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相天成(尹栎花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魅相天成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尹栎花玥)

小说推荐小说《魅相天成》,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尹栎花玥,作者“偷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第二章:天朝五十一年,天晴!今日是大皇孙赵熠二十岁的生辰,身为庆元帝最受宠爱的嫡长孙,自然是要大操大办的了,因此这天太子府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太子太子妃一早就携着两子盛装进了皇宫面见圣上,这府内只有李总管在招待来宾,哪怕主人不在,来宾还是络绎不绝因此府里所有人员都被调度到前厅忙活,人人忙的脚不占地,要说每逢府里有宴会或者要招待重要来宾之时最闲的人是谁,莫过于下面这两人了……“栎哥哥,趁大哥哥不……

小说:魅相天成

作者:偷白

角色:尹栎花玥

火爆新书《魅相天成》是由网络作者“偷白”所编写的小说推荐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不行!”尹栎这次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可是逛花街,又不是去逛街那么简单。“为什么不行?”花玥一听就委屈上了,“我只是去看看而已,听说那里有很多美人大姐姐。”“谁跟你说的这些?”尹栎蹙着眉峰,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不知在听来的,“你小小年纪怎尽听这些胡言乱语。”花玥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偷听来的,他心虚…

魅相天成

第2章 花楼 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章:

天朝五十一年,天晴!

今日是大皇孙赵熠二十岁的生辰,身为庆元帝最受宠爱的嫡长孙,自然是要大操大办的了,因此这天太子府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太子太子妃一早就携着两子盛装进了皇宫面见圣上,这府内只有李总管在招待来宾,哪怕主人不在,来宾还是络绎不绝。

因此府里所有人员都被调度到前厅忙活,人人忙的脚不占地,要说每逢府里有宴会或者要招待重要来宾之时最闲的人是谁,莫过于下面这两人了……

“栎哥哥,趁大哥哥不在,要不你现在带我出去花街看看好不好?”十五岁,正是对风流韵事一知半解的年纪,因此此话一出,尹栎只当没听见。

“栎哥哥,你就带玥儿去嘛。”花玥还是不死心,反正从小到大眼前这人都是这副面具脸,他也习惯了,他有的是耐性,磨久了这人总会应了他的。

“不行!”尹栎这次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可是逛花街,又不是去逛街那么简单。

“为什么不行?”花玥一听就委屈上了,“我只是去看看而已,听说那里有很多美人大姐姐。”

“谁跟你说的这些?”尹栎蹙着眉峰,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不知在听来的,“你小小年纪怎尽听这些胡言乱语。”

花玥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偷听来的,他心虚的错开目光,“我不是小孩子了,书上可是说了十五岁就可以去那里了。”

“哪本书?”尹栎这下连眼皮都气皱了,他每天把人盯那么紧,这孩子到底是从哪找来的这种不三不四的书来看的,平日读书识字不见他这么上心。

“就,就……我忘记哪本书了!”花玥只恨自己嘴太快,说错话,现在只能装糊涂了。

“等晚点大殿下就会回来了,你如果坚持要去的话到时候让他带你去可好?”尹栎觉得这事没得商量,于是来了个杀手锏。

杀手锏果然挺奏效的,某人一听立刻怂了,但是气势不能输,“哼!不去就不去嘛,我才不稀罕呢!”

然后花某人就气嘟嘟的开始制造各种扰人心神的声响,“哐哐铛铛,叮叮咚咚,淅淅沥沥……”就是不停下。

如此一个时辰后。

“够了!”

被吵的忍无可忍的尹栎最后实在招架不住,要是这孩子能把这耐心用在读书上多好,“你真那么想去?”

“嗯嗯!”花某人点头如捣蒜,“栎哥哥你要带我去了吗?”

“你想去做什么?”尹栎还是想不通他为什么那么想去那种地方。

“去玩呀,听说那里可好玩了!”花玥天真的说到。

“那里根本没啥好玩的,不仅不好玩,还无聊的很!”尹栎无奈的看着他,这孩子不知道玩的什么还在那兴奋啥。

“你少骗我了,我知道那里有会唱歌的,会奏乐的,还有很多文人墨客在那里理论人生呢,还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会穿得很漂亮很美丽,身上还香香的,还会对你笑呢!”花玥说完得意洋洋的看着尹栎。

尹栎眼皮一挑,“哦,你从哪来听来的这些呀?”

“我从李大哥那听来的呀!”遭了,花玥意识到自己又嘴快说错了话了,但他现在捂住自己嘴巴都没有用了。

听到是李成那家伙,尹栎心中更不悦了,“哦!原来是李主管的儿子说的呀,他那人就一无赖,你不止没有听我的话远离他,还跟他混一起了呀?”

“我才没有跟他混一起呢,我是那天溜出去玩的时候偷听到的!”花玥连忙否认,以示清白,然而又一次自爆了,等他再次意识到说错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回刚刚的话了。

“你这两天给我好好待在房里,哪来也不准去!”尹栎留下这话后就径直出了房门,然后不顾身后那哀怨的目光,在院子练起剑来。

“我不要,我没有错,栎哥哥你欺负人!”花玥单薄的身子趴在门边可怜兮兮的控诉着。

尹栎收起剑来,走到花玥身前冷面道:“那行,那我等大殿下回来了就跟他请调去别处吧,反正我的话你也不听,还是换个人来比较合适。”

花玥一听尹栎要走,心慌了,豆大的泪珠直落,“我知道错了,栎哥哥你不要离开,我乖乖待在这就是了嘛!”

花玥在这府里没有自由,他生性爱热闹,但是每次府里有什么热闹的事都不让他参加,他只是想出去看看别人口中那更热闹的地方都不行,便越想越委屈,又开始在那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了。

尹栎练了一会剑后便停下进到房内去看看花玥,谁料一进去就看见小祖宗正缩在床上掉眼泪,哭的鼻子红红的,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见此情景饶是再硬心肠都不好再冷脸了,尹栎无奈的拿过一旁的丝帕递给已哭红了双眸的小祖宗,这人从小就好哭,一哭就停不下来,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在他身上屁用没有。

“你就那么想去?”尹栎深知这小祖宗是越不让他干什么就越要干什么的主,这事他既然已经开口了,自己要是不带他去一趟怕是以后也会找机会偷偷去的。

罢了,还是带他去一趟吧,有自己看着总归放心些。

“玥儿也想去看看那好玩的地方,我知道你跟大哥哥都觉得我是累赘,每次府里有好玩的也不让我参加,就是觉得我多余了呗……”花某人委屈巴巴的控诉着自己被嫌弃的人生。

尹栎头疼的看着眼前人,有些事情他没办法明说,要不然会伤 了这孩子的心,他也没想到这孩子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心思却还是这么的敏感……

看来找个机会还是得跟大殿下说一说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大家都把花玥当孩子看待,其实他也已经到了知人事的年纪了!

“小少爷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些会慢慢明白的!”尹栎帮他把眼泪擦干净,叹声道:“既然你想去我便带你去一就是。”

花玥听到这话眼神瞬间就亮了,“真的?栎哥哥你终于肯带我去啦?”

看着他那雀跃的模样,尹栎深感无奈,看来自己还是太心软了,只希望这小祖宗少趴墙角莫再听那些乌烟八糟的事才好。

————————————-

西城南巷,这里是京城有名的花街柳巷,一条街下去几乎大大小小的青楼好几十家,此时又逢太平盛世,多的是达官贵族文人墨客来这里寻花问柳,你要是在京城有点名气的说你没来过这里都显的不入流。

酉时,天空逐暗,明月高挂,花街最具盛名的聚美楼前!

老鸨刚要开门迎客做生意,就见着门口已站着一俊一美两位客人。

俊的那位身高过八尺,腰挂一柄入鞘银刀,挺拔的身形,站姿卓然,黑发高束,肤色古铜,棱角分明的脸上是如刀刻般的立体五官,剑眉高鼻,一双如潭的厉眸如雄鹰般,闪着凛然的锋锐之光,厚薄适中的淡唇却始终紧抿着,虽只着一藏蓝素衣,却难掩其身上那冷峻如霜的气势,让人心生畏惧。

美的这位身材纤瘦高挑,肤白胜雪,身着一袭白底竹兰暗纹锦缎长衫,细腰上缠着一条锦织蓝带,外罩一件滚边的白底银线纱衣,如瀑的乌发直垂翘臀,光洁饱满额头下一对淡浓相宜的弯眉如画般灵动,巴掌大的鹅蛋脸上一双杏眼润如秋水,双瞳如琉璃波光流转,鼻子挺而翘,粉如桃瓣的双唇之间是那洁白如雪的贝齿,年岁虽小却不会让人混淆了性别,好一个明眸皓齿的绝色少年郎。

老鸨犹记得之前的天朝第一美人花艳琴,如今的太子妃已经是绝世倾城的容颜了,眼前这位更甚其美貌,老鸨可以肯定她这一生就没见过比之更美的。

这通身的贵气,又是这般容颜,想来应该是京城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出来见世面了才对,那么这般看来,那位身形高大的俊爷有可能是这位小公子的兄长或保镖才对。

回过神来的老鸨非常有眼力见的扭着粗腰手里挥着浓烟香水的丝帕,走到两人面前,声音掐媚,“哎呦,两位爷今日特意过来我们聚美楼,真是荣幸之至,两位爷里面请呀!”

花玥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一时不妨,被老鸨手上的丝帕薰到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阿嚏!阿嚏……”他平时没有熏香的习惯,自然也闻不惯这种浓烈刺鼻的香味。

尹栎见状连忙拿出帕子帮他捂鼻档了这香气,然后用那双如潭的厉眼扫了一眼还欲往两人身边凑的老鸨!

老鸨顿时被吓的一顿,再不敢靠近,只能对着两人讪讪的说到:“两位客人快请进吧,这里风大,要是吹坏了身子就不好了!”她怕失去两个优质客户,连忙先把人请进去了。

“开间上房。”尹栎对老鸨说到,接着领着还在四处张望的花玥进了聚美楼。

花玥满心好奇的跟在着尹栎一同进去了,两人跟在老鸨身后走上二楼的贵宾房内,期间花玥眼睛都舍得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有趣的景色。

这一路走来,房间内几乎十余步就摆放着一盏银质灯架,上面着一只只粗直的白色蜡烛,每只都点亮了,因使得整个聚美楼格外的通亮。

等进到房内,就见着那满屋低垂的纱幔正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着,配上那满墙的大红雕花木窗,竟营造出了一种书中描述的浪漫的氛围感来。

尹栎看着花玥那双发亮的美目,眉头微微蹙起,开始有些后悔带他来了,这小祖宗该不会迷上这里了吧?

“栎哥哥,你还说这里没什么呢,你看,这多好看呀!还亮堂堂的!”花玥已经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节目了,一定跟书里描绘的一模一样。

“两位客官,您看看是要点我们这里的哪位姑娘呀?您要是还未决定要点哪位,我可以为您介绍介绍!”一旁的老鸨见状连忙将两人引坐,然后便开始推销自己这里的姑娘!

花玥一听连忙望向尹栎,他第一次来还不知道怎么点姑娘呢,想想就挺激动的。不知道等下来的大姐姐是不是如书中那般风情动人。

尹栎慢顶着老鸨和花玥的目光,慢悠悠的拿起桌上刚端上来热腾腾的茶水喝上一口,“先来几个这里的拿手菜吧!”

“啊?”

“啊?”

两个失望的声音同时响起,不用问都知道是哪两位发出的了。

“栎哥哥,”花玥轻轻的拉了拉尹栎的袖边,“我们先叫大姐姐嘛。”

“你还未用晚膳,还是先用完善再说!”尹栎说完又一记冷眼扫向了老鸨,让人不寒而栗。

“好好好,我这下去吩咐厨子给您做几样拿手菜端上来哈!”这眼神老鸨哪里禁得住,离开麻溜的跑去上菜了。

老鸨一走,原本还在门口观望的姑娘们都面面相觑,想毛遂自荐又怕那位长相俊朗的客人,但是这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容貌皆上等的客人,就这么错过了又挺可惜的。

花玥嘴上说着要找大姐姐,真的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还是怪不好意思的,反而尹栎倒是老神在在的一杯接着一杯的茶水入肚,那悠然自在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这品茶的。

“栎哥哥,我看书上都是边吃饭边叫那些姐姐来陪着的,我们是不是也要这样呀?”花玥又想起了书中描述的情节,这记忆力要是用在背书上多好。

“不急,等你吃完饭再说!”尹栎说到:“你忘记上次御医是怎么叮嘱你的吗?”

前不久才因肠胃不适吃了好些药的花某人小声的嘟囔着:“我知道,我又没有说不吃饭,我是说可以让姐姐们过来陪我们吃饭呀!”

“哦,你是不是还打算让她们喂你吃呀?”尹栎说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轻抿一口茶,“你是不是还想说如果可以让她们坐在你大腿上喂你会更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