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做舔狗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默清酒慰长安)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最新小说

《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是作者 “清酒慰长安”的倾心著作,苏默清酒慰长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最终苏默还是没有给小咪冠以称号,倒不是苏默良心发现,实在是小咪以死相迫的拒绝一边给小咪洗着澡,苏默还在一边抱怨着小咪这猫的审美果然与人与众不同不过经过苏默的一番谆谆教诲,年轻的小咪已经有了极大的危机感三年锻炼,五年享福不苦不累,喵生无味要做一只会后空翻的猫咪!成功的喵生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只有少数喵才能成功喵生如果没有一段想起来就热泪盈眶的奋斗史,那这一生就算是白活了一句句励志的标……

小说:我真没想做舔狗啊

作者:清酒慰长安

角色:苏默清酒慰长安

小说《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都市小说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酒慰长安”。文章精彩截取如下:高浩在背后轻轻拍了一下苏默,示意这就是他昨天说过的那个社团。时间仿佛在这里凝滞了。长发女,眼镜女,高浩,以及周围所有旁观群众的目光似乎都聚焦在苏默的身上,似乎都好奇着他将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一时间,苏默甚至有了一种自己成了小说主角的奇妙感觉…

我真没想做舔狗啊

第4章 什么是爱情呢 免费在线阅读

还不等苏默回应,旁边又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同学,如果你对下棋感兴趣的话可以加入我们棋协,她那个社团只有一个人,马上就要被学校取消社团资格了。”

苏默抬眼望去,是一个带着眼镜的长发女生在一旁搭话,看她手里拿着的宣传单,应该是棋协的招新人员。

听到长发女生的话,弓着腰的长发女生身子一颤,可她还是坚定的伸着手,希望苏默能够接过她手中的宣传单。

高浩在背后轻轻拍了一下苏默,示意这就是他昨天说过的那个社团。

时间仿佛在这里凝滞了。

长发女,眼镜女,高浩,以及周围所有旁观群众的目光似乎都聚焦在苏默的身上,似乎都好奇着他将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一时间,苏默甚至有了一种自己成了小说主角的奇妙感觉。

沉吟片刻,苏默终于做出行动,他接过长发女生手中的传单,然后轻轻扶起了长发女生。

随着女生的抬头,苏默才发现,那长发遮掩下的是怎样一副惊艳的容颜。

女生不施粉黛,一双桃花眼含着欲落不落的泪滴,足以勾人心魄,更不要提一颗浅浅的泪痣缀在眼角,更是平添几分多愁善感与江南女子的温婉。

“学姐,加入棋艺社团要不要面试啊?”

苏默伸手拂去女生眼角因抬头而淌下的一滴泪,然后通过问话来表明了态度。

“不…不用的,可以直接进。”女生似乎是被他猝不及防的亲密动作吓到了,又低下头,小声回答。她那通红的双耳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不安与急促。

“好,那我就加棋艺社团了。”

苏默直视着眼镜女坦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眼镜女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苏默旁边的高浩,高浩则一脸无辜的神情,但从他仍贴近站在苏默旁边的行为,已经可以看出他的态度。

眼镜女有些欲哭无泪,会长自己惹不起,苏默旁边的高浩自己也惹不起,犹豫半天,眼镜女决定还是如实跟会长去汇报这件事。

也没像其他小说里一般放下什么狠话,眼镜女只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那个社团呢?”

“因为学姐很好看啊。”苏默坦然一笑。

眼镜女无话可说了,只得转身淹没于人群之中。

苏默又看向面前的长发女生,随意地问道:“学姐,有没有幸能知道你的芳名呢?”

“我…我叫杜采萱。”

“好的,采萱学姐。”苏默感觉这学姐也过于害羞,再聊上两句,怕不是要羞的哭出来。

所以也就问了一下学姐的联系方式,便和高浩一起走出了学生活动中心。

一出门,便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一旁高浩哭笑不得的声音也传来了。

“小黑犬啊,你是装逼装爽了,说不定还能得美人芳心,但把我给坑了啊。”

“那你赶紧去发布声明说跟我割袍断义,还来得及。”

“嘿,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到时候去帮你周旋一下,到时候如果对方要你本人道歉的话,你可得来啊。”

“好的好的。”

虽然是嫌弃的语气,但高浩的关心苏默自然是铭记在心,如果到时候系统出了什么好东西,能帮上高浩的话,什么自然也不会吝啬。

“怎么说,你回寝室还是去教室?”高浩问了问。

“去教室吧,我想写几道题。”

“啧啧啧,真是浪费,学校特地建个寝室给我们睡午觉,你还不要。”高浩啧啧几声,感叹道。

“我的学费是学校出的,不浪费。”苏默回道。

“滚吧你。”高浩气笑了。

一路打闹,最后在路口,两人分离。

穿过熟悉的林荫小道回到教室,突然看到教室门口有人在聊着天。

“你们一班是不是有一个叫高浩的啊?”

“是啊,咋了。”

“害,还不是那个任秋莹叫我来打听,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要不是她家有钱,总是愿意送我东西,真不想和她一起玩,不仅穿的花里胡哨的,还天天管我们叫什么凡人凡人的,真是无语了。”

“这样吗?那还真是有点…”

任秋莹?这不是昨天晚上耗子给我看的人吗?

打听高浩?为什么要打听高浩?

等等,穿的花里胡哨…难道是她?

苏默一下有点懵圈,毕竟昨天高浩给他的照片上是任秋莹盛装打扮,穿着礼裙的照片,他早上可是真没认出化着妆,穿着哥特萝莉裙的任秋莹。

没听完她们的对话,苏默一边思考着,一边走进教室,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见苏默刚坐到座位上,就像是住在教室的顾可可同学抬起头,又用那种像是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苏默。

淦啊,姐姐,你怎么又盯上我了。

苏默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像是连底裤都被人看穿的目光,忍不住问道:“顾可可同学,你又有什么问题吗?”

“有。”没想到顾可可认真的点着小脑瓜,活脱脱一个问题宝宝。

“什么是爱情?”

当这句话被顾可可用认真的口吻说出口时,本来还有些杂音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问题不仅让教室中的其他人沉默了,也直接干蒙了苏默。

“哈?”苏默用一个很高的调做出回应,试图用眼睛观察出顾可可到底是不是拿他寻开心。

但显然,一向如同冰山般高冷的顾可可同学是不会开玩笑的。

“你觉得什么是爱情?”似乎是觉得刚才的问句有些生冷,顾可可贴心的加上了你觉得三个字。

琢磨半天,苏默还是没想明白顾可可问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早上顾可可看的霍乱时期的爱情,苏默觉得她可能是从书中感悟到了什么,所以才来问出这个问题。

最终,苏默决定同样用书中的话来回答她。

“我认为啊就如同书中所言,爱情是一场霍乱,很多人因此死去,很多人为此受伤,还有很多人携带着病毒疯疯傻傻的地苟延残喘,却永远无法治愈。不过即使这样,爱情仍然让我们追求,因为爱就是爱。”

“苟延残喘,无法治愈吗?”顾可可呢喃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明亮又清澈的眼睛忽闪忽闪。

最终,顾可可轻声对着苏默说了一声谢谢。

尚且年轻的顾可可不知道,或者说不曾在意书中的那句话:好奇心也是爱情的种种伪装之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31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