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民国宠婚:豪娶少夫人小说(马林春牡丹)全本免费阅读

《民国宠婚:豪娶少夫人小说(马林春牡丹)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8 17:58 作者:佚名 标签: 林牡丹 林长年 霸道总裁

牡丹倾城,乱世沉浮,林牡丹归来复仇,翻手繁华,覆手苍凉“当年你既然穿了我送的水晶鞋,你就应该做我的公主”周大少笑道,“美人,你休想再逃!”

民国宠婚:豪娶少夫人小说(马林春牡丹)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民国宠婚:豪娶少夫人小说(马林春牡丹)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7章 他再次靠近她

码头上,雾气很浓。

天刚破晓,船就靠岸了。

林牡丹穿着粉紫色绣金桂花的旗袍,细长如柳枝的手提了一个枣红小行李箱,缓缓跟着拥挤的人群走下船。

她在国外住了十年,今天终于回来了,闻到的却是飞刀血的气息。

她把手伸到了行李箱里。指腹冰凉,触到的飞刀却烫热滑暖。

在回国之前,舅舅发来电报,说周家的人不会放过她,可能会在码头埋下杀手。

杀手的飞刀法很准,可是。

她的飞刀法更准!

“林姑娘,我看到杀手在哪里了。”眼力极好的奴婢紫娟悄悄地在林牡丹的耳边说道,还手指微微分叉,指了指码头上站立的一个男人。

林牡丹看到了。

这男人衣袖里笼着飞刀,刀刃锋利无比,只要她离开人群,飞刀就会飞向她的心脏。

林牡丹冷笑。

周家的人怕还是以为她是十年前的小姑娘,竟然派了这么个上不了档次的杀手,以为可以杀得了她。

好吧。

林牡丹忽然钻进人群,不见了。

那男人找不到目标,着急地左顾右盼。

林牡丹好像闪电一般地从他身边出现,他回头看到她的同时,林牡丹的飞刀就已经对上了他的腹部。

那把飞刀很漂亮,白得发亮,小巧玲珑。

她只是轻松扳转飞刀,刀刃就已经**他的腹部表层。

飞刀上抹了昏迷的药物,虽然这一刀不会让他送命,可是却能够让他在瞬间昏迷。

林牡丹爱恨分明,哪些人该杀,哪些人该受伤,哪些人不该杀,她都分得很清楚。

对于这个人,是仇人的狗腿子,林牡丹不屑去杀死,只要把他弄昏迷了,林牡丹觉得就足够了。

他倒下的时候,林牡丹已经带着紫娟离开码头了。

一切都是悄无声息。

男人倒在了人群中,无人问起,更不会有人去扶他一下。

这就是乱世,没人在乎一个小人物的生死。

码头的一关顺利通过,面前是一个三岔口。

“姑娘,前面有两条路,我们是去哪一条?大路人多,安全,可是慢,如果发生路阻,就不能赶在林若涵订婚宴之前到达长平饭店。”紫娟穿着烟灰色旗袍,瓜子脸上一双杏眸眨动,说。

林牡丹说:“那还有一条路呢?”

“还有条路就是山路,虽然可以很快到达长平饭店,可是,小路上土匪频繁出没,死的人很多。”

林牡丹狭长的凤眸眯起,迅速做出了决定:“走小路。”

“是。”

两个女孩拿了行李箱,迅速扎进树林里。

林中,一条小道若隐若现。

日头渐盛。

时值初夏,百草茂盛,有些草叶带刺,划伤林牡丹旗袍里的细长的玉足,可是林牡丹丝毫不觉得痛。

复仇的心让她无所畏惧。

十年前,林牡丹曾经有一个完整美好的家。

她的爸爸林长年是南方权贵两院总会长,她的妈妈是名门之后。她作为总会长的女儿,千金大小姐,童年自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丰衣足食。

可是,因为林长年和北方权贵老爷周城堡的一次比武,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周城堡为了取胜,事先在林长年的酒中下毒,使得林两年在比武之时毒发而不敌,最后被周城堡一刀砍死。

当时,林牡丹就在比武台下。

林牡丹亲眼目睹了她父亲的死。

林长年死后,林长年的弟弟林子豪迅速霸占了华云总会长的位置。

周城堡的势力趁机占领南方重要的几个城市,北方势力大增。

林牡丹的母亲拼劲全力,甚至带上娘家几百口人的性命,送林牡丹出国。

然后林牡丹的母亲因病发回国养病,把林牡丹托付给了林牡丹的舅舅陈风舒。

陈家曾经在国外经营很大生意,因此,在舅舅的保护下,林牡丹暂时活了下来。

为了报父母之仇,林牡丹学医习武,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功,学习飞刀法,几本医书倒背如流,刻苦钻研,不管是中医还是外科都非常精通,并学会了好几国语言。

在林牡丹二十岁时,舅舅陈风舒忽然回国。

几日之后,拍电报给她,说复仇的时机已经到了。

于是,林牡丹踏上了回国的路程。

就这样,林牡丹回来了。

在这十年里,林牡丹的堂妹,也就是林子豪的女儿林若涵成了南方总督的女儿,享受着原本是她应该享受的待遇。

甚至,夺走了从小就定过亲的林牡丹的未婚夫,周似锦。

周似锦是周城堡的二儿子。

今天,全国的报纸都在大篇幅地刊登周似锦和林若涵的订婚宴。

今天,她的两个仇人,周城堡和林子豪都会同时出现。

林牡丹就是直奔他们而来。

“小姐,小心!”紫娟忽然大叫一声,把林牡丹从纷乱的思绪里拉回来。

林牡丹看到紫娟推开她,这才看到前面射过来一支箭!

林牡丹拉着紫娟翻了个跟斗,身手敏捷地避开了那支箭!

几十个土匪手里拿了刀包围住她们。

“好漂亮的两个小娘子!”土匪们嬉皮笑脸,色眯眯地看着林牡丹和紫娟。

“你们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拦路抢劫?你们吃饱了撑的吗?”紫娟骂道。

“当然是没吃饱才出来抢劫!谁吃得饱还出来抢劫?”土匪们说,“我们顺便也是想找两个压寨夫人,解决下打光棍儿的问题!”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林牡丹微微一笑,面容平静,眼睛里却透着杀气。

“兄弟们,上!谁抢到就是谁的妞!”土匪们冲了过去。

紫娟不会武功,林牡丹以一打十,土匪们被打倒了一个,后面又上来一个。

其实这些土匪武功不高,持有的武器也不先进。可是胜在人多。

林牡丹渐渐寡不敌众,决定从行李箱取出飞刀。

可是,飞刀还没有取出来,一阵马蹄声响起。

一个脸如玉盘、唇若涂丹的男子骑着马,快速来到她的跟前。

“你们这群拿刀带棒的男人竟然欺负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真是不要脸。”那男子笔直地坐在马上,微微地笑道,“既然你们的脸没有用,那我就帮你们取下来吧。”

土匪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男子手上的银鞭挥动几下,动作轻松如同划桨。

土匪们一个个应声倒下,片刻之间,他们脸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惨叫声此起彼伏。

林牡丹和男子四目相对。

男子身上的肩章告诉她,他也是周家的人。

林牡丹冷笑,看他一身贵气,莫非他也是北方权贵老爷周城堡的亲人?

“小姐,你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还走在这样的山路上,难免会引出这帮恶徒啊。”那男子笑容如春日阳光,眉间一点朱砂,目光如天山上的一场雪,纯净而冷冽。

林牡丹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子,此时不免也多看了他几眼。

只是,这个男子身份不知,是敌是友不能确定,林牡丹不会那么容易对他说实话。

并且,“花枝招展”这四个字用得太难听了吧?

她装扮简约朴素,怎么也不能用花枝招展来形容吧?

“多谢这位公子相救,只是,我此行是为了赶时间,所以不便走大路。”林牡丹说完,就把行李交给紫娟,要走。

“前面万一又有土匪呢?如今可是乱世,土匪当道,姑娘还是谨慎点为好,不如我送姑娘一程?”那男子明明是善意的提醒,可是因为他的笑容带着轻浮,语气带着轻挑,说话间好像是在调戏她一样。

林牡丹倔强地抿着唇,唇线精致秀美,说:“不必了。”

那男子却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腰,浅笑盈盈地靠近:“还是上我的马,我送你离开这座山,比较妥当。”

那声音温和,夹杂着细腻的呼吸,温暖着她的耳朵。

从未跟男子如此靠近过的林牡丹顿时脸上烫热,心跳加快。

而她那透着玉兰花的体香,也让他沉迷不已,渐渐靠近时,她却忽然一个旋转,从他的怀抱抽离,冷冷地瞪着他。

紫娟早就上前,挡在了林牡丹身前,对那男子骂道:“好你个下作的烂荡子!我们姑娘是前脚离了土匪,后脚又要栽进狼窝了吗?”

林牡丹说:“紫娟,不要同他废话,我们快走。”

于是,二人快速地从他马前通过。

那男子眯着星眸看过去,盈盈翠绿山间,林牡丹窈窕婀娜的身姿,套在稍显宽大的旗袍里,露出两条玉白细长的脚,看得他脸上的笑意更是浓烈。

只是过去参加弟弟周似锦的订婚宴,想不到半路就会遇上这样的美人,这莫非是天意?

心里还在回味刚才她的体温,周天瑜于是打马扬鞭,跟了上去。

因为有周天瑜的一路护送,林牡丹和紫娟两个人顺利走出了山路,再没遇上土匪。

紫娟拿出素白帕子给林牡丹的额头上擦了擦,笑道:“姑娘,刚才那个公子一路跟着我们呢,只怕是个跟屁虫。”

林牡丹故意装作生气说:“好你个小蹄子,说话粗言粗语的,难道要变泼妇吗?路又不是我们的,他要走我们管不上,你何苦去理人家?”

紫娟忙低了头说:“奴婢知错,姑娘骂的对!”

林牡丹说:“接下来我们要跟官场打交道,若是说话不得体,就融不进去,你要明白他们都是些嘴上说得有多冠冕堂皇的人,哪怕心里有多龌龊。你说话粗鲁,也会连累到我。”

一直生活在国外的紫娟撇了撇嘴:“知道了,姑娘。以后奴婢就文绉绉地说话。”

“又贫嘴了不是。”林牡丹摇了摇头。

对紫娟,她们表面是主仆,其实却情同姐妹。

因为舅舅的供应,虽然在国外的生活不缺吃穿,可却艰苦孤独,林牡丹和紫娟又是年纪相仿,自然而然就成为知己朋友。

紫娟的母亲是被拐到国外的国人,未婚生下了紫娟,十岁时被林牡丹的舅舅陈风舒收养,和林牡丹一块儿长大。

因此,紫娟骨子里一半是豪放不羁,一半是循规蹈矩。

进入云水城后,林牡丹和紫娟分开。

她们分头行事,约好在两日后的岳阳楼上集合。

林牡丹叫来一辆黄包车,“去长平饭店。”并不知道周天瑜一直如同野兽盯着猎物一样跟着她。

“怎么这个女孩子也要去长平饭店?”周天瑜很奇怪。

他是周城堡的长子,也是今天长平饭店订婚宴的主角周似锦同父异母的哥哥,同时也是外表温润如玉,内里杀人不眨眼的北方第一少爷。

接到周城堡的通知,周天瑜必须要在午时之前赶到长平饭店。

长平饭店今日是人群如鲫,贵宾满座。

新人林家大小姐林若涵身着喜服,被两个幼童拖着曳地长裙的裙摆,缓缓走出。

她的身边,周家二公子周似锦身着笔挺西装,手捧鲜花,脸上却没有笑容。

林子豪肥胖的身子讨好般地朝周城堡靠近,满脸堆笑地说:“令公子真的是越来越英俊了,大有其父之风呀。”

“过奖过奖,令爱才是真正仙人之姿呀。”周城堡细长鼠眼看着林若涵玲珑有致的身材,馋得流下了口水。

对于周城堡竟然当着林子豪的面如此眼馋他的女儿林若涵,林子豪虽然心里厌恶,可表面却是笑着:“不好能成为您的儿媳妇吗?”

如今北方势力已经直抵平都,生意占领了全国最大范围的地土。

南方权贵日渐衰微。

为了减慢北方势力的步伐,林子豪只能送上自己的大女儿,给这对父子享用。

反正是出嫁的女儿,管他是给父和子哪个享用的?

林子豪最不缺的就是女儿。

林牡丹出示了假的请帖,混进了人群中,朝林子豪和周城堡看过去。

就是这两个人勾结害死了她的父亲。

仇恨让林牡丹双拳紧握,恨不得掏出飞刀让仇人上西天!

可是,想到舅舅说的,真正的复仇,就是消灭整个仇人势力,让亲弟弟坐回总会长的位置!

把一切属于她的,都夺回来!

林牡丹压下了怒火,看向了今天的主角之一,周似锦。

周似锦只比她大一岁,从小和她指腹为婚,青梅竹马。

谁能想到,周似锦竟然屈服于周城堡的**,愿意和他不喜欢的林若涵订婚。

林牡丹对周似锦过去曾有过幻想,可是,在国外的十年,艰苦生活已经把仅有的幻想给磨没了。

她这次来,就是找周家所有人报仇的!

包括仇人的儿子,周似锦!

“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儿子的订婚宴。犬子无方,还请大家多多包容,今天能开开心心地大吃大喝,就是给我周某人面子了。”周城堡举着酒杯对来宾说道。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林子豪也跟着举起高脚酒杯:“希望在座的每个人今天都可以开怀畅饮,大家欢聚一堂!”

“恐怕新郎没有那么容易开怀畅饮吧!”林牡丹缓缓走出人群,声音不高,但很有特点。

酒店天花板五彩灯光齐齐地从新郎新娘身上拉过来,投射在了林牡丹娇灿如花的脸上!

林子豪愣住了,“你是玉珍?”

“想不到叔叔还记得我母亲的名字。”林牡丹娇美的唇角浮起一抹冷笑。

那精致如玉的鼻子,那晶莹如画的眉眼,无不像极了那个曾让林子豪爱了半生却不得的女人—-大嫂陈玉珍!

“你说玉珍是你母亲,那你是……”林子豪愣住了。

林牡丹笑道:“叔叔真是健忘,我是牡丹啊。”

这回,不但林子豪惊奇,就连周城堡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你是林长年的大女儿林牡丹?”

“正是我。”

林牡丹话音刚落,人群就发出一阵唏嘘之声。

“林牡丹不是死了吗?”

“她来做什么?”

“她可是跟周似锦指腹为婚的啊,如果她还在,周似锦怎么能娶林若涵?”

“那就等着看好戏喽。”

议论声中,有怀疑的,有惊奇的,有难过的,更有看热闹的。

周天瑜正好挤进人群,听到“林牡丹”三个字浑身一颤,什么?她就是林牡丹?

周似锦更是呆呆地望着林牡丹,嘴唇微动。

“好侄女,你回来就好。还站着做什么?快过来,让叔叔好好看看你。”林子豪不愧是见过场面的,很快就镇定下来。

“叔叔,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我不过是出了趟国,叔叔和若涵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周似锦明明是我的未婚夫,如今却是跟若涵订婚呢?”林牡丹缓缓走到周似锦和林若涵跟前,故意垂下眼睛,装出想哭的样子。

林牡丹本就长得芳华绝代,如今又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周似锦的心都要化了,忙说:“牡丹,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还活着,爸爸说你已经……”

“可是我现在回来了。你忘了在国外你是怎么跟我承诺的吗?”林牡丹简直是“我见犹怜”。

原来,林牡丹从小跟周似锦是青梅竹马,后来,周似锦出国留学,舅舅陈风舒也安排林牡丹和周似锦相见了几次。

林牡丹一直是周似锦心头所爱,只是父命难为,回国后又听周城堡和林子豪说林牡丹已经死了,周似锦不得已才答应和林若涵订婚。

“我没忘。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周似锦扔掉了花束,走过去握住林牡丹的手,深情款款地说,“当年,我们在母亲肚子里就已经被订下婚约,我怎么可能娶别的女人?”

那花束就抛弃在林若涵的脚下,灯光打在林若涵妒忌得发狂的脸上,只见林若涵紧紧抓着裙子,咬牙切齿地说:“似锦哥哥,你……难道你要悔婚?”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订婚。”周似锦把林牡丹拉到身边去,“我的未婚妻从来只有林牡丹!”

林若涵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眼泪滚落,弄花了妆容,使得她看起来像个小丑。

“似锦,你不可胡闹!”周城堡呵斥道,“你和林若涵才是天生一对!”

“爸爸,你骗我!牡丹根本就没有死!今天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跟林若涵订婚的!”周似锦大声说道。

林若涵的手指紧紧拽着裙摆,差点把指甲都掐断了,她恨恨地看着林牡丹。

林牡丹忽然抬头,朝林若涵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那目光狠厉,杀气腾腾,林若涵吓得浑身一颤。

这目光被一直站在人群中旁观的周天瑜捕捉到了。

他唇角上扬,轻轻一笑,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啊!

明明就是不喜欢周似锦,却能表演得好像是过来抢婚的一样!

明明她是过来毁掉林若涵的名声的!

这样被周似锦当众悔婚,只怕林若涵再也嫁不进高门子弟的家门了!

林子豪安排的这枚进入周家的棋子已经没用了!

这对林子豪可是致命的一击啊!

看到自己女儿被人当众毁了婚,林子豪的这张老脸也是搁不住了,对周城堡说:“周兄,令郎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女儿呢?”

周城堡冷冷地说:“要怪就怪你自己,你不是说林牡丹已经死了吗?现在出来的又是谁?”

林子豪反应过来,忽然指着林牡丹大声说道:“你不是牡丹!你不要以为你跟牡丹长得像,我就相信你!”

众人一阵议论,“难道是来冒充林家大小姐的?”

周天瑜双手抱胸,饶有兴致地看林牡丹如何化解这场质疑。

林牡丹含情脉脉地看着周似锦,“你知道是不是我。”

素白的手轻轻把一头黑发抚向脑后,顿时,洁白如花瓣的耳朵后那颗黑润莹亮的美人痣赫然在目!

周似锦一阵狂喜,是他的牡丹!

这是牡丹的胎记!

“爸爸,林叔,她是林牡丹,我可以拿人格保证。”周似锦说。

“你胡说八道!还不快过来!”周城堡呵斥道。

可是,周似锦不为所动,“总之今天,我要对大家宣布,我这辈子爱的女人只有我未婚妻林牡丹。”

林若涵昏了过去。

“若涵!若涵!”林夫人再也按捺不住,冲了过来抱起林若涵,“林牡丹!若涵今天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我好怕,她说她不会放过我。”林牡丹哽咽着,肩膀一抽一抽的。

周似锦说:“林伯母,若涵如果有不测,和牡丹有什么关系?说起来,牡丹也是你的侄女,你本应该欢迎她的到来,怎么还这么说她?”

林夫人当众被一个后生斥责了,顿时面红耳燥,一句话都说不出,于是抱着林若涵进了内室。

林子豪这才走到林牡丹面前,笑道:“牡丹,叔叔真不知道你还活着,这些年,叔叔找你找得很辛苦。以后叔叔会保护你。走吧,先跟叔叔回家。”

只要让林牡丹住进了林宅,还不是想弄死她就弄死她?

林牡丹摇了摇头,“叔叔,我不敢住,刚才婶婶说不放过我的。婶婶那么凶,我不敢住。”

“牡丹,不如你暂时住长平饭店?”周似锦说,“我保护你。”

林子豪火冒三丈却不能发泄,众人的议论声已经是一浪高过一浪了。

“似锦,你还是等你林叔叔把家事处理好了,再过来吧,我们走!”那么多人来看着林牡丹抢婚,周城堡面上过不去,怒目而视。

周似锦最怕他爸爸了,竟吓得浑身一抖。

林牡丹心里鄙夷,可表面上还是拉着周似锦的手说:“似锦哥哥,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难道你要食言?”

“我……”周似锦想抓住林牡丹的手,可又不敢,最终,慑于周城堡的天威,周似锦跟着周城堡一起走了。

林牡丹演完了戏,拍了拍手转身要走。

林子豪叫住了她:“牡丹。”

林子豪的目光落在林牡丹的后背上,林牡丹觉得后背那是一阵阵发烫。

现场有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

林牡丹冷笑着,缓缓转身。

“回家吧。既然你是牡丹,就跟叔叔回家。”林子豪依旧笑道。

“我不回去,因为婶婶说了,她会打我。”林牡丹故意说得超级大声。

众人议论起来:“林夫人原来是这种人!”

林子豪眼中升起杀气,“你不回家,你就不是牡丹。”

“我是不是牡丹?似锦哥哥知道,大家也知道。”林牡丹冷笑,转身就走,“人人都知牡丹倾城,周家的人绝对不会迎娶一个假的牡丹的。叔叔放心等着吧。”

这么说,林若涵的男人,林牡丹是决定抢定了?林子豪怒了。

指使人群围住了欲夺门而出的林牡丹,“林牡丹小姐,您就这样走了吗?”

“我当然不会走,我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我会回林家的。”林牡丹说完,很轻易地穿过人群。

她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她这次来,就是要让林若涵和周似锦成为众人眼中的“渣男贱女”,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因此她要快速离开,她要去见一个人。

可林子豪哪里能让她就这么走掉。

人声漫漫退去,她走进一条小巷子。

忽然,前后各十个打手堵住了她的路。

林牡丹淡淡一笑,她早就预料到了:“你们不会觉得我是故意走进小巷子让你们抓住的吧?”

“跟我们回去。”众人说。

林牡丹微微一笑。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牡丹就扔出烟雾弹,在浓烟滚滚中迅速穿过小巷子。

打手们被烟雾迷了眼睛,哪里还能抓人?

等烟雾散去,林程程已经消失不见了。

原来,舅舅告诉过她,如果被人跟踪,就走进依云巷子,然后放烟雾弹。

依云巷子狭长窄小,易守难攻,可以趁机逃离。

林牡丹匆匆朝前走去,只是摆脱了林子豪的人,她不想却被周天瑜给缠上了。

“牡丹小姐,为了让青梅竹马的男人变成渣男,为了让自己的堂妹变成贱女,你不惜赌上自己的名声,让大家都知道你和周似锦有过婚约,你这样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何苦呢?”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