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二婚新妻宠上天小说(方芷余贺新)全本免费阅读

《二婚新妻宠上天小说(方芷余贺新)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8 17:58 作者:佚名 标签: 余贺新 方芷 现代言情

方芷从未想过,她有一天居然会出轨了隔壁的王哥……

二婚新妻宠上天小说(方芷余贺新)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二婚新妻宠上天小说(方芷余贺新)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8章 成就好事

下班后,方芷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片刻不敢耽搁,换了衣服便冲进厨房去做饭。

生怕弄完了就会遭到婆婆那无情的责骂以及老公的虐打。

方芷站在水池前,抓着一根葱剥着,剥着剥着就发起呆来。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向懦弱的自己居然会有出轨的想法。

其实她也不想的,但凡能过下去,谁会没事找事?

“方芷!”

关上的厨房门突然之间被人从外面撞开,方芷浑身一颤,手里抓着的葱直接掉进水池,在水面上晃荡几圈后沉入水底。

她手忙脚乱的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回头望着撞进来的男人,有些紧张的,小声说道:“老公,你回来了?”

“给老子倒杯水。”余贺新抓着个酒瓶,打着酒嗝,晃荡着身子朝着方芷靠近。

“哦。”方芷垂着头,抬步就打算往外走。

越是靠近男人,方芷抖的就越是厉害。

就在她即将错过男人的时候,突然,那男人一把扣住了她的胳膊,猛然一甩,直接将人甩飞了出去。

方芷啊的尖叫了声,落地之后马上就蜷缩成了一团,两手护住了脑袋,像是个乌龟一样。

男人整个人跨坐在她的腰上,劈头盖脸的就开始用拳头砸。

嘭嘭嘭的拳头砸肉的闷响声,听起来特别的吓人。

方芷开始还喊救命,可被打的时间长了,连喊救命的力气都快没了。

就在方芷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厨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

婆婆王桂香走了进来。

听见声音,方芷的脸上涌出了希望的神色,她转脸就冲婆婆求救,“妈,妈救命啊,你快点把贺新拉开好不好?”

方芷话音一落,王桂香就黑了脸。

她晃着那矮胖的身子,不倒翁一样的晃到方芷他们身前,直接抬脚踹在了方芷的小腿上。

“你这个丧门星,吃我们余家,喝我们余家的,连个孙子也给我生不出来,还哄不好你的男人。我们余家是倒了什么霉,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人?”

方芷知道,和贺新结婚几年没孩子,婆婆一直很有怨言,她想辩解几句,却被打的说不出话来……

半小时之后,方芷一身伤痛,被赶到院子里洗衣服。

余家是独家独院的两层小楼,带一个小院子,也算得上是普通的小别墅了。

方芷麻木得洗着衣服,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而下。

若不是因为她那个赌鬼爸爸,她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因为赌博输了钱,她的父母在方芷妹妹的唆使下,将她嫁给了余贺新。说是嫁,跟卖到余家又有什么不同?

余贺新是出了名的烂酒鬼,喝醉了还喜欢打人,他根本娶不到老婆。

而方芷最终同意,一个是因为家里被催债,她实在没法子,另一个也是因为,她妈妈当时心脏病急需要钱,为了救人,她别无选择。

婚后,方芷曾以为自己能够忍受,只可惜,她的一次次妥协非但没有让余贺新能对她好点,反倒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揍她,一次比一次凶。

婆婆呢,不但不帮她,反倒怪她生不了孩子,哄不了老公,让余贺新不高兴,挨打那就是自找的。

她是过足了嘴瘾,却不知,她越是这样说,余贺新就会越恼怒,揍她也就会揍的更凶。

可生不了孩子是她的错吗?

是余贺新,他根本就对女人起不了反应,她劝他去医院检查,可他却说那丢面子,死活不愿意去,而且,因为这个事情,他觉着自尊心受损,一天天的折磨她。

方芷总有种自己会死在余贺新手中的感觉。

“又被打了?”一道低沉暗哑的嗓音从对面传来。

余贺新家跟隔壁邻居家是用铁栅栏隔开的,所以,方芷现在可以很清楚的透过栏杆看清楚对面的男人。

她有些慌乱的举手去遮挡自己的脸,“不要看。”

“过来我这里。”男人又说。

方芷垂着头摆摆手,“不用了,我没事。”

“过来!”男人的声音低沉下来,其中藏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在其中。

方芷垂着头走了过去。

客厅里,王景弈用强势的态度将方芷按坐在沙发上,眼角扫过眼前女人脸上,手上的伤痕时,冷毅的俊颜上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等着。”

王景弈快速转身离开,两分钟后,他提着个药箱跑过来,拉过她的手,沉着脸给她处理。

手上的伤处理好之后,他直接拉开她的衣袖,露出了她胳膊上的条状伤痕。

王景弈快速的抬头扫了她一眼,说出来的话,语调也是淡淡的,“突然很想知道,下一次你身上能有多少道伤痕。”

清淡的语气,分明那么冷淡,可不知道为什么,方芷却仿佛能从其中听出一些浅浅的怒意来。

她下意识的垂头,做起了缩头乌龟,半声不吭。

女人的反应很明显无法让男人满意,以至于男人那双森冷的双模中有着浅浅的怒意一闪而逝。

片刻,他拧了拧眉头,没多说一句话,继续埋头处理方芷身上的伤。

胳膊上的伤处理好,已经差不多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把衣服脱了。”王景弈淡声吩咐。

“不用了。”方芷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揪住了衣领,看都不敢朝着面前男人多看一眼。

王景弈被她那紧张抗拒的表情给逗乐了。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那个鸵鸟女人,冰冷的嗓音犹如剑一般的刺过去,“我这个隔壁老王不想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隔壁老王。”

“不是,我没有……”方芷听了这话,顿时羞红了脸,急切的举手,胡乱的摆着,“王哥,你不要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

她只是不好意思。

王景弈虽搬过来不久,但帮助她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前有一次,她被打的惨了,还被锁在门外,后来发烧晕倒在地,醒来就躺在王景弈的床上。

从那之后,她被打,他替她处理伤口,这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行动。

只是,随着接触的越来越多,方芷也越来越不安。

她不懂,为什么王景弈要对她这样好。

“可以脱了吗?”王景弈那冷然的嗓音中似乎隐藏着一丝丝的不耐。

方芷下意识的摇头,没敢再继续浪费人家的时间,红着脸,颤抖着手,脱下身上的外套。

女人脱下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稍显单薄的小身板,身上布满了各种青紫印记,瞧着分外可怖。

男人那冰冷的视线在那些青紫印记上扫视两圈后,微微合眼,抓起酒精棉,继续给女人处理伤口。

十多分钟后,王景弈收拾好药箱,提着往外走。

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微顿住步伐,头也不回的说,“先回去吧。”

还在发呆的方芷猛然回神,抬头朝着房门那边看去,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男人却是已经走远,看不见踪迹了。

“王哥……”方芷喃喃的喊了声,脑子里面闪过一幕幕跟王景弈相处时的情形。

虽然话不多,甚至还给人一种冷然的感觉,但……方芷就觉着他是个好人。

王景弈对她的好,让她有些时候忍不住的开始胡思乱想,如果这样的绝佳好男人是她的,那该有多好?

“天啊!”方芷被自己的念头给吓倒,忙举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么丢人的想法怎么能有?

方芷暗骂自己几声,忙快速的穿了外套,收拾好自己,跑出房间。

在客厅里,她见到了正在喝茶的王景弈。

神态优雅,像是一幅画。

方芷突然就觉着惭愧,觊觎这样的男人,何止是不要脸,简直是罪过好吗?

“王哥,谢谢你,我,我走了。”方芷再不敢多待,生怕自己的存在玷污了这样美好的画面,飞一般的朝外跑去。

等到关门声响起的时候,某个在喝茶的男人才舍得将脸从手中端着的茶杯上抬起头,他回头扫了一眼大门方向,唇角悄然勾起一抹可疑的弧度。

他喜欢钓鱼,他有耐心,嗯,这次的猎物,不错!

方芷逃回家里才发现,婆婆王桂香跟老公余贺新都没在家里。她松口气的同时,正想回房休息会儿,藏在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

她抓起手机看,发现是自己妈妈的电话。

“妈,你身体最近怎么样了,药有坚持在吃吗?”方芷接通电话,柔声询问。

最近她公司里比较忙,所以已经有几天没回娘家看看了。

可不等她把话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她妈妈那带着哭腔的喊声。

“一涵啊,你爸爸又赌输了钱,怎么办啊?人家都已经追到家里来了,说,说再不还钱的话就把你妹妹抓去卖。一涵,你再帮帮妈,借给妈妈一点钱吧。”

方芷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因为妈妈李秋月的话而变得更白了。

又是借钱?

她哪里还有钱?

“妈,我月初不是才刚给过你钱吗?”方芷很无奈的说。

“月初?哎呀,一涵,那么点钱也只够我吃药罢了。一涵,我现在说的可不是菜钱,我说的是你爸爸赌博欠的钱。这次真躲不过去了,我们一家子可都在人家手里。不管如何,一涵,你必须要给我凑出两万块来。哎呦,别打了,我女儿去凑钱了,你给我们点时间,啊……”

伴随着一道凄厉的尖叫声,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

方芷抓着手机,一脸的茫然。

她到底还要为了娘家做多少?

当年,为了她亲妈,她咬牙把自己嫁了,结果妈妈的病是被稳住了,可心脏病就是一个无底洞,方芷已经不知道暗中贴补家里多少了,她手上那点儿钱全都砸进去了。

可这还不够,没钱,她妈就找她要,她说没有,她妈就让她找婆家借。

她不愿意开口,可架不住妈妈一次又一次的朝着她哭。

到底那也是她亲妈,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妈病死,最终,她还是妥协了。

可……可就她那点微薄的工资,哪里够那么一大家子折腾?

没钱她就要找婆家帮忙,可每次只要一开口,余贺新就会揍她,说她吃里扒外。

现在,她只要一听说借钱就害怕的很。

这次又要借钱……她该怎么办?

方芷一个人想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要借钱。

她总不能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抓去卖。

晚上,醉醺醺的余贺新走回房间。

原本坐在床边的方芷忙站起来迎上去,“老公,你回来了?”

“干什么?”余贺新翻了翻白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怎么,你。娘家又要借钱了是不是?”

方芷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难堪的站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哇,又让我猜中了是不是?我说你这个贱女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整天的吃里扒外,想干什么?把我们余家掏空了才满意?”

方芷红着脸摇头,不,她不想的,只是……只是这次实在是没办法。

“妈的。”余贺新骂了句,“老子看你那倒霉样子就触霉头,整天给老子装可怜样,一副我们欠你几百万的样子。”

“贺新,求你了,再帮我这一次吧。我发誓,绝对没有下次了好吗?”

“艹,还敢说?你这句话老子听都听腻了。妈的,滚一边儿,别在这叨叨叨的烦死人,老子要睡觉。”

余贺新一把推开面前的女人,抬脚就走。

见状,方芷急了,眼下她能找的人就只有他了。如果余家都不帮忙的话,那她娘家那些人可就真要倒霉透顶了。

“贺新……”方芷颤着嗓子喊了声,伸手去拉余贺新的胳膊。

这下可算是摸了老虎屁。股,余贺新怒极,直接甩手就是一胳膊砸过去。

方芷一时不防,直接被他打翻在地,脑袋撞在地上,发出了老大一声响。

当时,她就觉着脑袋晕的厉害,很想吐,但却又吐不出来,非常的难受。

“臭娘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

“贺新,求你了。”方芷强撑着打起精神,抱住余贺新的腿,哽咽着喊出声来。

余贺新一挥胳膊,将人甩开,“少给老子废话,你丫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三。五。不时的还要从老子这里弄钱去贴补娘家。妈的,老子欠你们的是不是?”

“不,不是这样的。”方芷哭着摇头,“贺新,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他们要将我妹妹抓去卖。她还那么小,怎么可以做那种事?老公,她也是你妹妹对吗?求你帮帮她好不好?”

“少他。妈。的放屁。”余贺新冷笑不已,“我可没有你家那种不要脸的妹妹。哼,就她那种臭不要脸的样儿,早晚得完蛋。老子神经了才会一次次帮她。”

方芷被说的一张脸红透了,她很想反驳,但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余贺新冷笑连连,打了几下见没什么意思,再加上困了,根本就不愿意理眼前的女人,直接一脚将人踹开,就打算去床上睡觉。

被打的晕晕乎乎的方芷伸手想要去抱余贺新的腿。

谁知,余贺新喝醉了,走路本就不稳当,再被她这么一抓腿,直接身子一软,朝前趴了过去。

嘭的一声,余贺新重重的趴到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

听见声音,王桂香从外面冲进来。

见自己儿子被打,她嗷嗷叫着就冲过去,随手操起旁边床头柜上放着的纸巾盒,冲着方芷脑袋上就砸。

“你个不下蛋的贱。人,反了天了?居然敢打我儿子?”

纸巾盒是木制的,份量很重,王桂香力气极大,一砸下来,方芷的脑袋就被开了瓢,血顺着额头往下落,很快就打**眼帘。

方芷只觉着脑袋晕乎乎的,抬眼看着面前,只觉着到处都是血红血红的,难受的厉害。

为什么?她竟落到这个地步?

忍不住的,她哭出声来。

“自从我嫁过来,余贺新打我打的少吗?是,你们家是给了我们家不少钱,这点,我一直很感激。但……但我是人啊!我不是你们家买来的货物。妈,你凭良心说,我嫁过来之后,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们贺家的事情吗?贺新那么打我,我都忍着受着,不就是因为你们家帮过我们家,我感恩?但是,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呢?凭什么,凭什么!”

王桂香却不觉自家不对,“就凭你肚子不争气!”

“我不争气,你怎么不问问你好儿子,到底是谁的问题?”方芷忍不住的怼回去。

“臭女人,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王桂香大怒,一把揪住方芷衣服领子,愤怒的大吼。

原本方芷就晕的厉害,再被她这么一晃荡,直接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当方芷在醒过来的时候,她愕然发现自己居然在王景弈家中。

她吓了一跳,“王哥,我怎么在这儿?”

王景弈放下手中抓着的书,抬头,神色淡然的扫了她一眼,“你们家闹得太凶,**都上门了,你婆婆和你老公被**带走,我就把你带过来照顾。”

方芷被看的羞愧,她低下头,再没好意思说话。

“既然醒了,那就把衣服脱了,我替你给伤口换药。”男人冷着嗓子说。

方芷沉默着点点头,脱了外套。

男人抓着药棉开始给方芷处理伤口。

方芷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她自己也觉着奇怪,分明不是第一次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王景弈的时候就会觉着不好意思,会脸红。

十多分钟之后,王景弈替方芷处理完身上的伤口,问:“有什么打算?”

“啊?”方芷呆了下,抬头,愣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办?

她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余贺新他们分明就没将她当成人,不管她做什么,他们估计都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除非……她有了孩子。

想到孩子,方芷下意识的抬头朝着面前的男人看去。

余家不是怪她没有孩子吗?

那如果她能怀个孩子回去,他们能不能满意?

就算不满意又如何,这一切都是他们逼得。

一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怨恨就这样化作了报复的恶魔,她想做点什么,去报复那个不将她当人看的家。

“王哥!”方芷突然喊了声。

王景弈抬头,略有些狐疑的扫了她一眼,“嗯?”

“我……”方芷红了红脸,说不出话来。

豁出去了。

突然,她眼睛一闭,整个人从床上跳下,站在地上之后,踮起脚跟,双手圈住了面前男人的脖子,贴上了男人那张好看的薄唇。

被她突袭的男人吓了一跳,回神后,虽然脸上还挂着淡然之色,但眸中却还是有星火光芒一闪而逝。

这女人居然比他想象的还要甜。

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想直接将她压在床上就。地。正。法了。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对于比较克制的他来说,很新奇。

“吻不是这样的。”王景弈抬手挑起女人的下巴,突然,反被动为主动的堵住方芷的唇。

男人与女人不同,他刚主动,方芷就觉着自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仿佛连呼吸都紧致起来。

一记深。吻之下,方芷觉着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就像是离了水的鱼儿,贪婪的从对方口中吸取那浅浅的空气。

而某个主动的男人呢?

其实他内心也是有些意外的。

他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居然就能勾起体内最原始的反应,刚刚他差点沉沦进去,将事情做的彻底。

这个女人……真是一次次的能让他意外啊。

情不自禁的,方芷伸开双臂圈住了面前男人的脖子,迷离着眼睛,喊出声来,“王哥,给我个孩子吧……”

正沉浸于甜美的吻之中的王景弈猛然回神。

面上那一丝丝浅浅的沉沦瞬间自脸上抽离,他又恢复了平素的疏离与冷淡。

他直接一把推开面前的女人,冷淡的嗓音就像是寒风般刮过方芷的耳朵,“方芷,你当我是什么?”

冷不丁被推开,方芷觉着自己就如同被一通冷水浇了下去,浑身一抖。

“王,王哥,我……”方芷结巴着说不出话来,一张脸因为羞愧而红的厉害。

“一涵,一涵你在里面吗?”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就这样走入方芷的视线之内。

“妈!”方芷瞧见来人,惊愕不已的喊了声,“你怎么来了?”

来人就是方芷的妈,李秋燕。

她是来找方芷借钱的,但是去了余家却发现没有人,后来听说方芷来隔壁了,她这才找过来。

也幸亏当时王景弈带人回来比较急,大门根本就没锁,否则她也进不来。

一进门,李秋燕便觉着房间内的气氛不太对劲。

她凝眉,来回瞅了瞅红着脸的方芷还有王景弈,最后视线在方芷那略显红肿的唇上多转了几圈,心中明了了什么,但到底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方芷也觉着气氛不太对了,她干咳两声,不敢去看自己的妈妈,垂着头,喃喃解释着,“妈,这,这位是王先生,因为知道我受伤了,所以帮我处理身上的伤。”

“哦,那谢谢王先生了。一涵,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家。”李秋燕急声说。

“哦。”方芷正尴尬着呢,有这样的台阶下,哪里还会放过,马上就答应了,垂着头跟王景弈小声道了句谢,亦步亦趋的跟在李秋燕背后就回家去了。

跟着李秋燕回到家,刚进屋,李秋燕便一把揪住方芷的胳膊,用力在上面拍了一把,“你这个臭丫头,学什么不好,你是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这种事情都敢做?”

提起打字,方芷下意识抖了抖身子,她是真怕极了被余贺新打。

“行了行了,我也懒得管你的事。”李秋燕皱眉摆摆手,一脸的不耐,“我来是想问你,钱借到了没有?家里可还等着钱来救命呢。”

一听这话,方芷就忍不住的哭起来,“妈,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你进门就问钱,根本就不管我被揍的重不重,伤的怎么样。难道在你眼里,我还比不上那点钱吗?”

李秋燕被说的脸色不自在起来,但更快的,她一巴掌拍在了方芷胳膊上,“臭丫头,你自己做错事还怪人家?你以为你婆婆那么厉害的人能发现不了?”

“什么?”方芷震惊的瞪大眼,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妈,你,你说真的吗?”

“你说呢?”李秋燕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个笨丫头,能不能聪明点?行了,你听妈的话,不要再瞎想了,好好跟余贺新过日子。”

方芷沉默着不说话,因为她已经完全被李秋燕的猜测给吓到了。她不由得就去想,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已经被王桂香他们知道了。如果他们知道了的话,她该怎么办?

她忍不住的就去猜想,到底王桂香他们是不是真知道自己跟王景弈之间的事情了。

“好了好了,我没时间在这里多耽搁,你马上去公安局将你婆婆他们带回来,我得回去看着你妹妹了,省的有人直接就将人给抓走了。一涵,你妹妹可就全指望你了,记得,要快。”

李秋燕没多浪费时间,丢下这些话就走了,只留下方芷独自一人在房间中发呆。

方芷在家中那是又害怕又无助,只觉着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一个人们闷头想了好久,最终还是心软的去了公安局,将王桂香他们给保释了出来。

她做不到不管自己妹妹,哪怕那个妹妹并不喜欢她这个姐姐。

从警局回来,婆婆跟余贺新两个人的表情都特别的不好,尤其是婆婆王桂香,那瞅着方芷的眼神简直都能够杀人了。

方芷知道王桂香生气,吓得那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其实,她也明白王桂香为什么会生气,她极其要面子,为了打儿媳妇的事情进公安局,说出去都没脸。

回到家,原本,方芷以为王桂香会揍自己。

可谁知,她居然只是冷冷的瞪了她几眼,指着她的鼻子骂了几句丧门星,不要脸,惹祸精等等之后,转身气冲冲的居然就回房去了。

方芷觉着意外,但多少松了口气,她真是被打怕了。

可就算王桂香不打她,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呢。

方芷站在客厅一角,偷偷的打量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余贺新,端详着他脸上的表情。

男人沉着脸,因为经常喝酒的缘故,他的眼袋很大,此时乌青的厉害,瞧着有些可怖。

“看什么?”余贺新抬头怒喝,“还嫌祸害的老子不够吗?妈的,真不知倒了什么霉,居然娶了你这么个惹祸精。还不快点给我滚去做饭?老子要是饿死了也要先杀了你给我陪葬。”

“哦,我,我这就去。”只要不挨打,方芷觉着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她直接转身,逃一般的去了厨房。

用最快的时间做了饭,端给余贺新吃。

余贺新吃了饭,喝了酒后,一脸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妈的,一天没喝酒了,老子胃都快抽筋了。”

他翻了翻白眼,打着酒嗝站起身,一转脸看见躲在一旁的方芷,瞧着她那怯生生的模样,他心里就不舒坦。

“臭不要脸的贱。人,看你那样,你家里死人了?”

余贺新走过去,一把扯住了方芷的胳膊,大力扯回了房间。

一回房间,他直接就将人甩在床上,啪的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老子现在吃饱喝足了,也有精神给你算账了。贱。人,你给老子老实交代,你跟隔壁那个王八是什么关系?”

方芷捂着脸,惊恐不已的往床头方向缩。

知道了,他们真知道了。

她害怕极了,她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余贺新他们会知道这事。

但她心中明白,不管如何,打死也不能让他们确定了这事儿,否则,她觉着自己真会被余贺新打死。

“什么王八?你,你说王哥吗?”

“还王哥?”余贺新勾起嘴角冷笑,“怕就是专门勾人老婆的隔壁老王吧。”

方芷捂着脸不停的摇头,“不,不是的。贺新,你误会了,我跟王先生没有任何关系的。你想什么呢,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贱。人,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不承认是吧?老子就打到你承认。”余贺新怒极,直接上前揪住人的胳膊,扬起拳头就要打。

“余贺新!”方芷知道自己不能让他打,万一打的狠了自己受不了胡乱说了些什么就糟了。

情急之下,她用双手抓住余贺新的手,抬头冲着面前的男人,气急大喊,“余贺新,你,你再打我的话,我,我就将你不行的事情告诉妈去。”

余贺新被方芷的话给震住,居然真的没有动手。

但是更快的,他一反应过来就越加暴怒了。

他直接伸手扼住了方芷的脖子,一把将她从床上扯起来。

“你他。妈。的放什么狗臭屁?老子怎么不行了?分明就是你这个女人没用,根本就吸引不了老子。”

余贺新咒骂着,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着,瞧着分外的可怖。

“你,你就是不行。”方芷梗着脖子喊。

豁出去了,她心想。

反正不管如何,她一定不能让余贺新坐实了她跟王景弈之间的事情。

她自己倒霉也就算了,不能连累王景弈。

他是好人,她不能祸害人家。

嘭!余贺新重重一拳砸在方芷的脑袋旁边,龇牙咧嘴的咒骂着,“小贱。人,要是你敢出去胡说八道,老子扒了你的皮。”

甩手推开方芷,他爬下床,踉踉跄跄的走出去找酒喝了。

余贺新一走,方芷就整个人无助的躺在床上,禁不住的哭起来。

哭自己的境遇,哭自己的懦弱,也哭没有人疼自己。

就这样,方芷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她肿着两只眼睛去上班,忙了一天后下班,到了家里才接到王桂香的短信,说她要跟余贺新去喝喜酒,让她好好看家。

知道那两人不在家,方芷整个人轻松起来。

因为太累,她小睡了会儿,快到九点的时候,她才去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她端着就走到院子里一角的槐树下,将碗放到树下的那张小桌子上,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抓着筷子,才刚吃了一口,她就听见那从背后传来的喊声。

“方芷!”

方芷愣了下,回头去看,就见王景弈站在隔壁的栅栏后面,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呢。

脸色有些泛红,眼神有些迷离,瞧着竟仿佛喝醉了一样。

她忙放下手中筷子,奔过去,隔着栅栏说:“王哥,你喝酒了?怎么喝这么多?吃饭了没有?我煮了面,你过来吃点儿?”

王景弈眯了眯眼,似乎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喝得太多的缘故,眼前的人一直在打晃,晃的他头发晕。

“别晃!”王景弈猛一挥手,怒喝了句。

方芷被吓了一跳,回神后,刚想说话就发现王景弈的身子开始打晃,一副要跌倒的样子。

“王哥!”方芷惊呼了声,来不及细想,直接跑出院子,冲进了王景弈的家,堪堪在他倒地之前扶住他的胳膊。

刚扶住人,方芷就闻到了一股异常浓郁的酒气,她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对于酒这个东西,可能是因为余贺新爱喝酒,喝了酒又爱打人的缘故,所以,她格外的讨厌酒这个东西,也讨厌喝酒的人。

不过,因为喝酒的人是王景弈,所以她纵然心中不喜,却也没好说什么。

她吃力的扶着人进屋,将他按坐在客厅沙发上,转身去给他倒了杯水端过去,看着他喝了一杯水,这才说:“王哥,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吧。”

“别走!”半眯着眼睛的男人突然就伸出手,一把扯住了女人的手,大力一扯,直接就将人拉到自己怀中。

闻着怀中女人身上传来的淡淡沐浴液的清香,王景弈满足的吸了口气,还是这种干干净净的味道最好。

被王景弈禁锢在怀中,方芷整个人不好了,吓得动也不敢动。

“王,王哥,你,你快放开我。”方芷因为紧张,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王景弈微微睁开眼,伸手抚上了方芷的脸,醉眼迷离的说:“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漂亮?”

方芷瞬间红了脸,垂着头

还漂亮呢,她天天被余贺新说没吸引力。

说的多了,她自己都开始忍不住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真没什么吸引力。

这会儿王景弈这样说,让她心中禁不住的升起一股想要试探一下的冲动。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