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陈情记小说(秦臻络瑾苏)全本免费阅读

《陈情记小说(秦臻络瑾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7 17:56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秦琅 苏尽欢

她是户部尚书嫡女,其父被楚家诬陷私吞赈灾银两,引得满门抄斩接近皇帝本是为着报仇,却被作为一个棋子压制宠妃,后宫沉浮,却逐渐生出一颗出淤泥而不染的真心,爱上最要不得的人

陈情记小说(秦臻络瑾苏)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陈情记小说(秦臻络瑾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一曲瑶琴

精彩节选

  立夏时节蝉鸣连夜不歇,浩瀚的银河将寂静夜点亮。

  江南特有的柔风细雨吹来,落在行人身上绵软而柔和,并不显得冰冷,反倒藏了一丝和煦的暖意。这样温润的地界合该养出水灵的美人,她们穿梭于各大府邸之间,夤夜歌舞升平,给江南的夜色赋予了柔情媚意。

  万家灯火熄灭,唯有礼部尚书苏悯的府邸仍旧亮如白昼。霓裳羽衣展开,华丽的恍若帝王蝶展翅,翩然流连于花丛间。她们极尽展现着风姿,汗水混着胭脂香飘散在大殿里,眉眼带着笑意,直勾勾望向殿上男子。

  那男子身着玄袍,头戴玉冠,端的是英气逼人,却是随意箕踞而坐,张扬且放肆。细细端详,可见他剑眉斜飞入鬓,薄唇染了酒渍愈显得轻狂。他仅仅是往那儿一坐,骨子里的帝王之气便势不可挡,恍若混入鱼眼中的明珠。

  他,正是当今大燕的皇帝——秦琅。

  待歌舞毕,苏悯连忙走上前,恭恭敬敬行礼道:“不知这歌舞可合陛下口味?”

  侍女剥好晶莹剔透的葡萄递到秦琅嘴边,他慢条斯理吃下,这才扫了殿下一眼,轻轻突出一个字:“俗。”

  苏悯额头虚汗直冒,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又听秦琅道:“不过伴奏琴曲倒是弹得不错,让她再弹一曲罢。”

  一众舞姬退下,苏尽欢抱着怀中的七弦琴,缓缓走到殿**。她目光扫过殿上的秦琅,又扫过两侧陪坐的官员,而后从容的盘膝坐下,将古琴搁置在案。

  这琴乃取材于百年杉木,又由当世的能工巧匠精心雕琢,故而分外别致。正是岳山巍峨,承露出七弦,龙龈护冠角饰,雁足拟七星。

  苏尽欢轻轻一拨冰弦,珠玉声错错落落响起,一曲《凤求凰》引得满殿哗然。她却不理旁人目光,俨然沉浸于琴曲之中,指下或捻或挑不断变换。

  秦琅目光渐渐晦暗,屈指叩案,若有所思。

  曲终,苏尽欢右剔五弦,左手绰走不停,琴曲竟生生袅袅余韵。她推开古琴,俯身一拜。

  秦琅将她打量了一番,一挑眉头道:“你好大的胆子。”

  苏尽欢仍保持跪拜之姿,不卑不亢答道:“臣女不知陛下何意。”

  “那你可知你弹的是什么曲?”

  “回陛下,是《凤求凰》。昔司马长卿虽一贫如洗却心怀大志,而文君虽出身高贵却不与世俗同流。司马长卿以一首《凤求凰》博得文君青睐,二人终成眷属,此事亦传作一桩美谈,流芳千古。”苏尽欢直起身骨,望向殿上的秦琅,“臣女倾慕圣颜久矣,斗胆借曲抒怀。”

  四目相视,秦琅看见她眼中跳跃的烛光,忽明忽暗,分明微弱的只剩一点火星了,却狂风吹不灭,生生不息。一首《凤求凰》本该是缠绵悱恻的曲调,偏生教她弹出了几分怨怒、几分不甘。他微眯眼,喉间沉吟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哦”,又问:“你自称臣女,不知哪位卿家的女儿如此胆大妄为啊?”

  秦琅的目光所过之处,众臣皆垂首缄默。苏悯三两步走上前,撩袍跪在苏尽欢身侧,重重一叩头:“陛下,小女苏尽欢年幼无知,都怪微臣教导无妨,恳请陛下恕罪啊!”

  “苏爱卿?”秦琅微扬眉,“苏卿膝下不是仅有寒月一女,何时又多了个女儿啊?”

  “回陛下的话,欢儿乃臣嫡出长女,只惜命途多舛,生而体弱。曾有云游大师路过寒舍,替欢儿作法,言之及笄之前必有大祸,唯居佛门清净之所方可佑平安。故而臣忍痛,将尚在襁褓中的欢儿送往青莲观,寄养至今大祸已除,方迎之方归宗。”

  秦琅微颔首并未深究,转眼望向苏尽欢,微抬下颔:“你胆子很大,朕且容你自己说,该断个甚么罪?”

  “陛下乃年少履六合,践祚四海,威仪赫赫。且陛下生就龙章凤姿、金相玉质,才情相貌较之宋子渊更胜一筹。是以天下女子倾慕陛下者不胜枚举,臣女不过巧逢机缘,待时而动,聊表真心罢了。”苏尽欢此言既出,苏悯额头冷汗更甚,殿下众人皆哗然失态。只见她似是认真思忖片晌,又道:“若陛下果真要罚,莫若罚臣女入宫为奴。同在一片屋檐下,却动如参商不相见,于臣女来说真比笞杖徒流更严厉的刑罚了。”

  “宫女者,年满廿五则流放出宫,未免太便宜你。”

  苏尽欢心下一沉,指尖几欲嵌入肉中。数千个日夜,她都盼着这一刻。这是她报仇的第一步,难道一切就终结在此了么?不,绝不可如此。灭门之恨不共戴天,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她下定决心放手一搏。

  “陛下,可否请陛下借一步说话。”苏尽欢抬起头,蹙着眉心故作怜弱之姿,“此处人多眼杂,臣女……”

  秦琅冷哼道:“岂不闻高处不胜寒?朕登临紫宸,坐拥江山,天下倾慕朕者几何,欲取朕而代之者又几何!朕岂知你是玉壶冰心还是狼子野心啊?”

  苏尽欢从怀中取出一支掐丝珐琅莲花式金钗,由小黄门递给秦琅,她道:“家母遗妾一金钗,数载未尝戴。若臣女今日果真无法取信于陛下,但请陛下立时赐臣女一死,剖析肝胆,以鉴真心。”她俯下身,重重叩首,字字落地铿锵,“钗下君前,无恨黄泉。”

  秦琅目光扫过金钗,神色骤变。他一把将金钗握在手中,召来小黄门道:“苏氏女殿前失仪本该重责,但念苏卿陪朕微服江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特赦其女之罪。又念苏氏心如赤子,本性纯良,甚得朕欢喜,择良辰吉日礼聘入宫。”

  苏尽欢得愿以偿,大喜过望,高呼:“臣女叩谢隆恩。”

  苏悯亦是抹了一把虚汗,诚惶诚恐:“承蒙陛下隆恩,微臣感激涕零!”

  众人虽不知其中有何缘由导致苏尽欢因祸得福,却仍规规矩矩的齐声高称:“恭贺陛下,恭喜苏大人。”

  “朕乏了,今日到此为止罢。”秦琅站起身,由数名侍卫护送走出殿外,路过苏尽欢时特意瞧了她一眼,却见她面色喜色已退,竟添了几分哀愁。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