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废太子宁安宁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安宁淳)极品废太子最新小说

小说《极品废太子》,超级好看的军事历史小说,主角是宁安宁淳,是著名作者“宁安”打造的,故事梗概:“呦,这不是东海王吗?”宁安正望着凤鸣楼的时候,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宁安瞧见一个身穿鹅黄宫装的妇人从长福楼出来此人正是他的姑姑,大宁长福公主和他记忆中一样,长福公主生的极美,身段妖娆,虽然年逾三十,但却肌肤丰美,更有一番成熟的风味,也难怪有那么多裙下之臣不过这位姑姑以前见到废太子一向爱答不理,这次却主动打招呼,这让宁安有些意外于是他道,“见过……

小说:极品废太子

作者:宁安

角色:宁安宁淳

《极品废太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宁安”。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不对,这不对呀。”老者越发感到奇怪,“人人都说东海王无恶不作,类比禽兽,可他刚刚的言谈举止,一点也不像。”少女一开始因撒沙子,对东海王的印象坏上加坏。但没想到这位东海王看似胡闹,却解决他爷爷都没有办法的事…

极品废太子

第十二章 逼债 免费在线阅读

茶铺只剩下一老一少和欲哭无泪的掌柜。

盯着粥棚半晌,老者把掌柜叫了过来,“他真是东海王?”

“哎呦,这还能有错吗?化成灰我都认识他。”掌柜的咬牙切齿,对宁安搅了他生意,耿耿于怀。

说罢,叹气走开。

“不对,这不对呀。”老者越发感到奇怪,“人人都说东海王无恶不作,类比禽兽,可他刚刚的言谈举止,一点也不像。”

少女一开始因撒沙子,对东海王的印象坏上加坏。

但没想到这位东海王看似胡闹,却解决他爷爷都没有办法的事。

原本,她以为这只是东海王误打误撞,但之后东海王白玉有暇的一段言语,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现在,她和她爷爷一样,看不透这位东海王了。

“难道说,关于东海王的传闻都是假的?”老者脸上浮现欣慰的表情。

若是如此,他这些年受的苦也就值了。

他当年终究没有白费心思。

“只是碰到的每个人都这么说,不可能每个人都说谎。”少女语气有些急切,似乎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去相信。

老者打量了一眼少女,猜出她的心思,笑着挤了挤眼睛,“蓉蓉,那句话只是皇上和我的玩笑,当不得真,再说,就是皇上旧事重提,我也不会答应。”

“我知道,爷爷最疼我啦。”少女笑颜如花。

老者点点头,将最后一口茶饮尽,望向宁安离去的方向,又对少女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难不成这些年东海王都是装的?”

皱眉想了一会儿,他又道,“当年他能登上太子之位,只因他是嫡子,论在朝中的底蕴,远不及大皇子。”

接着又叹了口气,“恰如小儿持金过闹事,怀璧其罪,大皇子不把他拉下来,是不会罢休的,难不成他自认斗不过大皇子,还会有性命之忧,所以自污其身,做个闲散王爷?”

少女认真听着,待老者说完,她道,“若是如此,东海王也是可怜之人。”

“怎么?你又心疼他了。”老者突然一脸坏笑。

少女雪白的脸上,两朵红云飞起,嗔怒道,“爷爷,你再瞎说,我就不理你了。”

老者只是喜欢逗少女玩,见少女真有些生气,连连陪笑,“好了,好了,不说了。”

拍了六个铜板在桌上,他同少女离开了茶铺。

……

东海王府。

宁安回来,便让众人将湿漉漉的茶砖抬到后院。

一炷香的功夫,茶砖的箱子便摞成了小山。

“呜呜呜……”望着砖茶,余钱哭的伤心欲绝。

东海王虽然没有责备他,但他不能原谅自己。

平日里,他丢了一个铜板都会心疼的整夜睡不着觉。

现在这么多茶砖毁了,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冷铁,素水,秋云也个个面色凝重,没有心情去安慰余钱。

其次,他们心里还有同一个疑问,“东海王把这些没用的茶砖运回来干嘛?”

“不要哭了,你现在将这些茶砖拿去蒸,蒸过用火烘,要外干内湿,再找个房间堆放。”宁安比任何都要淡定,有条不紊地指挥。

“为什么?”余钱问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只管照做,不要多问。”宁安没有回答他。

王府人多嘴杂,说不定还混有奸细。

茶砖事关重大,如果欠的银子还不上,他这个东海王可能就要做到头了。

安全起见,在没有卖出茶砖前,他决不能暴露秘密。

毕竟通过木胶这件事,他确认废太子中了圈套。

先是借钱,再是毁掉茶砖,最终逼债,引发皇帝对他的惩罚,这四步是一套完美闭环。

“是,殿下,老奴这就去。”余钱擦了擦眼泪。

“冷铁你也去,将这批茶砖保护好,此事若成,你们也是将功补过了。”宁安又看向冷铁。

“是,殿下。”冷铁神态比以往恭敬了一些。

施粥这件事虽然没有让他彻底改变对东海王的印象,但也让他稍微刮目相看。

素水欲言又止。

虽然心里痒痒的,但既然东海王不说,她和秋云也就忍着了。

“殿下,魏掌柜求见。”安排妥当,宁安正要回寝殿,忽然一个婢女过来回禀。

“来得真快。”宁安立刻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个人的信息。

不禁冷笑起来。

正如他预料的一样,他茶砖浸水的消息一传出去,借钱给他的钱庄便按捺不住了,对方进行到第三步了。

这个魏掌柜,正是借钱给他的,大通钱庄的掌柜,魏如豹。

“让他进来。”宁安心生一计,吩咐了句,向中院的会客堂去了。

会客堂环境清幽,周围种满绿竹,堂内正中是一把红木椅,下首是两排黄梨木座椅。

他到的时候,一身海蓝丝绸长衫的魏如豹正在等他。

和他记忆中一样,此人脸长如马,眼似铜铃。

见宁安过来,他随口寒暄了两句,行礼的时候只微微弯腰。

随即似笑非笑道:“东海王殿下,小的这次来是为了您欠的银子,东家说了,这银子你必须得还,否则闹大了,谁面子都不好看。”

宁安皱了皱眉头。

在钱庄借钱给废太子之前,这个魏掌柜在废太子面前恭恭敬敬,如同一条哈巴狗。

如今茶砖一出事,他就露出这幅债主的面孔,显然觉得吃定了他。

再者,东海王虽然恶名在外,但例如魏如豹这样,有权贵撑腰的商贾未必怕他。

更何况废太子已经落魄了。

仔细想想,之前魏如豹的殷勤不过是表象,为的就是引东海王上钩。

一念及此,宁安恨不得令王府护卫将他打个半死,再扔出去。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他要见这个魏掌柜的时候就有了法子,让想要害他的人偷鸡不成,舍把米。

这个戏,他还得演下去。

于是他道:“如果本王没记错,还钱的期限还有三天吧?”

“是这样,不过恕小的不敬,现在茶砖毁了,王府又负债累累,三天后,又如何偿还我们钱庄的银子?”魏如豹依旧似笑非笑。

“谁说本王的茶砖毁了?”宁安故意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本王的茶砖没毁,烘干了照样能卖出去。”

“殿下玩笑了,整个京师都知道殿下的茶砖泡了,谁又会去买泡了水的茶砖?”魏如豹心中一阵嗤笑。

暗道这个废太子果然又坏又蠢。

宁安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接下来该让魏如豹这条鱼乖乖上钩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