喻没敢说话,只看着他脸上浅浅的疤,上次徐岁宁砸的。

姜泽见她不说话,讽刺的说:“你敢护着她试试?这贱人,居然还撩我兄弟,他妈的看我弄不弄死她!”

张喻琢磨了一会儿,回过味来,姜泽哪回在意过洛之鹤的私生活。

又想起他这张脸被徐岁宁那一板砖拍得进了医院,也没有找过徐岁宁麻烦。

这恐怕,是醋意翻了天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