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玉子初苏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玉子初苏谨,讲述了​听到苏谨的话玉子初脸刷得就冷了下来,苏谨瞬间回神他看看玉子初葱白般的手指,又看看玉子初冰冷的脸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心神一荡,随即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轻轻握上玉子初手掌将银票放了上去“一百两,之后的吃穿用度都你包办如何?当然,暮秋他们的你可以不用管,只用管本官的就行”苏谨说玉子初皱眉看着苏谨,刚才苏谨那神情,以及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以前喊他阿雪时的模样玉子初敛眸思索苏谨发现自己是南溪雪的可……

小说: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作者:拾柒公子

角色:玉子初苏谨

小说《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拾柒公子”。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在这嘈杂的人群中,他们听不到一丝言语是偏向他们的,反而都是咒骂之声。南家一行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可笑的场景。昔日他南家鼎盛时不知帮扶过多少百姓,如今他南家落难,这些人早已忘记了当年的帮扶,只记得那虚无缥缈的叛国之言。南溪雪神情淡然的扫视一周,在人群末尾,他看到了早已泣不成声的南溪晚…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第1章 南家灭门 免费在线阅读

“听说了吗?礼部尚书府上昨日被抄家了,今儿午时全家乃至族亲都要在西市斩首示众呢!”

“可惜了啊,尚书大人平时对咱们那么好,谁曾想到他竟然通敌叛国。”

“是啊,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狼心狗肺斯文败类吧!”

耳边传来路人三三两两的讨论声,南溪晚面色惨白的朝西市奔去。

西市口,南家上上下下男女老少二十口人均被押跪在刑场上。

南溪雪跪在刑场中央,刑场周围围满了人群,人群嘈杂不已,却都是在说南家通敌叛国之事。

在这嘈杂的人群中,他们听不到一丝言语是偏向他们的,反而都是咒骂之声。

南家一行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可笑的场景。

昔日他南家鼎盛时不知帮扶过多少百姓,如今他南家落难,这些人早已忘记了当年的帮扶,只记得那虚无缥缈的叛国之言。

南溪雪神情淡然的扫视一周,在人群末尾,他看到了早已泣不成声的南溪晚。

看到南溪晚的瞬间,他眼眶瞬间就红了。

南家没了,最后剩下的,只有南溪晚了。

南溪晚对视上南溪雪的眸光,一时激动拨开人群想要上来。

南溪雪对她摇了摇头,张张嘴无声说了什么。

南溪晚是他三叔的女儿,年幼时走失,家里人都以为南溪晚找不回来了,几年后给其销了祖籍。

前些年他三叔去邻城调查贪污案,阴差阳错下遇到南溪晚,看到了他当年送给南溪晚的一个小吊坠,一询问下才知道南溪晚正是他走散的女儿。

后来他三叔就将南溪晚带了回来,回来后一家人都很高兴,准备给她恢复祖籍,谁知却遭到了他二叔南淮的反对,说是光凭他三叔一面之词不能确定南溪晚是南家人。

他三叔当时就和南淮吵了起来,但最终南溪晚也没能回归祖籍。

他没想到,他二叔当初的反对反倒救了南溪晚一命。

南溪晚似乎读懂南溪雪的话,她站在原地看着刑场上她南家二十口人,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与此同时,监斩台左侧角落,一右脸戴着面具的男子搀扶着一冷脸男子静悄悄的站在角落。

那冷脸男子看到南溪雪朝人群摇了摇头,似乎还说了什么,他扭头看了一眼人群中那名哭泣的女子。

他并不认识。

“多久了?”冷脸男子转头看向一边搀扶着他的面具男子。

“大人,马上午时三刻。”面具男子恭敬回道,“大人,咱们回去吧,您这还伤着,经不起折腾。”

冷脸男子嗯了声,却转头看向南溪雪没半点想要挪步的想法。

南溪雪正好收回视线余光瞟到站在刑场边上的冷脸男子。

看到冷脸男子,南溪雪眼中浮起滔天恨意。

那冷脸男子名唤苏谨,是当朝首辅。

“苏谨,我在下面等着你。”南溪雪唇瓣又张了张,这次却是对苏谨说的。

若不是苏家,他南家上下也不会出现在这断头台上。

他和苏谨第一次相遇是在螺蛳湖上,至今已有九年。

年幼时他一直生活在乡下,十六时才被老爹接到巍阳,他长得比同龄人慢,十六的年岁比别人矮了一个头,长得也相当清秀。

头一次见到苏谨,两人倒没争锋相对,反而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后来两人成为无所不谈的好友,还一同进入书院读书,苏谨向来受书院老师和同窗喜欢,他自然也不例外,在他看来,苏谨是他最好的朋友。

两人关系破败是在进入书院的第二年,此年苏谨在朝中以及皇城都小有名气,而他向来低调,所以即便他和苏谨关系再好,皇城也没多少人知晓他的存在。

只是,后来苏谨在一次夜谈中竟将他当做女子轻薄。

他愤怒之下揍了苏谨一顿,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他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

回来已是三年之后,但他刚回来又被苏谨调戏了一番,于是他一怒又甩了苏谨一巴掌。

从那之后,他和苏谨几乎是水火不相容,他看不惯苏谨男女不忌的公子哥做派,苏谨看不惯他的固执老人精做派。

因此后来六年里他们没少吵过,骂过,互殴过。

但,饶是他再和苏谨不对付,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一家上下都会栽在苏谨手里。

苏谨对上南溪雪仇恨的视线,瞧见南溪雪一张一翕的唇,他心脏微微一颤,面上却仍旧冷冽异常。

“午时三刻,斩!”苏谨和南溪雪同时听到监斩官冷酷无情的声音。

南溪雪缓缓闭上眼睛迎接死亡。

苏谨冰冷的脸终于出现裂痕,他红了眼挣扎着想要上前,却被苏暮秋死死拽住,“大人,您不能过去,您再插手,皇上肯定……”

在两人争执期间,监斩官声音落下,刽子手手起刀落。

人群响起惊嗬尖叫声,苏谨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倒,苏暮秋赶紧将苏谨扶好。

南溪晚脑袋里一阵空白,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不知过了多久,她跌跌撞撞离开刑场,消失在西市口。

然而就在她消失时,刑场上监斩官再次道:“将所有人的头颅挂于城墙上示众!”

苏谨两眼发黑,一瘸一拐走上监斩台怒不可遏的一耳光扇在监斩官脸上,“谁给你的权利?”

监斩官被苏谨一耳光打得有些懵圈,下意识回道:“是,是皇上下令……”

苏谨诧异,立即离开刑场朝皇宫走去。

皇宫——

“皇上……”

“为了南家一事而来?”温灵均坐在龙椅上淡淡问道。

“是,臣请求皇上收回成命。”

温灵均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苏谨,冷声道:“苏谨,是不是朕平时太纵容你了,你才如此有恃无恐?圣旨已下,你想要朕出尔反尔?还是说,你觉得那一百大板压根不算什么?”

苏谨面色一沉,单膝跪下,“臣不敢,但,南家,不该被悬头示众。”

温灵均将折子搁置一边,神情冷冽的看着苏谨,“说南家反叛的是你苏家,罪证也是你苏家查出来的,你苏家为了要朕惩治南家,不惜联合百官给朕施加压力。你现在对朕说不该如此,苏谨,你还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

苏谨眼睛一闭,重重地在地板上磕了一下,固执道:“请皇上收回成命。”

温灵均眸光阴沉,“来人,将苏谨给朕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

苏谨垂眸任由侍卫将其拖下去,他今日是铁了心要温灵均收回圣旨。

不多时,侍卫拖着半身不遂已然奄奄一息的苏谨走了回来。

苏谨趴在地板上,断断续续道:“请,皇上,收回……”

“行了,让人将南家人撤下,”看苏谨半死不活了还要他收回圣旨,温灵均捏捏眉头,“另外,从此以后,南家之事不允再提,你退下吧。”

看着苏谨离去的背影,温灵均轻轻叹了口气,“南溪雪,哎……”

苏谨被人送回苏家,苏父苏母一见苏谨被打得半死不活,顿时心疼得眼泪婆娑的。

苏母更是焦急道:“谨儿,你是不是又惹皇上不开心了?是不是又是因为南家?你说说你,为了一个南家把自己弄成这样值得吗?”

“南家那是咎由自取,你说说你这是何苦呢?”

苏谨没说话,只觉心里空落落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48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