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徐岁宁陈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书名叫做《分手后,前任发疯了》的小说,是作者“仅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徐岁宁陈律,内容详情为:徐岁宁听陈律这么一问,也没有隐瞒,道:“张喻跟洛之鹤在我这边吃饭”  陈律道:“你拿着银行卡下来,我楼下等你”  徐岁宁进了房间,打开行李箱翻找,陈律的四五张卡全部放在她这儿,她不知道陈律要的是拿一张,干脆全部都拿在手上了  徐岁宁飞快下了楼,陈律的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  副驾驶座上显然坐了人 &nb……

小说: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作者:仅允

角色:徐岁宁陈律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小说是网络作者“仅允”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陈律挑了挑眉。徐岁宁真的是绝望透顶了,周意那么讨厌她,到时候把视频传到网上去怎么办?她会给陈律打码,但是自己肯定会很惨。“陈律,你还是不是人?”她忍耐着说,“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你自己在我身下不也挺主动。”陈律饶有兴致的说,“浪的一匹,换谁都得欺负你…

分手后,前任发疯了

第31章 免费在线阅读

陈律难得有些头疼。

他只是被她问得没了耐心,跟周意不论怎么样,他也没有把自己的床照分享给别人的癖好,“我把你视频给她看有什么意义,你有的难道她缺斤少两了?”

“那你把视频删了。”徐岁宁盯着他,坚持道,“你删了,我就相信你。”

陈律说:“男人大部分有点癖好,你不知道?”

徐岁宁不信他的邪,“我就跟过你一个,我怎么知道男人有没有这个癖好?你骗我我也没法分辨,我只要你把视频给删了。”

陈律挑了挑眉。

徐岁宁真的是绝望透顶了,周意那么讨厌她,到时候把视频传到网上去怎么办?她会给陈律打码,但是自己肯定会很惨。

“陈律,你还是不是人?”她忍耐着说,“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自己在我身下不也挺主动。”陈律饶有兴致的说,“浪的一匹,换谁都得欺负你。”

徐岁宁心寒,就知道陈律不会管她的死活。

如果有一天,陈律落到她手上,她一定也会让他尝尝这种无助的感觉。

“宁宁,你怎么了?”身后徐父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一脸难看的看着陈律,把徐岁宁护在身后,说,“他欺负你了?”

徐父作势要上去打陈律。

徐岁宁给吓坏了,连忙把徐父给拉开了,怕陈律生气。脸上带着笑容,说:“爸,不是的,这个是陈医生,他找的给您看病的专家来了,我是高兴。”

陈律淡然:“叔叔好。”

徐父歉疚道:“不好意思,我以为我女儿受欺负了。要不要一起上去吃个早饭?我老婆去买早饭了,马上回来。”

陈律显然没有跟徐家长辈亲近的打算,疏离道:“还有点事,先走了。”

徐岁宁一整天因为视频的事情郁郁寡欢,而徐母则是疑惑,徐冉怎么走了。她联系他,那边也一副客套但不愿意亲近的模样。

问徐岁宁,她说跟徐冉不可能了。

对此,徐母觉得可惜了一段好姻缘。

陈律给专家和徐家安排的见面时间,是在晚上七点。

徐岁宁到的时候,陈律正在位置上坐着,扫了她一眼。

他这是示意她坐他身边,只不徐岁宁身边有父母,坐过去怕父母多想,就没顺他的意。

她这是对这段不干净的关系,有点杯弓蛇影。

专家递了一张名片,说:“徐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明天您先到医院来,我对你做个大致的了解。”

徐父说好。

徐岁宁恭恭敬敬道:“谢谢医生。”

陈律则是冷冷淡淡,并没有交流的意思。这让徐父徐母多少有点尴尬和拘束。

徐岁宁见过他跟他圈子里长辈寒暄的模样,那是十分游刃有余,什么样的都能相处融洽。他显然只是不愿意跟她父母交流,或许是觉得她的父母不值得他主动沟通。

甚至圆桌上的菜,被她父母动过的,他都没动过。

徐父徐母也察觉了,这下连饭都不敢吃了。

徐岁宁心都要碎了,她居然会让父母陷入这种不知所措的境地。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给徐父徐母夹着菜,说:“爸妈,你们吃饭呀,陈医生跟我说过了,来之前跟人约过饭了,他不饿,你们不要管他了。”

陈律看了看徐岁宁,才开口道:“叔叔阿姨别拘着,我确实吃过了。”

只不过徐父徐母也不是一哄就相信的,这位陈医生不太瞧得上他们,他们还是能感觉到的。接下来还是小心翼翼,没吃几口。

徐岁宁食不知味,她想扇陈律的想法更加强烈了,她随时随地都想扇陈律两巴掌。

可是徐岁宁没那个本事。

她只能以一副弱者姿态,在微信上把陈律哄出去,最后在楼道上贿赂他,踮着脚去吻他,把想扇他两巴掌的怒气全部融进了这个吻里。

徐岁宁跟陈律身高差太多了,她踮脚累,他扶着她的腰给她助力。

亲吻结束,两人也没有立刻分开,而是紧紧的抱在一起。

徐岁宁说:“陈律,我不求你删视频了,麻烦你做个人,我父母是长辈,为人和善了一辈子,是被你的亲表弟,害成这个样子。对他们积极一点行不行?当初我们家落魄,墙倒众人推,他们经历了太多,很苦跟敏感,让他们好好吃一顿饭吧。”

陈律低头下来,鼻尖蹭着她的鼻尖,微微偏头,又亲了上去。

有人路过,打量他们。

陈律浑然不觉。

徐岁宁其实觉得他这个人,十分寡廉鲜耻,全然不在意在人前亲密。

好一会儿,他松开她,好心替她理了理头发。

“不怕视频暴露了?”

“怕,但是这个,没有我父母那么重要。”徐岁宁苦笑说,“对我父母不好的,我能记一辈子,你知道的,我有多希望姜泽死。”

陈律低头看她,神色没有半点起伏。

“我记得张喻说过,你在周意的家乡待过,还待了好久。那是你的岳父岳母,你亲近照顾。你将心比心,要是我父母是你岳父岳母,你不觉得他们受冷遇的时候很可怜么?”

陈律不觉得有什么可比性,没法做到将心比心,显然徐父徐母永远不可能是。

“过两天,医院有任务出国,你跟我一起去?”陈律随意的捏了捏她的耳垂。

徐岁宁没吭声。

陈律说:“显然这段关系不可能结束的那么快,只要是我到时候提出断了放你走,你父亲这边我负责一辈子。”

徐岁宁安静了好一会儿,弯着嘴角笑了一下,说:“行啊。”

他都说出来了,她有的选择么?

陈律淡淡的提醒道:“最好别跟我赌气,看着挺腻人。”

徐岁宁其实发现了,陈律这人,不喜欢别人跟他唱反调,一不顺着他,几乎就会兴致锐减。

她没有说话。

再等到回到包厢,陈律对徐父徐母果然周到了许多,虽然同样没有吃东西,聊天却顾忌上了。

直到徐父疑惑的问了一句:“陈医生,您怎么会突然想到帮我呢?这也太花钱了。”

陈律扫了一眼徐岁宁,说:“你女儿有恩于我,有一次我追尾,徐岁宁伺候了我一晚。”

徐岁宁勉强笑着不说话。

回去的时候,十点左右,散的还算愉快,或者说,是表面愉快。

陈律看了无数眼表,其实早就不耐烦。

徐岁宁离开那会儿,陈律正不咸不淡的看着她。

所以她回了家,半夜又出去了,找到陈律的酒店,敲开了门。

几分钟后门开了,陈律道:“来的倒是挺快。”

徐岁宁一路,被冻得发抖,等到在陈律房间待了会儿,又觉得热。她脱了衣服,直直往床上躺。

陈律看着她卷被子,压上去,亲密无间。

玩了她一会儿,他起身,说:“你来,坚持十分钟,我删视频。”

徐岁宁觉得他这人真的是把人玩弄得轻而易举,每句话都说到她心坎上,让她拒绝不了。反正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怎么样都无所谓。直接顺从了他的意思

祈祷有一天,陈律身败名裂,能够落在她手里。

不过徐岁宁也没能坚持十分钟,七八分钟就到极限了,在陈律接过主动权时,她迟疑着,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或许可以耍一个小心眼,陈律这会儿兴头上,估计没注意时间。

“先删视频。”她说。

陈律在她身上看了她一会儿,嘴角略弯,有些许冷冰冰,不过还是顺从了徐岁宁的意思,随手拿过一旁的手机,放在床头,播放起视频来。

徐岁宁听着自己的声音,面红耳赤。

视频很长,陈律这边第一回结束,还没有放完,陈律应该是任由她处理,手机放着,转身进了浴室。

徐岁宁这就想删视频,只不过有条微信跳进来了,她框选的时候不小心点了进去,然后看见一个女人给他发的裸图。

之前也发过,陈律的回答也挺骚,说的是,你床上应该挺带感。

还有就是是女人感谢陈律送的车。

女人称呼陈律爸爸,言语聊天也很清纯,但配合着陈律每一句荤话,回的也都是清纯中带点骚、话。

徐岁宁学到了,男人最喜欢这款,怪不得那女人说“不要嘛”,“我不”,也没有见陈律不理她,反而是兴趣盎然。

徐岁宁退出微信,先是把视频删了,然后觉得不小心看了陈律的微信,如坐针毡。

陈律出来拿到手机,就多看了徐岁宁两眼,不过什么也没有说。他不上床是不喜欢被人黏着的,徐岁宁也就一个人睡在个角落里。

几天后,她就跟陈律一起出了国陈律跟着他的同事们一起,而徐岁宁以个人名义买在角落。

陈律当然还是不想过多介绍她。

她跟他一起,人家肯定会疑问她的身份。

陈律在他那个富二代圈子,跟这个学术圈子,还是不一样的。前边自然是什么都可以,后边不说瞒着,但也不会把桃色新闻往身边带,得爱惜羽毛。

徐岁宁很快敏锐的发现,同行的人里面,有一个很年轻的女生,看上去还是一个学生模样,长得蛮乖巧。

徐岁宁起先没注意,一直到她下飞机,正要踮脚拎行李箱,那个女生却拎不动够不着,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律,说:“爸爸,我拎不动。”

徐岁宁看看她那个小箱子,又眼睁睁看着陈律帮她提,一直提着下了飞机,而女生快步跟在他身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