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仙君,求你别撩我小说(云萱陆冯氏)全本免费阅读

《仙君,求你别撩我小说(云萱陆冯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9 18:30 作者:佚名 标签: 云萱 武侠修真 陆冯氏

仙君,求你别撩我!

仙君,求你别撩我小说(云萱陆冯氏)全本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仙君,求你别撩我小说(云萱陆冯氏)全本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6章不就是想让我娶你么?

  第6章不就是想让我娶你么?

  明明刚刚不见了的人,忽然出现在这里,云萱脑子才进过水,说话也过不得细,“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牛头不对马嘴。

  那人微微一愣,心下却是明了。

  看着似八爪鱼趴在身上的云萱,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声音却沉着冷冽,却又似带着蛊惑威胁,“看你这样,似乎不会水啊。”

  有这片刻的功夫,云萱的神也回将过来。

  刚刚太过于慌乱,差点儿就忘了自己下这着棋的目的。

  声音立下变得委屈可怜。

  眼泪在水中,有或无也无意义,这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横竖是个死,今日落水亡,还能落个清白之身,若等他日,我真跌落窑子,只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得那个声泪俱下,若是遇到个软心妇人,只怕是心都得碎了几瓣。

  那人闻得,真想松手替她鼓掌,顺便给她立个贞节牌坊。

  只是,在他面前,却只剩搬门弄斧。

  他手一松。

  “那我也只能应你之言,顺应天命了。”

  云萱觉得掖下一松,四下乱寻,却没了依靠。

  亏得她以为,是男人就会喜欢女人小鸟依人柔弱可怜的姿态,这会唤起他们的保护欲。

  可这人怎样的却反其道而行。

  明明刚刚还说,要自杀的人就不会叫救命,现下却是由着她自生自灭了。

  可原由还未让云萱想个透彻,沉沉浮浮的身子却再也支撑不起她脑中的胡思乱想。

  一串泡泡浮涌上来,她脑海中唯只留下一个想法:早知如此,就不该孤注一掷,让自己命丧于此。

  对一个不了解的人,本就不该寄予希望的。

  也不知道,此时明白这一切,老天爷还会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

  不会了,今生,就此结束。

  云萱绝望的努力的睁着眼,好让来生的自己,好好认清这世上人的黑暗阴浊。

  云萱打死也没有想不出来,她努力睁着的眼睛是几时闭上的。

  再睁开眼,却是阳光明媚。

  入耳者,是鸟儿的叽喳。

  身上不痛不痒,“原来,这就是传说的地狱,并没有世人传说的那么可怕,甚至比人世更美好,人们啊何俱生死……”

  她在床上使劲划拉着手脚,这软和的被子,这样宽敞的床,她从未有过。

  可劲儿的拨拉中,门吱呀一声推将开来,带进来的除了一片阳光,便是分不清情绪的谑笑,“地狱?地狱可不是如此这般……,来到人家的地盘,睡懒觉可不好。”

  云萱张开的手脚就这样尴尬的停在那里,仰视着立在头顶的脸。

  知道这人长得妖孽,可却也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

  真真是,此人若生得是女子,世间女子皆无色。

  哪还有沉鱼落雁闭花羞月之事?

  那人不带一丝情绪的脸庞,声音依旧清冽沉着,分不清喜怒,“看够了么?”

  云萱一咕噜爬将起来,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摸了自己的脸夹,又扯着他的手,“我没死?若这不是地狱,又是何方?”

  那人却只是呆看了一眼拉扯着的双手,那温热透过手掌,直逼近跳跃的心脏,似有人拿着重锤擂响鼓。

  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我已经说过,地狱不是这个样子的……,天也不早了,就算是客人,主人饭菜都备好,你也该起来用饭了吧。”

  自打红轿抬出,乱脚踹出,她从未如此安心睡过。

  现下好,不但不用自己干活,人家还备好茶饭,好歹也得念人家点好。

  想着小芳姐姐说的话,想着现下自个儿的处境,云萱决定变被动为主动,也不管现在身上着的是什么衣,跳将起来,“别说的你似知道是什么样子一般,若你真见过地狱,下地狱的人,就该是你。”

  下地狱的人,是你。

  话如刀,刺进心脏,脸色瞬间失血惨白,颤微着嘴角,轻声叹息,“真不知救你是缘还是孽。”

  拂着洁白的衣袖,飘然而去。

  倒真透着道古仙风之感。

  云萱目瞪口呆,“这人也太反复无常了点吧,救人如是,说话如是。”

  这会子才抽空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扯着嘴角带着点得意,“管你是缘是孽,我会告诉你,什么叫自作孽。”

  屋外竹亭,一白一褐,再配着亭外点点青叶红花,真是美不胜收,云萱看呆了。

  可那人却像是没看见自己似的,枉她费尽了如此心思。

  惹了个无趣,扁了扁嘴。

  反正她是打定了心思,要赖在他身上了的。

  扬起嘴角才走了过去,“听村里人说,你叫墨修寒?”

  肚时诽腹:真是人如其名,热六月也有了一股凉风。

  他却是矜持的微微一颔首,“嗯。”

  碰了个软钉子,无趣,看来还得线序渐进。

  这几天就压根就没吃过像样的东西,看着桌上这碗阳春面,哪还顾得了那么许多,端起碗便是一进乱拨拉。

  墨修寒看着这一幕,终是忍不下心来,“慢点。”

  几口下来,面去将一半,嘴里含糊其辞,“……真好吃,你也吃啊。”

  墨修寒有着片刻的失神:曾几何,她会如此?明明她就只会高高在上,如今却卑微到如此地步。

  隐了情绪,将自己的面往她面前一推,“慢慢吃,还有。”

  如此亲昵的话,云萱承认,她失神了,端着的碗,面却送不进嘴里。

  总有种错觉,他俩似曾相视?

  若说是相识,不论她怎样回想,除了传闻,却找不出与他相干的半丝线索。

  可若不相识,他却总怀惴着若即若离的亲昵感?

  是她的错觉?

  云萱摇了摇头: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吧,那一副写着生人未近的面庞,也不奇怪他在村子里居住十几二十年却不曾与人亲近过。

  人家却读不懂她的心思,手自然而然的伸将过来,轻拭掉她嘴角的葱末,一脸宠溺,“怎么了?”

  本想将人家的军,这下倒是好了,自己却吓得个手足无措,直接跳将起来,“墨修寒,你在干什么。”

  墨修寒却是带着三分妖孽的笑意,“你来我这,不就是想让我娶你么?”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