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三年(钱威林秋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民国十三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钱威林秋生)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民国十三年》,是以钱威林秋生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小青陵”,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说起宝物,我倒又提起了几分兴趣卢疯子丝毫不掩盖他对刘府的兴趣,毕竟现在整个县城他说一没人敢说二对于刘家的财产和女人颇有一些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意思说起刘家的宝物,我姨父也知道,站在刘府课堂里姨父给我讲了一些关于那宝物的事情姨父叼着烟斗回忆道:“刘文宣刚来林河时没带什么家资,唯挎了一只花布包裹,里面一张委任状,还有就是一只造型奇特的玻璃物件,当时我们以为只是一件廉价的洋玩意,也没太在意”……

小说:民国十三年

作者:小青陵

角色:钱威林秋生

小说《民国十三年》是一本十分好看的悬疑惊悚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青陵”。文章精彩截取如下:”这他人口中的“九叔”,脸微方,面容清瘦骨骼嶙峋,两条灰眉浓密,快连成了条线;双眼略凹略小,但目光炯炯如炬;穿着青灰色的长衫,身后站着两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学徒,抓耳挠腮的没个站相。“请,县长、任老爷请。”九叔捉襟客气。“九叔请…

民国十三年

第2章 九叔 免费在线阅读

裕丰楼的红烧狮子头,在整个南方都称得上一绝。听伙计吹,厨子原来是军政府里的,这是陈督军最喜欢的一道菜。姑且不论这是不是伙计常年吹的牛皮;但当时我以为这份头菜会摆到县太爷面前,或者是我将来的领导卢团长;再不济也是那些身着彩缎,留着“半半头”的乡绅面前;而是径直端到了东南席位,一个中老年当面。

伙计:“九叔,红烧狮子头。”

这他人口中的“九叔”,脸微方,面容清瘦骨骼嶙峋,两条灰眉浓密,快连成了条线;双眼略凹略小,但目光炯炯如炬;穿着青灰色的长衫,身后站着两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学徒,抓耳挠腮的没个站相。

“请,县长、任老爷请。”九叔捉襟客气。

“九叔请。”姨父笑道。

九叔使筷子切开肉糜,夹了半块蛋黄。

等这“九叔”细品了狮子头精华的滋味,点了点头后,县长、队长这些达官贵人才动筷子。

九叔,林姓名政英(正英),辈行排九,长辈喊林九,晚辈、平辈喊九叔。年轻时在江西哪个山上当道士,现在领着两个徒弟在县里做点死人营生。

记得当时姨父叫我敬酒,先从九叔开始。本来还以为这个小老头是个县城里的什么狠角色,结果一听是做死人生意的,我手里的酒杯立马就高了三寸,心里想:“一个发死人财的老家伙,有什么值得敬的?”

那时候幼稚的想法,直到我姨父出事的时候才有所转变。

晚宴过后姓林的道士领着徒弟回去了,我正向姨父抱怨干嘛请个发死人财的,姨父当时便让我闭嘴,说刚认识这位林师傅,听说他有些本事,早晚有事求人家帮忙。

我也只是悻悻,转而又去讨好县长和卢队长。

我虽然人年轻,好在在北方老家学了一身吃喝嫖赌的本事,散了晚宴,拿着姨父给的五十个大洋,出门便叫车夫把县长和卢队长往城里最大的窑子醉香楼拉。

起先县太爷还推口文邹邹说,有伤风雅有伤风雅,卢团长劝了劝,才改口说单是去听戏,最后要了两个姑娘伺候。

1925年,民国十四年,有了县长任命,我一个原来的市井无赖也成了这民国的官,穿上警服每天跟在保安团卢团长手下,学习着这民国的官该怎么当。

刚套着这身警服,别提多神气了,卢疯子给我配了两个随身的跟班,一个叫阿和,一个叫阿彪。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一个柴瘦干练鬼头鬼脑,一个五大三粗脑子不怎么好使。但他们贪财好色欺压平民的本事,与我比起来却不遑多让。

平时我们三人走在街上游手好闲,看着那些小民低三下四的模样,我总是歪着脑袋把胸膛挺得喘气都困难,然后把手挎在腰间摸着枪盒子,吓唬吓唬那些刁民。

若是瞧见了有年轻貌美的姑娘,先不论有没有夫家,总是言语上先调戏一番。如果是贞烈性子就像前朝的烈女一样,也就罢了。但如果娇嫩得软弱可欺,又是穷人家的女儿,那便可以伸手摸摸奶子或者是屁股,又或者是三个人把姑娘拦在中央,背着人戏耍一番。

那时候当稽查队长,一日不摸两个姑娘,手发痒。

当然除了每日在街道上巡逻混日子,我跟着卢疯子还有正事要做,这也是为什么我姨父要把我抬举到稽查队长这位置上的原因。

在跟着卢疯子学习了一两年后已经是1927年了,卢疯子才开始教我如何勾结商贾,做烟土和人头生意。

原来我这姨父表面上做着金行当铺的生意,背地里挣钱的却是大烟和贩卖人口。大烟自然就不必多说了,穷鬼卖儿卖女也要抽上两口,我那跟班阿和就喜欢那玩意儿。至于贩卖人口这是姨父老爹当官时候就干的事儿。

姨父的生意主要有两条线,一条是卖劳工,卖到花旗国,也就是美国;一个壮汉净挣200美金,换算下来差不多就是他妈的1000个大洋。另一条便是卖女人,卖到南洋诸国,大概就是现在菲律宾、马来西亚一带,卖去当妓女,利润更高。

全县像我一样的队长有九个,加上团长卢韦东就是十个。我们任务就是帮着姨父更好地维持生意,也帮其他的老板,他们的烟馆、妓院和马车运输都要有我们的兄弟们照看着,每月像收租一样收取规费,这可比县政府的那点薪水强多了。

第一次出事儿就是在运送女人到码头。我记得林河县城有大小妓院28家,那些处事圆滑,受人管教的自然就留在了本地,她们能给老鸨子挣钱,老鸨子也舍不得往外送;要是遇见了有宁死不从、不服管束的,无亲无故任人摆布的姑娘,这些老鸨子便低价钱卖给商会,再由商会统一组织船只卖到南洋去。

那次的货是十二头,说“头”便是将这些姑娘当作了牛马。先把这些女人关在大牢里饿上三天,只给些水吊命,这时候的狱卒是最潇洒快活的时候了,也不消他们花费一分钱便能随便蹂躏这些姑娘。不敢下重了手,怕给打死了,单就是为了驯服这些“畜生”。等到这群姑娘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再没有一丝力气反抗,再给些吃食,然后捆好装上马车送到码头去。

那是我第一次押送货物,虽然也在县城里为非作歹惯了,但真正干起这些伤天害理的勾当,我还是有些怯,跟在卢疯子背后。

“任老爷来信了,船停在城外6号码头。”一狗头军师模样的人,人们都叫他师爷,“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任老爷说快点。”

卢疯子脖子一拧像是抽风说道:“催他娘的什么东西?这些狗日的钱他们挣,活儿我们干!”

卢韦东像是在申诉命运的不公,担着这掉脑袋的风险,也多捞不到几块大洋。

跟着卢疯子围着班房转了半圈儿,拐进一条汽油桶遮蔽的巷道,又走了四五十米,就连这监狱都是为了关押这些姑娘特别建造的,像是地下隔层,密不透风。

隐隐约约听见了呻吟,不知道是在挨打还是在干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06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