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更新!快速阅读《完整篇章驻守大唐六十年,满城皆白发》(拓拔天下秦什长)全文免费

精品奇幻玄幻《驻守大唐六十年,满城皆白发》,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秦什长拓拔天下,是作者大神“秦什长”出品的,简介如下:安史之乱后,大唐崩溃,天道巨变。一城孤悬西域,隔绝六十年,满城皆白发,不曾投降,不曾被俘。因为这里是大唐的疆土!生于此,长于此的顾长安,十岁杀敌,二十岁时,斑驳破败的城墙上,只剩他孤零零的身影。他好累,他好绝望,但他不能倒下。……千辛万苦,迟了六十多年的消息终于抵达长安。“西域还有大唐的一块疆土,最后一个安西军还在守卫大唐!”中原震撼,天下泪崩!新登基的女帝凤眸通红,潸然泪下:……

秦什长拓拔天下奇幻玄幻驻守大唐六十年,满城皆白发》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秦什长”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玉门关隘,中原旗帜猎猎作响,几十年压在华夏民族心头的耻辱柱,已经变成凯旋关!隘口高筑长墙,几百士卒持枪握戟在烽火台来回巡视。女帝易过容,也早就伪造了路引签押,哨卡士卒接过仔细勘察,最后沉声问道:“你从极西来,应该经过龟兹城了吧?”士卒满脸黝黑,嘴鼻也因风沙侵袭而皲裂,问这句话时眼神饱含期待。“嗯。”…

驻守大唐六十年,满城皆白发

免费试读

雪一直下。

李挽在寒夜驰骋,只是不时勒住马缰回头凝望,城墙轮廓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她只待了不到四个月,竟有些不适应孤城外面的世界。

魂影轻的像柳絮,随风飘荡。

李挽黯然神伤,自己不该把秦木匠的死讯告诉他。

“能背我吗?”

马前传来嘶哑疲惫的声音,人影化作一缕雾气,附在血剑剑身。

剑入匣中,李挽默默背着两口剑匣,骏马在黄沙漫卷中疾驰。

她有很多话想问。

既然能附身血剑,真不能尝试夺舍肉身么?

不愿露面,是不想接受应得的荣耀,还是说害怕那些看到你的百姓感到愧疚?

她情绪复杂,只低低问了一句:

“会回来么?”

“会,龟兹城才是我的家。”顾长安轻语一声,剑匣恢复冗长的寂静。

李挽没再说话,麒驹速度飞快,她其实想慢一些让顾长安看看沿途风景,可又怕来不及。

七天横穿万里沙漠,西域已经没了夷人,皆在会战中奔逃四散,昔日中原大宗师都九死一生的险地,而今普通修行者都来去自如。

玉门关隘,中原旗帜猎猎作响,几十年压在华夏民族心头的耻辱柱,已经变成凯旋关!

隘口高筑长墙,几百士卒持枪握戟在烽火台来回巡视。

女帝易过容,也早就伪造了路引签押,哨卡士卒接过仔细勘察,最后沉声问道:

“你从极西来,应该经过龟兹城了吧?”

士卒满脸黝黑,嘴鼻也因风沙侵袭而皲裂,问这句话时眼神饱含期待。

“嗯。”李挽颔首。

“然后嘞?”士卒焦急询问。

“看到城头的魂影了,没散。”

“那就好,真好。”士卒露出憨厚的笑容,随即摆臂离开,“过!”

女帝驾马远去,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呢喃道:

“欢迎你回家。”

剑匣没有传来回音,但她知道顾长安在看着神州大地。

……

十一月末,关中蓝田县官驿,离长安城也就四十里路。

一场大雨淅淅沥沥,女帝抱着剑匣注视蒙蒙雨幕,檐下能听到水帘顺着瓦片流到沟渠里滴答滴答的声音。

她很厌恶这种声音,似乎像金銮殿的漏刻计时,不断提醒她时间在流逝。

匣里的雾气已经微弱得如风前的残烛。

不少赶路人双手遮住头顶跑进屋檐躲雨,一些江湖游侠侃侃而谈。

突然间雷声阵阵轰鸣,闪电一道接着一道,雨幕中如同银蛇飞舞。

一条长河在沉沉天空流淌而过,磅礴气机在天地规矩间摩擦激荡,焕发出绚烂色泽。

浩然之气,正大光明!

自江南道,过关中平原,抵达长城雁门关!

檐下躲雨客瞠目结舌,眼底充斥着浓浓震撼,长河转瞬即逝,驱散笼罩阴霾的天穹。

“书院夫子开半柱天门了……”一个刀客兴奋难抑,仰天高呼道:

“恭贺华夏第一个陆地神仙。”

“这是咱们中原民族否极泰来之兆,用浩然正气斩断前路荆棘!”

众人心潮澎湃,无声长河就像巨龙腾飞的低吼。

没有深渊,没有前人经验,咱们华夏子民靠着自己的努力,也能试手开天门!

“恭喜……”女帝扯了扯嘴角,这一幕缓解了她连续多日的压抑和痛苦。

书院夫子一举功成。

中原诞生陆地神仙,并不能代表顶尖战力的均衡,更重要的是证明了就算没有天道眷顾,也能屹立绝巅。

在新时代,华夏民族落后了,没有天地气机下的雄壮体魄,也没有深渊层出不穷的法宝。

落后就要挨揍。

可中原一定能奋勇直追!

“如果他还活着……”一个仕女怔怔出神。

檐下激昂的氛围戛然而止,众人垂头丧气。

浩然长河并非他们见过最震撼的场景,记得在一个平凡的傍晚。

七彩国运之剑悬挂蛮圣尸体,绕遍神州大地!

终生难忘,深深烙印在内心深处。

如果顾长安没有变成孤魂,他也有天赋撼动昆仑,甚至比书院夫子的异象更加流光溢彩。

如果中原早点知道孤城,如果没有骗走纛旗,如果白发红袍站在长安城的阳光里,那才是中原最最振奋人心的一天!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

“局势万般艰难,自打顾长安谱写一曲曲雪耻的中原之歌,咱们再没听闻捷报,今日恭贺书院夫子晋升陆地神仙,当浮一大白!”

一个额头鼓鼓的像个寿星佬的商贾畅快大笑,从推车里取出一壶壶还未开坛的杏花酒。

可递过去,却没人愿意接。

蓦然提起那个男人,心中再兴奋的情绪都会变得悲恸,哪里还能饮酒作乐。

“天道眷顾蛮狗,称之为新世界,夫子虽是陆地神仙,可也在天道秩序以内,很难想象能颠覆深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唯有漏网之鱼,才可能翻江倒海砸烂秩序,是民族大义害死了旧世界的守护者,贫道宁愿西域会战失败,中原痛失西北,也不想顾英雄肉体殒灭,这是一个无比错误的决策!!”

一个手持拂尘的道士面色哀伤,他当然知道顾英雄一己之力挽救了几十万家庭,但从长远考虑,那必然是中原之殇!

“对,这桩苦难完全可以避免,是整个民族亲手埋葬顾英雄啊!”刀客满脸涨红,悲痛难抑。

“你们啊……”商贾手臂僵在半空,露出苦涩的笑容,喟叹道:

“我不仅参与西域运粮,还亲眼目睹了顾英雄。”

“咚咚咚的鼓声震天裂地,百万雄师安静无声,城头一道鬼雄身影巍然矗立,彼时我心跳都停止了,那是无与伦比的场面。”

众人屏气凝神,那应该也是最孤独的一幕。

“我和无数中原人一样都心怀愧疚,可看到顾英雄黑雾凝聚的脸庞上的笑容,我慢慢开始理解。”

“他根本不需要民族沉迷于痛苦中,他不愿意看到苍生百姓提起顾长安这个名字时满脸悲伤。”

或许是担心自己的浅薄分析引得大家发笑,商贾一边说话一边露出尴尬的笑容。

众人面色复杂,相继接过商贾的杏花酒,道谢后付上酒钱。

“你们听说了蛮夷巫师赫拉德斯的卜谶么?”刀客转移话题,聊起近日沸沸扬扬的谣言。

商贾点头附和:

“称咱们民族的意志力量将会迎来一次暴涨,甚于上次七倍,谣言有板有眼。”

“是书院夫子叩开天门么?”游侠半信半疑。

刀客沉默,很明显不是。

他有两次热血沸腾的时刻,有两次奋不顾身想要立刻撕咬蛮狗的冲动。

其一是得知万里孤城坚守六十三年,一人一剑屠杀万军,一己之力捍卫华夏疆土。

其二是化鬼雄镇山河!

以颠覆认知的方式告诉中原,纵是身亡亦不改守护家国的执念,华夏不能亡族灭种,无论如何都要驱逐蛮夷!!

这两次就是民族意志的力量,都是因那个男人而起。

除了他,谁还能让中原再次爆发?

可他已经……

“蛮夷大概在酝酿阴谋。”刀客叹了一声。

肯定是圣城故意放出来的谣言,就算真有卜谶,深渊若想瞒住,外界岂能知晓?

其中的原因连普通百姓都能琢磨。

期待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谶言如飞蝗过境传遍中原,百姓被吊足了胃口,都在祈盼着谶言成真,届时无事发生,便会遭受重重的打击。

蛮夷就是想瓦解中原民族的抵抗信心,十倍的疆土差距,十倍的人口差距,若非中原誓死支撑,可能现在沦陷大半了。

所以信心至关重要。

大雨停歇,李挽牵过栓在驿站的麒驹,在蒙蒙细雨中疾驰。

她比旁人更清楚赫拉德斯的谶言。

在城堡修炼的忆江南传回密信,很确定巫师为了推算这条谶言,付出生命的代价。

暴涨七倍。

她希望预言成真,更希望还是由顾长安创造的奇迹,可风吹即散的雾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

快要走了。

……

……

雨后天晴,远方出现了一道巍峨的青黄色城墙,在阳光沐浴下,大城的上缘泛起金芒,仿佛一位无形的鎏金匠为两千年古城浇下浓浓的熔金。

“你还是不愿露面。”李挽垂下眼帘,她希望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顾长安回到故乡,就算安葬在英魂殿,也该轰轰烈烈。

而不是藏在剑匣里。

“长安城孩子很多,我这幅鬼样子,别给他们留下阴影。”

李挽闻言沉默,走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长安城。

长街两侧梅花含苞待放,其余树干光秃秃毫无生机。

如果是春天,入城口只要是空余处便开满了木棉紫荆、栀子牡丹与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花卉,那才是长安城一年最美的时期。

似乎在他的生命里,不允许见到圆满美好的事物。

“走慢点。”顾长安轻语。

李挽背着剑匣,漫无目的地走在熙熙攘攘的长街。

烧饼馄饨、鸡汤馎饦香溢扑鼻的摊棚伴着此起彼落的吆喝声充盈街市。

市井百姓,游人如织,鱼龙混杂,一派祥和景象。

“走吧,带我去见见亲人们。”只走了半个时辰,顾长安突然说话。

“先见郭姨,看她过得好不好。”

李挽点头,那是郭老夫人的女儿,顺着朱雀长街绕进安邑坊巷道,转了一炷香时间,郭府外巷有几条黄狗趴卧打盹。

她表情霎时苍白,就如随风飘散的白花花纸钱。

府邸灯笼换成白色,招魂幡吹得啪啪直响,灵堂里传来道士听得让人断肠的长声幺幺:

“魂兮归来……”

李挽浑浑噩噩走进灵堂,一些偏房亲戚披麻戴孝守着棺材,陆续有人上香。

顾长安心已麻木,只是觉得疲倦。

“为什么会死?”李挽怔怔看着一个穿孝衣的妇人。

妇人递过一炷香,哀声说道:

“回到故乡的心愿已了,她说自己活着没有奔头了,就……就喝毒酒自尽。”

“才享几天福分啊,便要撒手人寰,留下咱们这些可怜人。”

也许哀的不是棺里人,而是她自己。

丈夫翻遍族谱才攀上一点关系,安西遗孀的身份很受朝廷敬重,想着能蹭些富贵,哪里知道老太婆想不开。

“没有奔头……没有奔头。”李挽喃喃自语,总觉得这口棺材对顾长安太残忍了。

“是啊,她说自己除了会焚烧尸体和做饭菜以外,其余一窍不通,整天在屋子里做了一堆菜肴,疯疯癫癫说着长安快吃啊,死前还一直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一走,对不起咱们亲戚啊。”

妇人絮絮叨叨,似乎满腔怨气。

李挽敬香之后掉头离开,在偏僻的小巷里低声问了一句:

“是说对不起你么?”

“是。”顾长安笑了笑,也许说话能转移痛苦,他也罕见打开话匣子。

“我是郭姨接生的,我娘难产,临死前哀求掐死她的孩子。”

“是个男娃,我娘不愿看到我战死城头,便想着娘俩一起死。”

“郭姨抱着襁褓狠心就走,她觉得孤城多一个男娃,就多一份守城希望。”

李挽心脏猛地紧缩,双眸通红。

“你肯定以为这件事是谁告诉我的,其实不是,我亲眼见到。”

“我看着自己的母亲难产而死却无能为力,人们常说生下来的孩子不会啼哭就是怪物,我嚎啕大哭只是因为目送母亲离世。”

“多可悲,是不是?”

顾长安笑得歇斯底里,剑匣怪异的声音引得老黄狗警惕吠叫。

这是最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痛恨生来就有意识的自己。

正因为清晰记得郭姨是怎样悉心照料自己,看到她静静躺在棺材里,无边的痛苦席卷而来。

李挽的血液像淤塞在一个无路可走的峡谷,苍白肌肤骤然渗出淋漓的冷汗,她艰难张嘴呼吸,仍然觉得心头压着千钧磐石。

世间最残忍的折磨不过如此!

“带你去看望小洛阳。”她强颜欢笑。

突然觉得魂灭也许才是真正的解脱,在世一天,过去记忆就不断侵袭,忘不掉,尘封不了。

……

长安书院。

一个肤色黧黑、穿着对襟儿小袄的孩童正襟危坐,他相比同龄人瘦小太多,便坐在书庐最前排。

“牧洛阳,考教一下你。”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出自论语哪一篇?”

头戴竹冠的儒师看向黝黑孩童。

小洛阳猛然站起,吭吭哧哧好一会,最后满脸臊红道:

“夫子,我太笨了。”

书庐传来欢快的嗤笑声。

“笑什么?”儒师板着脸环顾孩童们,随即严厉道:

“伸手!”

拿起戒尺,往小洛阳手心轻轻招呼几下,只是象征性的惩罚。

他知道孩子的来历,所以平常多有照顾。

“出自《论语·雍也篇》,意思是唯有文采和朴实性格两者均衡兼备,才能成为真君子。”

“坐下吧。”

儒师谆谆教诲。

“我知道了。”小洛阳点头落座。

下课钟声敲响,儒师将笔记交给牧洛阳,叮嘱几句离开了。

小洛阳从布包拿出来一个鸡蛋,在桌角轻轻敲了几下,接着剥开蛋壳,将鸡蛋放进嘴里。

他眼睛看着书卷,嘴里慢慢地咀嚼。

“牧洛阳乡巴佬,把鸡蛋当宝贝。”身后稚童探起脑袋做鬼脸。

小洛阳视若无睹,慢慢翻着自己的书卷,直到翻出那页夹着的一朵桃花。

是离家时采摘的,已经枯萎干瘪。

他嘴唇嚅动着,眼底涌出泪花。

“顾哥哥,我吃得饱穿得暖,很多好看的衣服鞋子,认识的长辈都很照顾我,什么什么都好,就是特别想你。”

“你都没吃过鸡蛋,我整天都吃呢。”

“对了,秦爷爷上吊死了,郭姨前几天吃酒死了,她告诉我要好好读书练武,不靠安西身份,也能成为扬名立万的大人物。”

“我会做到,你也希望我能做到吧。”

小洛阳脸庞紧绷,想着想着把头埋进手臂里默默抽泣。

顾哥哥,他们为什么要自杀,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啊。

“爱哭鬼!”身后稚童戳背捉弄。

窗外的李挽听着嘲笑的话语,低声道:

“童言无忌,我给他安排皇家书屋。”

顾长安微弱的声音无波无澜:

“没必要,他是安西人,他不会被轻易击倒。”

“去英魂殿祭拜秦爷爷,完成他交代我的遗愿。”

“嗯。”李挽又看了小洛阳几眼,便背起剑匣离开。

因为秦木匠的一封信,顾长安才愿意来到长安城,之后呢?

是回西域孤城,还是一直待在长安直到消失?

……

英魂祠坐落在太庙旁边,乌泱泱如浪潮拥挤,不少人远赴千里赶来祭拜。

殿廊上空一个巨大的圣坛,坛心燃烧着火焰。

“英魂壮举薪火相传。”

“风吹不熄,雨浇不灭!”

“在那些迷茫黑暗的日子里,民众看不到光,他们便把自己点燃,形成了华夏民族永不熄灭的精神火焰!!”

人群在殿前叩拜,不时激烈陈词。

李挽走过一座座灵位,在有些名字前多逗留一会。

“要祭拜的太多了,索性就不拜了,去秦爷爷那。”

剑匣传来虚弱的声音。

长长的英魂殿廊,李挽边走边解释道:

“他说自己没有战死城头,上吊很懦弱,所以请求朝廷千万别把灵位摆在显眼的地方,没脸。”

顾长安平静回答:“秦爷爷原本是箭无虚发的弓弩手,只是右臂被蛮夷砍断了。”

说完他飘出剑匣,朦胧的雾气已经近乎于无,在最角落找到秦大壮的名字。

李挽恓恓惶惶地走开,留给他独处的空间。

“秦爷爷,你生前一直强调自己就叫秦木匠,嫌自己名字土气,可灵位总不能还刻假名吧?只是从见你第一面起,就瘦巴巴的没有强壮过。”

“你个老头子,死前还逼我来一趟中原,你的计谋成功了。”

“暂时不能下去陪你了。”

顾长安笑了笑,低声倾诉着从未说过的故事:

“我走过玉门关,我看过黄河,我途径嵩山华山,也来到咱们心心念念的长安城。”

“你相信我来自一千两百年以后的华夏么?咱们后人从黄河到玉门关,只需要一个时辰。”

“哪位陆地神仙能够做到?”

“可我很恐惧啊,黄河还是那条河,华山还是那座山,如果华夏亡国灭种了,中原被蛮夷占据了,还有后人么?还有山河么?”

“命运给了我异乎常人的能力,也在赋予我使命。”

“它仿佛在告诉我,顾长安,你还不能倒下,你要继续前进,直到驱逐蛮夷为止。”

“我看到勤劳耕耘的农夫,看到不辞辛苦的绣妇,也看到千千万万个小洛阳在学堂读书,看到每个平凡百姓都在为生活奔波。”

“我能消失一了百了么?我有负罪感,这该死的负罪感!”

“这就是我害怕来到中原的理由,可你用死不瞑目来逼我!”

顾长安痛苦到魂影不断抽搐,可声音依旧带着颤抖的笑意:

“我来的时候满目疮痍,我走的时候应该要锦绣河山。”

“我想让后世提起顾长安这个名字时,能说一句这盛世如你所愿。”

“所以我要去重铸肉身了,我要无休无止地屠杀蛮夷,可我真的好难过。”

“经历那么多苦难,终于完成使命,可我还得继续战斗,每一次受伤又痊愈,我都在遭受万剐凌迟的酷刑,那种疼痛不能回忆。”

“没有你这封信,我不会来中原,等太平盛世来临,我一定下去责骂你。”

“你们真狠心啊,从小就告诉我要守护孤城寸土,要为民族脊梁而战,等我费劲千辛万苦做到了,你们却一个个撒手人寰,让我承受不断丧亲之痛,让我孤零零活着。”

沉寂了很久,顾长安再没开口。

突然。

“不过些许风霜。”他说。

声音很轻,但很有力,很肯定,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从灵魂喷出来的血。

“走啦!”雾气离开了灵位,冷静得如同一潭微波不起的湖水。

他要去蛮国圣城。

既然要重铸肉身,单凭边境蛮卒远远不够,只能去圣城大开杀戒,也许会失败,但这是唯一的道路。

李挽安静站在不远处,看到雾气飘来,没有第一时间递出剑匣,颤声问道:

“你想去哪?”

顾长安沉默。

他不确定能不能成功重铸肉身,也就不给别人希望了,没有期望就不存在失落。

“谢谢你的陪伴。”他说完飘出英魂殿,雾气浅淡到平常人已经看不到了。

李挽心如刀绞,浑浑噩噩地跟了出去,悬空而起与雾并行。

她不知道会怎样,可还是想陪他多走一段,再多走一段,仿佛分别永远不会来临。

……

深夜,唐赵边境一座城池巍峨矗立,李挽手持剑匣站在城门,她答应顾长安只送到这里。

“你若还是觉得亏欠,就好好做个明君,你在金銮殿的一言一行,都能改变百姓的命运。”

顾长安嗓音不再虚弱,若是活着他还会回到孤城,家永远是家,但活着就会让蛮夷忌惮,就会给苍生百姓一份庇护。

李挽紧抿唇瓣,青丝散乱双眼红肿,“生前无人问津,死后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么?”

顾长安不再说话。

这时城头传来凌厉的呵斥声。

一个想要进城的老农扛着两包炭,被守将推搡出去。

卖炭翁跌倒在地,没有鞋子,拿破布在脚上裹,脚踝竟然爬满蛆虫。

“城内禁止卖炭,没收!”

刀疤脸的守将义正辞严,话语不容置疑,吩咐士卒夺走两包炭。

说完一脸寒意:

“起来!从哪来回哪里去!”

城外的行商见状心生怜悯,可畏惧兵威不敢伸张。

“我……我只有两包炭,我要给孙子买两只老母鸡,你看能不能别……?”卖炭翁大口喘息着,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数到三。”

守将拔起长刀。

卖炭翁面如死灰,只得做求饶状,不停念叨着不要炭了不要炭了。

“给你两文钱。”守将从腰间掏出两个铜板丢过去,一边教育卖炭翁:

“以后别再来卖炭了,这次就算了,下回吊在城门鞭打!”

“好,好……”卖炭翁捡过钱感动得想弯腰鞠躬,但可能腿很疼,颤抖着又坐在地上,最后踉踉跄跄离开。

李挽再难遏制暴怒,寒剑蓦然出鞘,就要直取守将首级。

顾长安为苍生黎庶付出了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让他亲眼目睹百姓被欺压的场面吗?

突如其来的杀机,刀疤脸守将不寒而栗,剑未坠时就跪下求饶。

“安敢如此压榨百姓?是赋税既竭,不足以奉战士,还是自己贪婪所致?连老农两包炭都不放过,商扩可知你所为?”

李挽语调森森。

城外行商纷纷叫好,敢直呼赵帝名讳,身份想必不简单,定要惩处贪官虫豸!

“冤枉啊!”守将大汗淋漓,赶紧示意士卒将两包炭倾倒出来:

“是焦木。”

地上哪里的炭,分明只是一些烧断的木头。

“那老农早就疯了,是蛮狗在咱们赵国释放毒气,许多体弱多病的老人疯疯癫癫。”

“这位卖炭翁口中的孙子,早在前两天就被他生生砍死吃掉了。”

“我不放他进城,是害怕他被自己儿子儿媳报复,已经祖父食孙,不能再发生儿子弑父的人伦惨状了!”

守将因恐惧一口气说完,见悬在头顶的寒剑消失,他才痛心疾首道:

“这些蛮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掠民屠民为战功,拉扯之下折磨咱们赵国老百姓。”

城外一片死寂。

行商从骇然到惊悚,最后变得麻木。

天不佑中原……

百姓何罪之有,至以老天如此?!

李挽神色黯然,低头看向剑匣,一颗心陡然坠入悬崖。

雾气没有了。

是悄悄离开了?

还是消亡……

行商陆续进城,唯独李挽孤寂地伫立在城外,默默地凝望天际,她久久伫立。

……

PS:双倍月票,厚脸求一次,求月票……

小说《驻守大唐六十年,满城皆白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