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鹿容迟渊(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江鹿容迟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其他小说小说《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是作者“冬雪喑哑”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鹿容迟渊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走!”男人克制道。她走不了,十二年前就走不了了。她8岁时,在拐卖中途被他救回来,带在身边一养就养到20岁。随着情窦初开,她逐渐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并非是简单的养育之情。她更想,成为他的妻子。月光下,她看到平时清冷禁欲的佛子眼中染上欲色。一室春情……翌日。她从惊恐中醒来,赶紧看身边的男人,确定他还没醒来,她连滚带爬离开这个房间。赶紧换好衣服后,收拾了两套衣服就前往私人飞机场,命令飞机即刻起飞!要死了,他醒了之后不知道怎么治她呢!但显然已经迟了,她看到窗外。他迈着长腿,直奔飞机这边而来!

点击阅读全文

江鹿容迟渊是《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冬雪喑哑”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邮件,便见秦淮正等在她门口。......

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

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 在线试读


“!”

江鹿脸色震愕,不敢置信地站在那,“怎么会?”

南霖也知晓此事,补充道:“对方绑架了韩九洲,不要财也不要钱,半小时后就把人放回来了,却是满身满嘴的血,昏死在地上,据说今早才脱离危险。”

江鹿忍不住捂住嘴唇,只觉后背凉飕飕的,毛骨悚然。

她半天才从震惊中缓神,看向容迟渊,小心翼翼:“难道是……”

容迟渊喝着茶的动作一顿,觑她一眼:“脑子成天在想什么,你当我黑社会?”

南霖“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来。

他撑着膝盖起身:“听我爸说,韩老爷一出事就找上他做律师咨询了,一时半会,他应该确实没办法和你们谈案子了。你们聊工作吧,我先走了。”

江鹿点头:“南霖哥再见。”

南霖走到门口时,身形又顿了下,转头对江鹿笑道:“嫂子,迟渊这里的茶不错,听说茶包是你亲手调制的,能给我带两包走吗?”

容迟渊视线从茶杯中抬头,扫了南霖一眼。

她微笑:“当然。”

于是转身回办公室取了一盒。

茶包递到南霖手上时,容迟渊幽幽地插了句:“不免费送。”

南霖哼了声,瞥他一眼,还是接过塞进包里:“瞧你自私那样。”

他走后,江鹿将门关上,经过容迟渊身边时,被他拽住手臂,不由分说扯到了怀里。

她一下坐在他坚硬的膝盖上,疼得惊叫一声:“你忘了,我还有伤呢!”

“是吗?那为什么前两天涂药的时候,没看到有疤痕?”

男人掌心在她腰间游弋,从后面轻吻着她白皙的脖颈,嗓声哑了片刻,“是不是为了逃避交作业,诈我呢,嗯?”

江鹿被他亲得身体酥麻,人软得不成样,堪堪摁住他乱动的手腕:“我……我真的伤了,不信你去问医生。”

他的手伸进她衣衫好一会,却是越弄她,越让自己不好受。

容迟渊索性把她衣服整理好,脸色逐渐恢复常态的疏淡:“茶包喝腻了,下次换点新配方。”

“?”

江鹿皱眉瞪他一眼,没好气,“这是我花了好几个晚上研制出来的呢,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吗。”

“不知道,突然就不喜欢了。”

他手指勾着她的发,语气轻佻又理所当然。

“……”

江鹿很无语,但想到有求于他,便乖乖答应下来,“知道了,周末帮你调配新的就是。”

“怎的今天这么乖?”

不料,容迟渊却是洞察出了她的心思。

掰过她的下颌,仔细与她对视,似笑非笑,“莫不是背着我做了亏心事?”

她双手勾上他的脖子,在他怀里软得像没有骨头,凑到他耳边说:“这么大个部门,就我一个人运作,实在是累得慌,我想招个副主管来帮忙。”

他视线淡淡看着她:“每个月领那么多工资,是让你偷懒的?”

江鹿有理有据地道:“工资不变,我可以和副主管对半,但总得有个人帮我是不是?你看我周五那晚都晕倒了,醒来也觉得身子恹恹的,总觉得,是这几年长年累月积压下的病。”

她知道容迟渊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的,再拿自己身子说一说事,应该能成功说服他。

他敛眉想了半晌,果然是松了口:“和你手下那些员工都说过了?”

她笑开:“当然,跟人事部都说过了,你这里是最后一步!”

容迟渊轻嗤了声,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让她先回去。

江鹿乖巧地应了声,从他怀里起身,便退了出去,她心觉得这事多半是有戏的。

傍晚下班,江鹿正加班回复邮件,便见秦淮正等在她门口。

小说《甜恋爆宠:禁欲佛子的作精娇妻江鹿容迟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