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裴舒晚《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最新章节阅读_(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唐崇裴舒晚是现代言情《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儿时的眷恋让我对她一直抱有幻想,甚至设计她,让她怀了我的孩子。事后,我顺理成章入赘,成了她名副其实的老公。五年里,她从未爱过我,也从未爱过我们的孩子,哪怕是孩子车祸去世那天,她也和白月光在国外。我放手了,不想再继续了……我:“我们离婚吧。”她:“你说什么?”我:“过去那段温馨的日子,回不去了……”她沉默了,或许这是她想要的。既然如此,何必相互折磨,我把她还给她心爱的男人……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现已完本,主角是唐崇裴舒晚,由作者“阿银姐姐”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只是不想这个被妈妈视为罪恶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为什么这么难?我怀孕期间,他只记录了一条。对不起。这个对不起是对谁说的?小驰吗?还是对我,可是唐崇对不起我什么?是我对不起他,这么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关心珍惜过他,我误解他,打骂他,让他痛苦,他记录下的每一条,都是对我凌迟,我在这份蔓延的痛里,寻找着一丝属于爱......

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

第21章 阅读最新章节


可我那时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为什么不去找梁平霜?

为什么总要在我面前装可怜?

他那么爱小驰,自从有了小驰后,眼里就好像只有那个孩子。

他究竟是爱孩子,还是爱我?

直到唐崇死后,贺仪光告诉我,唐崇爱我。

当年小驰早产,贺仪光告诉我,唐崇爱的是梁平霜,但梁平霜要出国抛下了他,所以他才选择的我。

自此在我与唐崇之间埋下了一根刺,但这怪不了别人,是我愚蠢、多疑,竟然怀疑自己的丈夫。

在唐崇的墓碑前站了许久,背后像是有人走了过来。

她放下一束花,安静了几秒后开口,“你不配站在这里,唐崇不会想要见到你,给他留个清净。”

“他是我的丈夫。”

“已经不是了,他在生前就跟你离婚了。”

“我没答应。”

迎面一巴掌打在脸上,痛感对我而言是麻木的。

梁平霜怒气横生,唐崇死后她不知对我动过多少次手了,她痛骂我不配做妻子与妈妈,我的嘴角出血了,血溅在唐崇的墓前,我慌忙拽着袖子擦干净,他喜欢干净,讨厌血腥。

更讨厌我。

讨厌到再也不想来我的梦里。

梁平霜抓住我的胳膊,我被迫与她的眼睛对视,她的眸子里有很浓的怒意,怒意减淡后成了伤感,就连声调里都有了哭腔,“一直以来,你都只会让唐崇伤心!”

她说的没错。

唐崇走时连眼泪都没有流,我明白这些年,我辜负他、误会他、憎恨他,在那段支离破碎的婚姻里,他努力捡起每一个碎片拼凑,试图将那个家拼凑完整,给小驰一个家,给一个爱他的母亲。

可直到死,他都没做到。

现在他跟小驰团聚了,他们在一起了,他们都不要我了。

梁平霜像是察觉了什么,她甩开我,顺势擦了擦手,“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最好长命百岁,省的死了去打扰他们。”

临走时,她深深看向我。

“裴舒晚,唐崇不会想要再见到你的,哪怕是死后。”

2

梦不到唐崇与小驰后,我只好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在一次次的催眠里,我又找到了唐崇,只不过这次是年少的他。

那时他总是很胆怯又弱小,我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可他大多数时候都在躲着我。

我知道,是唐阿姨不允许他跟我来往过密,那时我不懂为什么,后来我明白了,那次父亲将我叫进书房,严词厉色警告我,不许跟唐崇太亲密,让我把他当哥哥。

我问为什么。

父亲说,他会娶唐阿姨。

难怪唐崇不喜欢跟我在一起,不喜欢跟我说话,反倒是跟梁平霜在一起时,笑容更多一些,原来他是抱着当我哥哥的心思跟我相处的。

如他所愿,我成全了他,可看到他跟梁平霜一起吃饭上下学时,我又无法克制地嫉妒起来,我用言语中伤他,看到他失落受伤的眼神,我又后悔说了那些话。

我尽力克制对他的感情,因而跟贺仪光达成了协议,我将司机派给他,将唐崇送的手链给他,就连跟他的亲密都是演给唐崇看的。

可我不知道,唐崇会那么伤心。

直到我无意打开了唐崇留下的手机,那手机原本摔坏了,我找了很多地方去修,修好后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备忘录中是满的。

密密麻麻,不知记录了多少。

最近一次离开心理医生那里,他给我忠告:“裴小姐,你不能继续接受催眠了,继续下去会影响到生活,严重的话你会无法保持清醒。”

“那很好。”

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回去后我打开了唐崇的手机,我吞了安眠药,在迷迷糊糊里,翻阅着里面的内容,一篇接着一篇。

十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看到裴舒晚跟贺仪光在一起吃饭了,贺仪光向我打听了很多有关裴舒晚的事情,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她,他的眼神我认得,因为我也是那样看裴舒晚的。

三十一日。

他们好像在一起了。

二月一。

我看到了,我送她的手链戴在了贺仪光手上,我再也不会送她东西了。

五月六。

她告诉我,我不能出国了,妈妈哭了,是哭我没用吗?

不管怎么样,还是祝福他们。

安眠药控制不了我的意识了,我开始无比清醒,唐崇备忘录中的每一个字如同一粒粒沙土,我置身其中,翻阅的过程里,像是被活埋。

我捂着心口,一口气快要上不来,直到看到那一条:裴舒晚骂我贱,我要怎么跟她解释,这不是我想的,我去质问妈妈,我怪不了她,没有人有错,所以错的是我,我罪大恶极,我该死。

四个月后的一条。

她怀了孕,可我知道裴舒晚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去医院,我问了很多医生,他们都对我摇头,摇头是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想这个被妈妈视为罪恶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为什么这么难?

我怀孕期间,他只记录了一条。

对不起。

这个对不起是对谁说的?

小驰吗?

还是对我,可是唐崇对不起我什么?

是我对不起他,这么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关心珍惜过他,我误解他,打骂他,让他痛苦,他记录下的每一条,都是对我凌迟,我在这份蔓延的痛里,寻找着一丝属于爱的痕迹,可找到最后,只余悔恨。

直到翻找到唐崇生前最后记录的一篇。

那是小驰去世后的日期,他写道:“小驰不在了,我会去陪他的,我曾以为绝症是对我惩罚,却没想到成了我去见小驰的捷径。”

从那个时候,他就没了生的希望,他一心求死,我却蒙在鼓里。

安眠药失效后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医院打来的。

通知我贺仪光死讯的。

他是醉酒后失足坠楼而亡,我想这是报应,他亲手将圆圆扔下了楼,最后换来自己的坠楼。

我记得圆圆,那不是我给贺仪光的。

我只是将它寄养在宠物店,我并不知道它是怎么到贺仪光手中的。

可惜这些解释,再也不会有人听了。

我吞下大量安眠药,我试图去梦境里见他们,去被催眠的幻景里见他们,后来我用了太多办法,却再也寻觅不到他们的踪影。

我活着,却早已是行尸走肉一具。

那一天阳光很好,我站在斑马线上,红灯仿佛亮了,朦胧间,我看到了马路那头的唐崇,他牵着小驰的手背对着我,走得越来越远,我奋力呼喊,我努力追逐,我迈出了脚,冲了出去。

可尖锐的刹车声将我拉回现实,车子向我冲撞而来,我一动不动。

我想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见到唐崇与小驰了?

可等我再回神看去,那两道身影已经不见了。

原来我穷其一生追逐的人,早就被我推开了。

(全文完)

小说《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